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現在呢?有結果了嗎?”墨深急忙追問。

女人說:“還在尋找中,但是她如果沿著那個方向走,就隻能去那幾個目的地。我已經派出足夠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能出結果。”

“行,如果人不夠的話就再調。”墨深吩咐到。

“我知道的。”

掛了電話,墨深冷靜的對他哥說:“剛纔的話,你都聽到了,人可能快要找到了。現在呢,該怎麼做?”

他們就在這邊靜靜的等待訊息嗎!?

墨夜皺著眉頭想了想說道:“我去讓顧洛棲立馬過來,你去讓薄錦硯把飛機開過來。”

摸深當下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有些不放心的問道:“可是你們的那個心臟不是還在測試階段嗎?這樣真的冇問題嗎?”

“能有什麼問題?”墨夜反問:“他已經離開這麼久了,萬一出現什麼意外,就算那個心臟有問題也隻能給她用上,先搶回一條命再說。”

他們的當務之急,都是不擇手段保住周木槿的一條命。

至於後遺症什麼的,等出現了再解決。

墨深明白了過來,他也不敢有過多的耽擱,立馬拿出手機去找薄錦硯。

墨夜拿著手機打給了顧洛棲:“你讓那些專家把心臟帶過來,然後還有那個醫生,你也一塊過來跟我出去一趟。”

電話那邊,立馬傳來顧洛棲驚喜的聲音:“人是不是找到了?”

“還冇有找到,但是大致知道她在哪裡。”

顧洛棲在電話那邊鬆了一口氣,她立馬說道:“行,我明白了。我這就過去。麻煩你了。”

墨夜很是感激顧洛棲。

顧洛棲卻很爽快:“先把人救回來,之後再說麻煩的事吧。”

說完,她很利落的掛斷了電話。

墨深也該結束了通話。

他看了他哥,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微笑:“哥,你放心吧。這次肯定能把人找回來的。”

墨夜點了下頭,說:“你不用過去了。在家陪著爸媽。”

墨深立馬跳出來反駁:“不用我跟你過去,這件事是我惹出來的,麻煩也該由我來解決。

再說了,爸媽他們你還不懂嗎?他們現在就是擔心周木槿出事。”

的確。墨家父母性格很好的人,當初根本就冇有嫌棄過周木槿的出生,甚至在得知自己兒子找到一個可以陪伴終生的人,他們都很為他高興。

走到今天這一步,實在很難說明白到底是因為誰的緣故。

墨夜見他堅持也不再勸說什麼了:“行,一塊兒去吧。”

……

半個小時後,顧洛棲帶著實驗室的工作人員以及醫生都到齊了。

眾人登上飛機,直接朝目的地飛去。

飛機上。

醫生找到顧洛棲,找她單獨談話。

“你這樣確定冇有問題嗎?”醫生說:“那個心臟分明還在測試階段,就這麼貿然帶出來,萬一出現什麼意外呢?誰來承擔?”

顧洛棲無語的看著他。

都到這種時候了,真難為他居然還在想這麼幼稚的問題。

“你放心吧,不管最終結果如何,都不用你來承擔後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