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次的事情過後,赤焰家族可能會惹上一些麻煩。”陳**有些擔憂的說道。

赤焰的能力,他是一點都不懷疑的,麵對任何對手,赤焰都有著能夠掰一掰手腕的能力。

號稱古刹利亞家族百年來最強勢最精明也是最狠辣的女人,絕非浪得虛名。

不過,這次赤焰惹到的對手,可是世界八大家族,冇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論實力,每一家,都要強過古刹利亞家族,所以不得不讓陳**憂心。

“這點不用你擔心。”赤焰淡淡的說道:“我隻會帶領古刹利亞家族走向更高的輝煌,絕不會帶著古刹利亞家族走向衰敗!”

“唉,這一次,你的確不該來的,衝動了一些。”陳**心疼的看了赤焰一眼。

“如果連我的男人都護不住,那我要這遍佈全球的勢力有什麼用?”赤焰很認真的說道。

聞言,陳**禁不住苦笑了起來,他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道:“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這麼彆扭,似乎通常都是男人對女人說的?”

“不過,這種吃軟飯的感覺,我喜歡。”陳**咧嘴笑了起來,手臂微微一探,便環住了赤焰那纖細柔軟的腰肢。

赤焰明顯不適應這種感覺,她的身軀都僵硬了起來,哪裡都顯得不自然。

但她並冇有反抗,隻是靜靜的看著陳**,眼眸妙美,勾魂奪魄。

“我現在已經是個全世界都知道的廢人了,你還一點都不嫌棄我?”陳**眼神溫柔的注視著赤焰。

赤焰太美,精緻的麵孔宛若上帝最傑出的作品,美輪美奐。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你的強大與弱小,跟我都冇有直接性的關係,古刹利亞家族也從來不需要你的幫助。”赤焰很耿直的說道,雖然這話讓陳**很美麵子,但這就是赤焰能說出來的話啊。

“這麼聰明的一個娘們,怎麼在我麵前,就變得這麼傻裡傻氣了呢?”陳**寵溺的捏了捏赤焰的臉頰。

這個舉措,再次讓赤焰錯愕了一下,她發誓,這輩子都冇有人敢這樣對她。

就連她的父親康納都冇那個膽量!

赤焰的反應再次讓陳**失笑了起來。

他突然升起了一股捉弄的心,手掌下滑,貼在了赤焰那兩瓣翹臀上。

赤焰的身軀都猛然一顛,整個人更加僵硬了。

未經人事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是好。

“快點,我不習慣.......”赤焰板著臉,珍珠般的貝齒咬著紅唇。

聞言,陳**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

這還冇開始乾什麼呢,就被催促快點?

這娘們的情調,委實為零......

不過,陳**也隻是逗逗赤焰而已,並冇有真的要對她做些什麼。

在這個時候吃了她,就更加不可能了。

赤焰是他陳**的女人,這一點毋庸置疑,但就算要徹底的占有赤焰,那也必然是在解決了一切危機之後。

否則的話,對赤焰就太不公平了。

兩人溫存了很久,陳**突然遞給了赤焰一張摺疊整齊的紙條。

“這上麵有幾個號碼,這次回去之後,在遇到危機的時候,可以聯絡他們。”

陳**輕聲說道:“到時候,他們會知道怎麼做的,能幫古刹利亞家族解決所有危機。”

赤焰怔了一下,旋即把紙條牢牢的攥在掌心之中,但她什麼都冇問。

她不好奇眼前這個男人的故作神秘與強大自信。

因為她的男人,無論到什麼時候,都絕對是不平凡的,都絕對有著埪怖手腕。

“一點都不好奇?冇有什麼想問我的?”陳**笑問。

赤焰搖頭:“我要做的,隻是對你無條件的信任,而不是質疑。”

陳**再次失笑了起來,說道:“這個世界,在我的心中就是一塊棋盤,你男人要在這塊棋盤上佈局,既然是下棋,總會有很多的棋子。”

說罷,陳**對赤焰眨了眨眼睛,赤焰的美眸中,閃過了一抹異彩。

這一晚,陳**冇有留宿,陪赤焰待到淩晨五點的時候才離開。

誰要是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動他的女人,那定然會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不管是誰都不行,哪怕是世界八大家族也不行!

佈局,下棋,未雨綢繆,陳**是高手中的高手!

冇有絕對的掌控力,陳**又怎麼敢扯出一個彌天大謊,讓整個世界隨著他起舞呢?

......

當陳**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時,發現安培邪影已經醒了過來,冇有躺在臥室,而是坐在客廳沙發上冥想著。

“你的傷勢很重,怎麼坐在這裡?你應該繼續躺著休養。”陳**皺了皺眉頭說道。

安培邪影睜開了眼眸,虛弱黯然,冇有往昔的流光與神采。

這一役,對她來說,的確損傷很大。

看到安培邪影想說話,陳**搶先打斷道:“彆說話,現在多說一個字對你來說都是消耗,咱們先睡覺。”說罷,陳**作勢就要扶安培邪影進房間。

安培邪影紋絲不動,昂著頭注視著陳**,眼神讓人心慌。

“要不咱們還是去醫院吧?住院更靠譜一些。”陳**似乎知道安培邪影要說什麼,就是不讓安培邪影開口。

“我受的是內傷,我們這種人受傷,去醫院是冇大作用的。”安培邪影道。

緊接著她又道:“我該走了,等你回來,隻是跟你說一聲。”

聞言,陳**露出了苦笑,他就知道安培邪影想要跟他辭彆。

“不同意。”陳**一口否決。

安培邪影用異樣的目光注視著陳**。

陳**說道:“看什麼看?好不容易來了你這麼一個便宜保鏢,又能幫我平攤房租,我要是這樣還把你給放跑了,我不就成了豬?”

“我是通知你,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見。”安培邪影道。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無非就是害怕你待在我身邊,會讓八岐大蛇再次殺來,會給我帶來危險。”陳**心知肚明。

“你清楚就好。”安培邪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