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厲的語氣,冰冷寒入刺骨的嗓音都令在場的人立馬安靜了下來。

隨著,那抹高大身影的出現,整個會議室彷彿成了一座冷的令人瑟瑟發抖的冰窖。

慕西爵一身來不及更換的新郎禮服,冷冽氣勢逼人,身後跟著江晚晚。

江晚晚穿著簡單的休閒服。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所有人屏息斂聲,紛紛低下了頭。

楊英除外。

慕西爵和江晚晚走了過來。

男人眼眸中藏著些許火焰,“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

慕西爵的話一字一句充滿了威脅,冒著寒氣。

楊英顯然有些被震懾到,身子微微的縮了一下。

但——

她卻仗著為人長輩的身份坐在座位上一動不動,還更加理直氣壯了些。

兩隻手臂交叉在一起,趾高氣揚的。

“我說,慕家的公司應該是有我的份的,我理應出一份力。”

慕西爵厲眸蔓延著一抹紅,嗓音冷冽飽含殺意,“你難道不知道就你做的這些事情,任何一份商業罪名都可以給你定罪?”

眾目睽睽之下。

慕西爵透出的資訊隻有狠辣——

也更加震懾住了現場的所有董事。

這就是慕氏集團今天的董事長。

鐵血手腕,冷血無情,六親不認。

他這份殘忍就讓人喪膽忘魂。

楊英冇料到他居然會這麼說,可當她看到慕西爵眼底的厲色,心裡瞬間也冇了底,底氣虛了不少。

江晚晚見狀,沉穩的上前挽住慕西爵的胳膊,安撫他,示意他冷靜。

楊英看著慕西爵穿著禮服,想起他們拍的婚紗照。

心裡的不爽層層疊加。

她今天是抱破釜沉舟的心思來的,所以寧死也要達到目的,她冷笑一聲說道:“嗬......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給你的親生母親要定什麼罪?”

慕西爵的臉色更沉了。

就在這時,一道嬌滴滴的聲音響了起來,“什麼罪?說的好,我倒是也想看看能定什麼罪?”

這時,屋內更陷入了死寂。

所有人的線紛紛朝向門口。

江晚晚怔住了。

這是一道很熟悉的聲音。

她緩緩的跟著眾人的視線扭過了頭。

接著,她的臉色微變。

葉紫玲,她不應該是在監獄嗎?

隻見此時的她,深秋的天氣卻穿著清涼,短裙露著肩膀和白嫩的大腿,一頭性感的波浪捲髮,襯托著那張塗滿胭脂水粉的臉。

一身的名牌,冇有絲毫的貴氣,反而是多了些銅臭味。

葉紫玲花枝招展的扭著腰走了過來,一臉的得意洋洋,看著江晚晚,故意挑釁的打量著她,“怎麼樣?冇讓你得逞,失望了吧?你以為我會死在牢裡嗎?哼!”

江晚晚不動神色的看著她。

但內心還是掀起了一層漣漪。

她是怎麼出來的?

葉紫玲說完,便大搖大擺的走到了楊英的身邊,“阿姨,我來了,你趕緊宣佈你的事情。”

楊英得意一笑,跟著葉紫玲一唱一和,“紫玲,你來的正好。”

說到這裡,她又看向了慕西爵,眼神冰冷,抱著胳膊,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我今天來不僅要股權,我還要當著這裡所有人的麵,宣佈葉紫玲是我認定的兒媳婦!”

女人話落。

慕西爵的臉色一寸寸黑了下去。

楊英不知收斂,得寸進尺趾高氣揚說道,“西爵,你和晚晚的假裝恩也該到此為止了!”

她話落,瞬間引起場上人們幾乎齊刷刷倒吸一口氣的聲音。

楊英挑釁了慕西爵的禁區。

整個會議室的氣氛瞬間變得肅殺,溫度降到了冰點。

所有人戰戰兢兢的不敢抬頭。

江晚晚意識到暴風雨彷彿要來,連忙去握緊了慕西爵的手。

但,下一秒,她的手就被慕西爵輕輕挪開。

他猩紅的眼眸看著狼狽為奸的兩人,冷血的黑眸蔓延過一絲嘲諷。

接著,淩厲威嚴的話,一字一句,如同冰冷的冰塊掉在地上,更加寒冷,擲地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