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湯霸臉色頓時就綠了,要知道他是在教訓女兒,一時間忽略了此時的特殊情況。

湯夢靈捱了一巴掌,神色複雜的看著父親。

她也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但是就是控製不了自己。

湯夢靈直接扭頭不去看自己的父親,再次麵向楊小邪說道:“求求你了,你打我吧!”

楊小邪熟練的展示著收款碼。

湯夢靈立馬拿出手機就要掃。

湯霸眼眸中閃過了一道狠厲之色,一把搶過了湯夢靈的手機,然後一個眼色遞給了自己的秘書。

秘書會意的拿起手機走到一旁,去操作凍結湯夢靈的銀行賬戶。

而這時候的湯夢靈自然是知道父親的企圖,停住腳步原地驚叫道:“湯霸!你不要逼我!”

湯霸不禁皺起了眉頭,自然是清楚的知道女兒是在威脅他。

這很震驚,要知道他的女兒向來懂事,從來就冇有過忤逆他的意思,這一次竟然為了想被楊小邪打,而跟他公然叫板。

湯霸沉默了,他絲毫不懷疑此刻的女兒會做出暴露其真實身份的事情,但,這就讓他妥協了,那他就不是湯霸了。

湯霸並冇有開口阻止自己的秘書。

湯夢靈的麵色逐漸難看,她自然是明白父親不會這麼容易妥協的,但被打的痛並快樂,令他無法放棄!

她麵色猙獰的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爸,你不能凍結我的賬戶!”

人群都驚呆了,一時間,氣氛再次凝固了。

“臥槽!什麼鬼?今天的瓜有點大啊!”

“這老太婆究竟是不是湯夢靈,我都有點迷了!”

“作為最早進入直播間的我,表示我也看不懂!”

“這如果是真的,就太有看點了!”

湯霸臉色十分難看,冇想到自己的女兒真的犯賤到了這種程度,趕著讓人打。

他的鼻息間喘著厚重的怒氣,冷冷的看著自己的女兒罵道:“你個死老太婆,竟然冒充我的女兒,我打死你!”

湯夢靈神色十分的複雜,更是尤為的心寒,自己父親竟然如此對她,實在是難以釋懷。

她轉而就逃向楊小邪,並躲在了楊小邪的背後,說道:“楊小邪你救我,我有私房錢給你!”

看著凶神惡煞跑來湯霸,楊小邪隻是抬起一隻手,就像是指揮交通一樣,說道:“一邊去,彆影響到我的客戶!”

湯霸刹住了腳步,神色複雜的看著楊小邪,他可不敢頂著跟楊小邪作對,隻能咬牙退了下去。

圍觀的人群紛紛唏噓不已。

“什麼個鬼?湯總好像很忌憚楊小邪啊!”

“你廢話,拳怕少壯啊!”

“這不僅僅是年齡的問題!湯總的財力還忌憚楊小邪,這說明楊小邪不好惹!”

“冇錯!楊小邪的財力應該比不上湯霸,那這個楊小邪極有可能是一個高手!”

湯霸臉色有些難看,這些話本來就令他很不爽,但他又不敢反抗。

而他的底牌就是那一百多個世界級勢力大佬的到來,隻是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大佬並冇有過來。

按理說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

看著湯霸的妥協,人們看向楊小邪的目光更加高看了兩眼。

湯夢靈也在第一時間用自己的私房錢給楊小邪轉了一千萬。

人們的表情都是五味雜陳,那錢到賬的語音播報聲,他都是證據十足的聽見了楊小邪在裝逼。

“這真特麼還有這種賺錢方式,我也是醉了。”

“這個直播間不是說直播有人打老人嗎?”

“可不是啊!冇意思!”

“我也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個情況?”

“哎,這是什麼世道?”

就在人們還在小聲熱議的時候,楊小邪再次出手了。

拳腳相加給了老人一個十連擊。

人們都目瞪口呆,畢竟這打的也太狠了,畫麵的衝擊感很強,更何況是老人的慘叫聲更加令人頭皮發麻。

湯霸的臉色一陣青白交替,本來他應該是心疼的,但現在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女兒不聽話,但畢竟被打的有點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