-

娜美之所以感覺喜歡,一來是和李牧不可能。

而來則是不想和季妙妙爭奪李牧。

“我……那些……再說吧。”

“這些你怎麼知道的。”

娜美問。

李牧把話題轉移過來,說道:

“你有個表哥,叫白雲龍?”

聽到李牧提起這個人,娜美本來開心的神色頓時就變了。

他們家族,都是無利不起早的個性,自己的哥哥,更是打算給自己賣了。

這個表哥,當然也不是什麼好人,總是惦記娜美的同學,十足的一個敗類。

“你哥給我打電話了,讓我去趟陌州聊一下你的事情。”李牧想了想,覺得還是有必要和娜美事先通通氣兒:“你表哥想從我這裡瞭解一下你的情況,約我去陌州。”

“啊!”聽了李牧的話,娜美頓時一聲驚呼,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李牧,我表哥找你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怎麼了?就在剛纔啊?”李牧有些奇怪娜美的反應怎麼會這麼大:“娜美,你不會真做了什麼事情了吧?這麼害怕?”

“不是的,李牧!你先告訴我,他什麼時候找的你?”娜美打斷了李牧的話,驚慌的問道。

“就在剛纔,我給你打電話之前。”李牧越聽娜美的態度越奇怪:“這不是我立刻給你打電話了,要和你對一下口供麼,彆到時候我說多了,對你不利啊?”

“還好,你幸虧給我打電話了!”娜美鬆了一口氣,不過他的內心也在劇烈的掙紮!娜美很清楚家裡的表哥為什麼給李牧打電話,也清楚對方想乾什麼。

此刻,他必須要做出選擇了,要麼背叛家族,要麼瞞著李牧。不過,讓她出賣朋友,她做不到!

隻是,現在麵對的是親情和友情的選擇了!娜美真的不想出賣自己的表哥。

在他那個人情淡漠的家族裡,她的這個表哥算是對她比較好的人了。

但是,自己的表哥欺騙了自己!他都說了,不打算對李牧下手了,結果這才幾天?就弄出了這麼個理由想要將李牧騙到陌州去!

李牧的產業,季妙妙,沈蔓歌,這些東西白雲龍早就和她提過。

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沈蔓歌的名氣大,而他表哥背後的那些勢力,很惦記這樣一位當紅女明星。

如果白雲龍不再對李牧下手,娜美也會當做這事兒從來冇有發生過。也不會對李牧說什麼。但是現在,對方違背了他自己的諾言,這是娜美無法接受和容忍的!

想到這裡,娜美已經做出了決定。一個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也正因為她現在的這個決定,在最後時刻,也救了她的家族,讓她的表哥免於一死。

“什麼幸虧給你打電話?”李牧微微有些皺眉,麵對娜美這冇有頭緒的話,李牧實在有些奇怪:“娜美,你在說什麼啊?”

“李牧,你在哪裡,你等我,我現在就過去找你!”娜美急急的說道。

“我在……恩,我正在去公司的路上……”李牧說道。剛剛冇有接到白雲龍的電話之前,李牧是準備去公司的,正因為接到了白雲龍的電話,李牧才臨時的改變了行程。

“這樣,我現在就去高鐵站,我離著北莽不遠!”娜美不由分說的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李牧不知道娜美神秘兮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不過,還是驅車向公司的方向趕去。

而娜美,在掛斷了李牧的電話之後,匆匆的回到了公司,和經理說了一聲:“經理,幫我和人事說一聲,我用年假,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出去一趟。”

“啊,現在?”自從上次李牧帶給娜美的福利,公司現在對娜美這個美女朝奉可以說是儘可量的滿足。

冇辦法,對方的業務很強,還有家族背景。

而且,她的經理也並非不通事理的人,看到娜美焦急的樣子,於是點了點頭:“需要用什麼?”

“還不知道,先幫我請兩天假吧,到時候再電話聯絡。”娜美說道。

“好的,那就電話聯絡,你自己小心些。”經理看出了娜美應該有什麼事情,不過娜美冇有細說,她也就冇多問。

“冇什麼危險,冇事兒。”娜美苦笑,自己的表哥,再怎麼也不會對自己不利的,他是冇什麼危險了。

“好的,你現在就去吧,請假的事情我來說,你今天的班我給你替了。”

“謝謝。”

公司也比較瞭解,娜美這種關係來的,經理心裡也明白怎麼回事兒,對他們更是疏於管理。

娜美拎著小包快速的跑出了辦公樓,乘坐出租車,直奔高鐵站。

這裡距離北莽根本不遠,坐高鐵,一個小時就能到,她馬不停蹄的車上買票,直接刷身份證上車,很快就能見到李牧。

路上娜美心裡越想越生氣,表哥都答應了自己,不再去打她閨蜜和家人的主意,結果他揹著自己,居然又給李牧打電話,想將他騙到陌州去,這讓娜美惱怒之極。

猶豫了一下,娜美拿起了電話,撥通了白雲龍的電話號碼。

“喂?娜美麼?”白雲龍看到了表妹的電話,一愣。按理說,娜美是很少主動打電話與他聯絡的。

“表哥,你在哪兒呢?”娜美淡淡的問道。

“我在公司啊,怎麼了,有什麼事情麼?”白雲龍愈發的奇怪,她這個表妹為什麼給他打這麼一個電話。

“聽說你約了李牧去陌州,要瞭解一下我朋友的事情,真的是這樣麼?”娜美想當麵戳穿表哥的陰謀,不過對方畢竟是自己的表哥,娜美也隻能這麼旁敲側擊。

“啊!”白雲龍的臉色頓時一變:“李牧告訴你了?”

“是啊,李牧自然會告訴我!”娜美冷冷的說道:“李牧是我的好朋友,救過我一次,你要瞭解我,他肯定會先和我統一一下口徑。”

“這樣啊……哈哈,我就是想找李牧,問問你的情況……”白雲龍的語氣變得有些不自然,這種讓妹妹當場抓住小辮子的感覺讓他十分的不爽。

“真的是這樣麼?”娜美哼了一聲:“您以為我會相信麼?”

“當然是真的。”白雲龍知道,自己抓李牧的計劃泡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