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群再次一陣唏噓。

這一次,可是不僅是探小妹的直播間在直播了。

現場很多水友也都在直播。

再次一次麵對老奶奶的板磚,楊小邪會怎麼做?

“砰!”一道沉悶的聲響,那些拿著手機直播的水友們都不禁手抖了起來。

那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的一拳。

楊小邪幾乎是複刻了不久前的那一拳,狠狠地砸在湯夢靈的麵門上。

湯夢靈幾乎是筆直著身體倒下去的。

湯霸看著自己的女兒幾乎塌陷的麵門也是一陣心疼。

他壓製著心中的怒氣,抬手指著楊小邪指責道:“奶奶這麼大年紀了,你是怎麼忍心痛下打手的!”

楊小邪嘴角微微上翹,迴應道:“正當防衛!”

湯霸頓時就無語。

這時候,有圍觀的網友站了出來,訓斥道:“神特麼的正當防衛!那麼大的老奶奶你也下得了手!”

此言一出,立馬引來了一群人的聯合炮轟。

畢竟這些人都看出來了這第一個跳出來的人,就是在拍湯霸的馬屁。

他們怎麼能放過這個拍馬屁的好機會。

“打老人這就開始了!剛來的水友們你們不知道,不是老人先動手的,之前就已經衝突了一次,是這個年輕人先動手的!”

“冇錯!就是楊小邪先動手的,現在第二次打老人了!”

“這就很過分!”

“我們要支援湯霸董事長教訓這個楊小邪!”

這時候,被打的湯夢靈已經緩過了勁來。

她緊皺著眉頭,眉宇間有些凝重,說實話,被楊小邪乾了兩拳,她是真的痛,但有些奇怪的是,她的身體確覺得很舒服。

簡單說,自從她變老之後,行動也慢了,不知道為什麼被打了兩拳,自己反倒是變利索了。

湯夢靈站起了身子來,再次拿起了地上的板磚。

眾人一陣錯愕。

要知道在他們看來湯夢靈的高齡彆說被一拳打倒了,就算是自己摔一跤都有可能直接摔死了,冇想到這老太太竟然還有些越挫越勇的味道。

眼瞅老太太又要拿板磚拍向楊小邪,眾人再次神色一緊,紛紛都在猜測楊小邪要怎麼迴應。

“砰!”果然不出所料,楊小邪又給了湯夢靈一拳。

湯夢靈再次直挺挺的倒下了。

人們紛紛倒吸一口涼氣,低聲熱議起來。

“這老太太有點猛啊!”

“確實,正常的情況,感覺老太太應該都夠死幾回了!”

“額!這局麵有點一言難儘。”

湯霸也很無語,輿論的風向已經變得很奇怪了,大家都在探討他女兒很抗擊打。

他也很難理解女兒的迷惑行為,畢竟栽贓楊小邪打老人的話,女兒隻要被打一拳躺在地上就開可以開始了。

女兒這種越挫越勇的直接上,這就很無語。

湯霸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女兒,他將手插在褲子的口袋裡摸到了自己的手機。

他覺得有必要通知一下自己的女兒。

這時,女兒又一次起身,然後抄起板磚就上去了。

湯霸眼角的線條狂抖,這就很過分。

他立馬拿起手機假裝打電話故意走開了,走到距離人群還有七八米的位置方纔停下,撥通了女兒的手機。

伴隨著他撥通了號碼,女兒身上的手機鈴聲也響了。

然而,女兒就像是冇聽見一樣,再次拿著磚頭就拍了上去。

依舊不出乎意料,自己的女兒再一次被楊小邪一拳擊倒在地。

離譜!過分!

湯霸想要罵出聲,卻如鯁在喉,根本說不出口。

而此刻倒下的湯夢靈,雖然已經很痛,但卻能感受到的自己彷彿越來越有活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