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聽,裡麵傳來陰森森的笑聲。

“哈哈哈哈......”

“嗬嗬嗬......”

“嗚嗚嗚......”

裡麵,一會兒是嬰兒的笑聲,一會兒是老人的哭聲,此起彼伏,陣陣淒慘。

漆黑死寂的夜裡。

串聯電路,卻隻滅了書房走廊的燈。

氣氛更加說不出來的詭異。

“啊——”

江晚晚下的一瞬間就扭頭就跑,卻在下一秒撞上了一堵堅硬的肉牆。

顧不得疼痛,她起身就逃。

卻被一雙有力的手臂重新緊緊的攬入懷中,低沉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這是怎麼了?”

黑暗中,慕西爵觸著眉頭,緊緊地抱著懷裡的女人,感覺到她的身子在顫抖。

氣氛陷入安靜。

江晚晚怔住,聽到熟悉的聲音之後,他這才如夢初醒似的,一把抱住了他。

“有鬼——鬼!”

慕西爵聞言簡直苦笑不得,“我們才搬過來不久的新房,哪來的鬼?”

他收緊了兩隻手臂把她抱得更緊了,卻依然覺得好笑,“再說你也不看看,這裡哪路的鬼神敢來?”

磁性的嗓音低沉而又溫暖,一遍一遍的響徹在她的耳畔。

晦明晦暗的光線裡,那一絲絲詭異的氣息也消失的當然無窮。

江晚晚這才如夢初醒,下意識地抱緊他,“怎麼會停電?”

慕西爵黑眸眯了一下。

“為什麼隻有書房和走廊停電了呢?”

而且......

江晚晚緊張的熱縮了一下身子。

這不對......

書房停電,電腦怎麼會自動開機的呢?

“怎麼回事?”

有了慕西爵在,江晚晚現在更多的是奇怪。

男人像個像個保護傘一樣的到來,已經為她驅散了來自女孩子本能的心理恐懼。

慕西爵勾著唇,“那得明天問問小傢夥!”

整個莊園,誰敢更改線路。

況且這事情也不是小傢夥第一次做了。

江晚晚恍然大悟,隨即又無奈的笑了。

這小崽子......

慕西爵揉了揉她的腦袋,似笑非笑的說道:“好了,慕彪已經去機房檢視線路了,你早點睡,我加班。”

江晚晚點了點頭,“嗯,彆太晚了。”

慕西爵親吻她的額頭,兩人又擁抱了半響,這才分開。

江晚晚下午穿著高跟鞋拍婚紗照,累極了,所以早早的就睡了,也就冇追究這事。

哪知,兩人之間的發生的一切,都被四個小崽子通過弗雷爾看的清清楚楚。

琪寶驚叫,“哎呀,好像不管用。”

其他三小隻對視一眼,紛紛無轍了。

璽寶:“算了,睡覺吧,明天早上我們再說!”

小臥室的燈很快也陷入黑暗。

整個慕氏莊園,陷入了寧靜。

翌日。

一大清早,江晚晚和慕西爵兩人剛收拾完,就被四個小崽子用電話喊到了小會議室。

小會議室為了方便,擺放了一張長長的會議桌。

此時,會議室裡麵,四個小傢夥齊刷刷坐在桌子的一排,很是威嚴。

江晚晚和慕西爵走進去,大跌眼鏡。

倆人的頭頂都頂著一長串的問號。

隻見四個小傢夥,像大人一樣正襟危坐的坐在那裡,緊繃著臉像極了高高在上的法官。

江晚晚好笑道:“琪寶,彆鬨了啊,爸爸媽咪今天還要繼續拍婚紗照,可能來不及陪你們玩遊戲,有事你們就說。”

琪寶手一揮,“爹地,媽咪,請坐!”

倆人也不知道小傢夥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隻是跟著他們的指揮在他們的對麵坐了下來。

但,剛坐下。

慕西爵便後悔了。

因為——

對麵的四個小傢夥,是一人一句,“大道理”。

坐在正中間的慕淵,板著臉像極了審判長,“嗯,現在由我宣佈開始上課,琪寶開始。”

小丫頭片子難得嚴肅,“嗯,爹地,媽咪,按理說你們早應該和好了,可是現在你們還在分房睡,所以現在有我們為你們上戀愛課。”

小傢夥奶聲奶氣的話音落下。

慕西爵,“......”

江晚晚,“......”

倆人的臉頓時如同碳一樣黑。

可,小傢夥卻漸入佳境上了癮。

琪寶說完,慕淵繼續,“爹地是男子漢,我們一致認為,爹地應該主動點。”

璽寶接著說道:“嗯,我們已經商量過了,我們希望家裡能再多兩個小妹妹。”

慕西爵和江晚晚尬在了一邊。

然而,這還冇完。

就連一向乖巧的胤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加入了他們的隊伍,“爸爸要是實在不行的話,就考慮換爸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