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洪濤一腳踏碎地麵,仰天咆哮,隨後便又朝著楚凡疾馳而去。

兩人再次在擂台之上,展開激烈的戰鬥。

剛剛的那一擊,消耗了楚凡過多的體力,所以在麵對鄭洪濤連續的拳腳並施之下,他已經開始顯得力不從心。

就這樣,兩人一直纏鬥了將近十幾分鐘,都未能分出勝負。

楚凡雖是奮力抵抗,但在其他人眼中,已是強弩之末,輸掉比賽,可能也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事實上,楚凡看似無力抵抗,實則,一直在儲存體力,等待著下一次一招製勝的機會。

鄭洪濤顯然也看透了楚凡的心思。

一直在用全力進行壓製,壓根就冇打算給他任何可乘之機。

楚凡心亂如麻。

深知這樣下去,會對自己很不利,楚凡決定鋌而走險,放手一搏!

楚凡故意賣出一個破綻,引.誘鄭洪濤深.入。

同時,他決定故伎重施,一記龍爪手,蓄勢待發!

“不好!”

等到鄭洪濤徹底看穿,已是為時已晚!

可就在楚凡,決定用這最後一招,來終結比賽時,意外,卻發生了!

突然間,楚凡心中傳來一陣猛烈地絞痛,時機整個人都陷入麻木狀態,像是被人死死用手捏住了心臟一樣,隻要稍微一用力,這種絞痛感,就會提升一個檔次!

僅在一瞬之間,楚凡額頭便佈滿冷汗,臉上的五官幾乎都擰在了一起。

如此劇烈的疼痛,讓他感覺到生不如死!

楚凡變得不安和焦躁起來,難道,是和紫幽給自己下的毒有關?

在這種緊要關頭下,毒效突然發作,這不是等同於要自己的命嘛!!

楚凡心中叫苦不休。

“真”欲哭無淚呀!

“嗯?”

望著楚凡的動作有所停滯,鄭洪濤不由一愣。

但他也很快抓住這一時機,揮起一掌,狠狠拍向楚凡落空的左胸位置。

砰!

楚凡被一掌拍飛,再次砸翻在擂台之上。

“噗——”

這一次,楚凡顯然是傷的不輕,一抹鮮紅,當即吐在地上。

鄭洪濤的神情變得愈發不可一世,將雙手撐.開,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息!

隻見,他渾身的肌肉開始一點點泛紅,血管的紋路清晰可見,皮膚上的毛孔,冒出微紅的氣體。

“這......”望著鎮洪濤此刻奇異的模樣,就連笑傲風都淡定不了了!

“這下麻煩了......”楊峰滿臉黑線。

無知的人群對此,則是麵麵相覷,臉上寫滿了震驚二字。

實在不敢想,鄭洪濤的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

盯著鄭洪濤看了一陣,二長老顫顫巍巍的向笑傲風問道:“大長老,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應該是來自西域的一種邪門武功,泣血功吧?”

“什麼?!”五張老大驚失色,“據我所知,這門功夫不是由於太過古怪和邪性,已經被永久封禁了嗎?這鄭洪濤又是從哪兒學來的?”

笑傲風一臉冷峻,錯愕道:“不知道啊......”

“泣血功,說白了就是將使用者的血液,轉化為人.體所需的燃料,雖然可以瞬間將人.體的潛能提升數倍,但每使用一次,就會減少使用者的壽命來作為代價!”

“也就是說,這小子現在已經豁出去了,是在用自己的生命進行戰鬥!”

三長老努力平複著心中情緒,直搖頭,“這個傢夥簡直就是個瘋子!”

“既然連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都拿了出來!”

深知楚凡此刻的境地已是岌岌可危,五位長老似乎都有些同情與他。

楚凡從未見識過這般邪性的武功,所以在發現鄭洪濤周身的變化後,也顯得十分驚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