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超凡棄婿 >   第2642章 走一遭

-第2642章走一遭

冇想到炎族的族長竟然下了這麼大的決心,不停的派人前來相請。

看炎熔,炎蓮的態度,若是他不去的話,必定是十分嚴重的後果。

炎族族長態度分明,是非要見到他不可。

隻是蘇淵依舊不明白,炎族族長與他從未見過麵,彼此也冇有任何的交際,為何執意要見他呢?

就在這時,羅家父子三人目光一直都在老者的臉上打量:“炎族大仙師?”

羅中州率先開口,有些不確定。

惱怒的老者,這才注意到一旁的父子三人,不由得微微皺眉:“羅中州?你們不是已經被廢了,修為變成廢人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老者依舊倨傲的看向羅中州。

羅中州的臉上神情也變了變,縱然他的身份地位遠不及麵前的炎族之人,可是自己的生死,竟然從來都不被這些高高在上的人在意,也是一樣心有不快。

“大仙師,是我等幸運碰上了蘇先生,承蒙蘇先生出手相救,我父子三人才撿回一條命。”

老者詫異的看向蘇淵:“是他救了你們?”

羅中州雖然心中不爽,但還是點了點頭:“是閻羅,出手救了我父子三人!讓我們又連接了經脈,可以重新修煉了!”

老者聞言,並未再追問什麼,隻是臉上的神情變了變,方正的連上也閃出了一絲複雜。

炎熔和炎蓮夫兄妹二人十分的焦心,已經顧不上什麼地位,目光從老者的身上收回,緊張的看向了蘇淵。

“蘇先生,實不相瞞,族長邀請您前去,是想請您幫忙救治。族長的情況不妙,之前九黎族暗中使手段,再加上其他兩族煽風點火,族長被九黎族偷偷暗算。”

炎熔滿臉哀求的看向蘇淵,炎蓮同樣一年的祈求。

老者的神情也格外的嚴肅,一樣明白事關重大。

“閻羅,之前是老夫言語不敬,隻是,我炎族一向頂天立地,族長被暗算,本源受損,需要醫治。若是你能伸以援手,老夫子當任你懲罰,絕無半點怨言。”

他原本並冇有將蘇淵當一回事,隻是羅中州父子三人的情況,又讓他明白,之前都是他誤會了。

說不定閻羅出手,的確會有轉機。

幾人都詫異的看著老者,怎麼也冇想到,他竟然會突然之間態度大變。

炎熔炎蓮都鬆了一口氣。

顧紹忠和王向東撇了撇嘴,卻也冇有多說什麼。

誰也冇想到一個一上來就咄咄逼人的老頭,竟然會突然之間轉變了態度。

蘇淵看著老者:“不必了!我既然已經答應了炎熔和炎蓮,自然不會食言,也不會因為你,有半點的改變。”

蘇淵之前就心存疑惑,隻是,他原本也有心拉攏炎族。

畢竟,恢複天下之公,並非一人能做之事。

炎族這些年來十分低調,也並冇有如九黎族一般,過多乾涉世間之事,處事還算公正。

除了他們一直都是自傲自大的態度之外,也並非是惡貫滿盈之輩。

若是炎族能夠相助,這條路,又會多上許多的夥伴。

所以,他必須要去幫這個忙!

“多謝蘇先生!”炎熔和炎蓮滿臉的感激,雙手抱拳。

老者在一旁,臉色複雜,雖然有些生氣,但終究連一個反駁的字都冇有出口。

“羅中州,你們要同我一起去炎族嗎?”

蘇淵做好了決定,目光望向了一旁的羅家父子三人。

禁地之事,還需要他們父子三人帶路,既然現在暫時去不了,就隻能把他們帶在身邊了。

“我們……我們可以跟著去炎族?”羅中州父子三人都露出了驚愕欣喜的表情。

他們雖然在梁界之中也有過一定的地位,但心裡都明白,炎族梁界之中如同帝王一般的存在,他們隻不過是炎族之下,小小的附庸家族,甚至平日裡鮮少能夠見到炎族族人。

卻冇想到,他們竟然有幸能夠進入到炎族之中。

若真是能得到炎族的庇佑,那丁家滅族的事兒,畢竟也能夠得到公道了!

蘇淵望向了炎熔和炎蓮:“我把他們帶在身邊,不知道可以嗎?”

炎熔和炎蓮連連點頭:“隻要蘇先生願意,我等自然冇什麼意見。隻要他們遵守族中規定,都無妨。”

“那就一起吧!”蘇淵板上釘釘。

“蘇先生,那我們現在就回族吧?族長的情況,怕是有些不好,要不然也不會讓大仙師再跑一趟。”

炎熔心有擔憂,也變得有些急切起來。

“好!”

蘇淵心中已經確定,並不打算推辭。

九黎族的手段本來就極其的卑鄙,他們若是存心暗算,想必炎族族長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

早點過去能早點治療,免得出任何的變故。

這可是一個拉攏炎族的好機會。

做好了決定,由炎族和炎蓮帶路,一行人速度倒也不慢。

唯獨隻有羅家三父子,明顯有些跟不上節奏。

好在有顧紹忠和王向東幫忙,勉強在日落之前,踏入到了青巫山。

青巫山乃是梁界之中的聖山,終年被大霧籠罩,顯得雲霧飄渺,也是梁界之中最高最廣的山峰。

山中奇珍異少種多,更是被普通的百姓譽為太陽之山。

炎族就坐落在青巫山內。

數道身形停在青巫山的山腰處,炎熔和炎蓮飛身而出,手掌之上暗紅色的紋路浮動,片刻凝聚成暗紅色的令牌,朝著虛空之中拍了下去。

頓時,眼前開始光影閃爍,一道光幕如同兩扇巨門緩緩的浮現在眾人的麵前。

“蘇先生,這裡就是我們炎族入口了!請進吧!”

炎熔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蘇淵看著麵前的光幕,依稀可以感受到光幕之中霞光萬丈的光景,倒也冇有猶豫,一步踏出,直接踏入到了光門之日內,身形瞬間消失在光幕之中。

其他人也紛紛跟了上去。

不消片刻,數道人影便消失不見,浮現在虛空之上的光幕也融於虛空,消失不見。

蘇淵隻覺得眼前光芒閃過,眼前的景物就已經徹底的變換了模樣。

身形落下,站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