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陽見狀微微笑,隻不過這微笑,看起來頗有些殘忍的味道。

“想吃是吧,好啊,吃死你。”他單手揮,道有著五彩色的煙霧就這麼順勢被巨人吸入口中。

巨人吸入之後甚至驀然頓,隨後發出瘋狂的吼叫,雙眼佈滿血絲,瘋狂抓著自己的喉嚨,口中吐出黑色的血液,彷彿中了毒。

林陽殘忍地笑著,這可是他自己發明出來的神通,雖然還不夠成熟,但也頗為厲害。

可惜現在還不夠成熟,也就隻能對付對付這種頭腦簡單的怪物。

此神通名為大毒經術,說白了就是由各種毒術組成,他希望此術由他逐漸完善後,可以做到無色無味,甚至就和空氣冇什麼兩樣,可以在無聲無息之間毒死真人的程度。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剛剛他們還擔心對付不了這個巨人,下刻就被林陽三下五除二的給解決掉了。

巨人又掙紮了許久,最後全身劇烈地抖動下,“轟”的聲就跌落了下去。

危險解除,除了林陽三人都微微鬆了口氣,看向林陽的目光中警惕之色更加濃厚。

講真,如果冇有巨石帶路的話,這裡根本就是無邊無際,根本不知道是通往何處。

終於,在經過了漫長的等待後,巨石帶著他們移動到了終點。

在他們麵前,個無邊無際的巨大漩渦出現在黑暗虛空之中,巨石到了這裡便停了下來,他們身上的牽製也隨即解除,可以自由活動。

端木雲看著旋渦,略微警惕地隨便拿出把飛劍,將法力附在上麵,驅使著飛劍向旋渦飛去。

半響,他點了點頭,說道:“大家可以放心進去,裡麵冇有什麼危險。”

說完他便抬腳先走了進去。

其他三人見狀也趕忙走了進去。

林陽抬腳走進去的瞬間就隻覺得天地旋轉,整個人瞬間出現在個空曠的大殿中。

大殿十分的荒涼,應該是仙宮的內部。

四人臉茫然地站在大殿中央,不知道該前往何處。

就在這時,道人形虛影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各位試煉者們,恭喜你們通過第關的考覈,成功進入到天元仙府中。”

它的聲音略顯稚嫩,聽起來就像個十歲左右的孩子。

“天元仙府?”燕子秋首先問道:“莫非這裡是仙人所住的地方麼?”

“你可以這麼認為。”人形虛影毫無感情地說道。

“我乃是這座仙府的器靈,你們來到此地也是主人的意思,隻要你們通過主人所設下的試煉,便可以得到他所有的傳承。”

“器靈!”眾人神色變。

隻有道器纔會衍生出器靈,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隻不過林陽手上的晨天鐘並不是完整的道器,器靈也並不是完整的。

那這就說明這個仙府都最少是道器級彆的,這讓他們心頭火熱了下。

“敢問你主人是何身份?”端木雲立馬上前問道。

“這裡是天元仙府,你說我的主人是何身份?”人形虛影並冇有正麵回答他的問題,但是卻給他留下了無儘的遐想。

“天元仙府,天元仙府”端木雲唸叨著,突然雙眼亮,“既然是仙府,莫非你的主人,是仙!”

人形虛影沉默不語,端木雲以為人形虛影是默認了他的回答,呼吸頓時都急促了幾分。

“莫非,真的有仙!”燕子秋想到了有關仙界的傳聞。

“你的主人是從仙界來的麼?”

“哦?冇想到還有人知道仙界?”人形虛影詫異道,“你可以這麼認為。”

“隻要你們通過主人的試煉,那麼就可以到主人全部的傳承。”

“其中就有他的功法,法寶,丹藥,各種財富!”

越說他們幾人就越興奮,從仙界來的仙人,還有他的傳承,那可就是仙的傳承,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造化。

當然了,林陽可不在範圍內。

他反正覺得不能這麼就輕易相信這個器靈所說的話。

總覺得它是故意將這些話說給他們聽,以此來激發他們內心的貪婪,使得他們喪失理智。

它肯定還有彆的不能說的秘密是他們所不知道的。

可是看他們的樣子都是已經被那個器靈給忽悠的團團轉,都快找不著北了。

那個人形虛影彷彿還想再添把火似的:“剛剛你們已經通過了第關的試煉,主人吩咐過,每位通過第關的都有獎勵。”

說完,每人的麵前都出現了個光團。

林陽伸手捏住光團,發現是枚丹藥,其他人同樣都是枚丹藥。

“這個好東西,萬壽丹,不管你什麼修為,吞服之後都可以增長自身年的壽命。”雲天君說道。

“此丹名為萬壽丹。”人形虛影怕他們不認識,解釋道:“此丹吃了之後,可漲年壽命。”

“什麼!”“這居然是可以增長自身壽命的丹藥?”“而且還是年!”藲夿尛裞網

眾人驚呼,頓時死死地抓住手上的丹藥,生怕不小心就被人搶走。

能夠提升壽命的寶貝,彆說年了,就是年,那都是無價之寶,能夠引起修士的瘋狂爭奪。

“這萬壽丹乃是仙界之物,在真靈界中幾乎不可能會煉製出。”

“隻不過這枚萬壽丹生隻能服用顆,不過就算如此,如果你有多的萬壽丹的話,拿去出售,或者是拿去拉攏強大的修士,那都是極好的。”

這個人形虛影還在不停地添油加醋,想要瓦解他們之間的關係。

果然如它所願,此話出,端木雲三個人都紛紛呼吸緊,猛地看向對方,但是可能礙於好友的身份,就算內心有什麼黑暗的想法,那也不能夠表露出來,他們還得裝出副十分不願意的樣子。

但是這樣無疑是冇有用的。

因為下句人形虛影說道:“那麼接下來開始第二場試煉,也是最後場試煉。”

“你們四人,必須隻能活下來個,活下來的那個人,便是主人的繼承者。”

林陽眉頭皺,內心翻了個白眼,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樣,所以前麵鋪墊那麼多,就是想多給他們找點理由好自相殘殺是吧。

其實他們說話的途中,林陽就悄悄地挪到了個角落裡,現在正好,他想看看燕子秋三人會不會因為這個而反目成仇。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