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相,你這個老禿驢,竟然敢和人族勾結,將蘇塵這個混蛋請來當幫手?”

歡喜佛祖有些氣急敗壞的盯著空相道,眸子之中滿是怒火和殺意。

看到蘇塵出現,他頓時就明白了一切。

怪不得空相如此有恃無恐,竟然將蘇塵給請來了。

看到蘇塵之後,歡喜佛祖就有點慌亂,他原本還想趁機會滅了大雷音寺,奪了三大佛祖的烙印,吞噬了佛門氣運,然後再找蘇塵報仇。

但他卻冇有想到,蘇塵竟然出現在了這裡。

一瞬間,他就想逃走!

當!一道清脆而神秘的聲音響徹虛空。

乾坤鼎散發著古老而神秘的氣息,猶如一座混沌神山,漂浮在整個大雷音寺之上,灑落下道道混沌神輝,猶如結界一般,將整個大雷音寺都籠罩了起來。

而空相大師雙手合十,周身綻放出熾烈奪目的佛光,猶如照亮無邊黑暗的太陽,在金剛般若蓮花大陣的外麵,又有一尊尊佛陀浮現出來,總共有上萬尊佛陀,構成了一片極樂世界,宏大無邊。

萬佛朝宗大陣!

這纔是大雷音寺真正的底蘊,除了曆代住持和三大佛祖之外,根本無人知曉。

就算是歡喜佛祖,當年差點成了住持,但依舊冇有資格知道萬佛朝宗大陣。

非到大雷音寺的生死存亡之刻,萬佛朝宗大陣絕不會出現。

而一旦出現,哪怕是神帝,也會被徹底的鎮殺!

蘇塵深深的看了空相大師一眼,顯然連蘇塵,空相大師都冇有提前告知,這萬佛朝宗大陣極為不凡,能夠鎮壓一切,連神帝都會被困在其中。

“蘇塵陛下,並非我不告訴你,實在是萬佛朝宗大陣太過重要,而且隻有佛門氣運才能夠催動!而且,因果塔也是其剋星,我隻能夠困住歡喜佛祖片刻,還請蘇塵陛下出手,將其鎮壓!”

空相大師傳音給蘇塵道,聲音無比的誠懇。

“好吧!姑且信你一次,但若是再騙我,你應該知道後果!”

蘇塵冷冷的迴應道。

他的話,讓空相大師也是渾身大汗淋漓,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小心思。

“啊媽咪哄……”

四周的上萬尊佛陀,口中傳來了此起彼伏的誦經音,宏大的佛光照亮諸天萬古,極樂世界永恒而不朽,封印一切。

歡喜佛祖臉色大變,眼神中滿是又驚又怒的神色,他爆發出無上神力,想要撕裂萬佛朝宗大陣。

但讓他難以置信的是,他那足以撕裂億萬寰宇的恐怖神力,打在極樂世界之中,就像是打在棉花之上,根本生不出絲毫的漣漪。

甚至是因果塔轟落下來,也隻是讓佛光泛起了道道漣漪,反而讓歡喜佛祖周身宛如泥濘一般,難以掙脫開來。

“斬!”

蘇塵目光冷漠無比,掌心之中君臨劍浮現出來,一道熾烈奪目的劍光,猛然朝著歡喜佛祖斬落下來。

夫子三劍,在蘇塵的手中已經是得心應手,催發由心,神秘的劍光貫穿天地萬物,宏大無邊,有著斬滅輪迴的無量光芒。

三道劍光同時殺來,讓歡喜佛祖都是有些膽寒不已。

畢竟,他也曾經看到過夫子出手,這三劍雖然尚冇有夫子出手的那種無上鋒芒,但也有了五成的威力。

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一邊祭出因果塔抵擋,一邊尋找機會,逃出萬佛朝宗大陣!

自從看到蘇塵的第一刻,他的心中就冇有了絲毫的戰意。

哪怕他的手中有因果塔這件天道至寶!

實在是蘇塵之前給他的壓力太大了,一戰之下,斬殺四大神帝強者,若非他有因果塔,跑的足夠快,恐怕他也死在了蘇塵的手中。

當然,如今的蘇塵在九重天闕之中,冇有人族氣運的加持,自然不如之前那麼凶猛。

但歡喜佛祖依舊冇有任何的戰意,而且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反而越來越強烈。

轟!

劍光撕裂天地,刹那間和因果塔碰撞在了一起,發出了毀天滅地的轟鳴聲,讓四方天穹都在劇烈的震顫。

但就在此時,乾坤鼎橫空而來,混沌光洶湧澎湃,顯化出一片混沌世界,不斷的將因果塔拉入其中,似乎是要將其徹底的鎮壓。

歡喜佛祖臉色一變,若是因果塔被乾坤鼎鎮壓,那他可就再也冇有了和蘇塵抗衡的至寶,隻怕會更加危險。

他想都不想,全力催動因果塔,想要脫離乾坤鼎的鎮壓!

錚!

但就在此時,又有一道雪白的劍光斬落下來,堂皇浩大,蘊藏著莫測的天威,浩浩蕩蕩的斬在了因果塔之上。

正是陰陽律令!

在蘇塵的催動之下,陰陽律令同樣是爆發出了無上神威,讓因果塔再也難以掙紮,直接飛入到了那片混沌世界之中,和乾坤鼎不斷的碰撞、抗衡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歡喜佛祖的臉色猛然大變。

“既然來了,那就留下來吧!”

蘇塵淡淡的說道,目光冰冷無比。

他的話音剛落,就有一片雪白的劍光,宏大無邊,猶如九天星河垂落,蒼茫而古樸,朝著歡喜佛祖斬落下來!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