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群裡陣陣嘩然,不斷地有人震撼驚呼,也有人不斷地往外傳音,想要喊上其他的小夥伴起過來湊熱鬨,瞬間就有無數的身影從縹緲仙宗內疾馳而來。

而遠遠站在旁的無言真人神色儘管看起來平靜,但是眼中的期待之色,卻是難以掩飾。

對於旁人來說,這古鐘的反震之力或許是道催命符,但是對於林陽來說,不存在的。

他在攻擊古鐘的同時也在不斷地探查著它的秘密。

這反震之力更像是古鐘本身對於挑戰者的種反饋,如果有能力將其煉化的話,不比生命之泉來的差。

而且他還感覺到,隨著他敲擊古鐘次數的增加,天空上的那兩道神獸虛影對古鐘施加的壓力就越大,壓力越大,古鐘就越發的穩固,而他就越難以敲動。

不過目前對於林陽來說還能抗住。

“當”“當”“當”“當”

他現在身軀堪比龍象,除非是三千道體之中的神力者或許才能夠和他較高下。

金色的拳頭幾欲打穿蒼穹,帶著無與倫比的力道,撞擊在古鐘上。

終於,第四十道鐘聲響起,青龍的身影也第次出現在眾人的眼前。眾人眼睛都看得發直了,冇想到林陽居然將青龍的虛影都給召喚了出來。

尤其是袁劍鋒,臉都綠了,他之前還說林陽最多隻能夠敲擊三十餘下,現在他都敲擊了四十下了,早就已經超出了不少。

他現在隻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

隻見在所有人的目光當中,顆巨大的龍頭緩緩從天空中伸了出來,剛露頭,那雙青色的龍眼,青色的鱗片,長長的鬍鬚,龍角,無不彰顯著它的身份。

“嗯?”無言真人心中動,他的父親乃是青蛟王,本身就具有絲青龍的血脈。

在青龍的身上,他微微有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彷彿比起青蛟王,青龍更像是自己的父親。

但是他又想起了什麼似的,臉上露出種極為厭惡的神色,下秒就遮蔽了自己的感官,不再被天空上的青龍所引誘。

青龍開始彷彿也被他吸引了,眼珠略帶靈動地微微望向了無言真人,可是無言真人自己卻切斷了與它的聯絡,它也隻能作罷。

“吼!”它猛烈地咆哮著,似乎要毀滅這世間的切。

立刻林陽就感覺到股巨大的壓力降臨在了古鐘之上,以自己龍馬之力的力量居然都撼動不了古鐘。

“看樣子,他已經到達極限了。”袁劍鋒目光閃動,語氣中略帶幸災樂禍。

“不過就算這樣,林陽也很厲害了,我感覺就算是玉無極可能都比不上他。”金石烈感歎道。

袁劍鋒:“......”

雖然不想去承認,可是目前林陽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確實比起當年的玉無極還要強大。

他看在眼裡,心裡微微有些害怕,同時也有些許慶幸。

慶幸自己冇有擅自去找林陽的麻煩,他知道,現在的林陽已經是他惹不起的存在了。

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麵前,真的是不太管用了。

可是就算自己打算不去招惹林陽,卻還有個問題很現實地擺在他的麵前,他是石中天的人,如果石中天知道了這個訊息,他肯定就不會像之前那樣無動於衷,說不準就會想辦法,要麼拉攏林陽,要麼就給他下絆子。

而自己說不準就會十分不幸地成為他的工具人。

石中天自己肯定是不會親自動手的,這種人可是把自己的麵子看得最重。

嗬,既想要在眾人的麵前表現得副很豁達的樣子,私底下又是個嫉妒彆人的小人。

當初自己還真以為他是什麼君子,可以追隨輩子。

不過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罷了。

想到這裡,袁劍鋒自嘲地笑了笑。

......

自從第四十道鐘聲響起之後,林陽便無法再撼動古鐘絲毫。

他明白,如果再不想點辦法的話,那這次的挑戰隻能以失敗告終。

想到這裡,他眼神凝,背後五彩符紙晃而過,嘴中輕吐:

“諸神的祝福。”

話音落,瞬間陣美妙的歌聲傳來。

無數散發著聖潔光芒,全身幾乎籠罩在白色聖光之中的白色小人出現在林陽的周圍,不停地發出美妙的歌聲,彷彿是在用自己美好的歌喉,極力讚美著他。

林陽沐浴在歌聲之中,感覺自己的力量與法力瞬間提升了倍,龍馬的力量瞬間提升到了萬!

萬是什麼概念?

如果隻是按純粹的力量與法力來算的話,此刻林陽的力量堪比天人境修士。

當然了,真要打起來的話,林陽肯定是打不過天人境修士的。

諸神的祝福可以使得自身戰力飆升,至於能夠飆升多少,得看施法者的修為有多厲害。

此神通林陽覺得簡直可以媲美天地十二法。

它的厲害之處完全是展現在後期,如果個修士他的修為隻有真元境,那他修煉了諸神的祝福,可能還不會引起太多的關注。

而如果他的修為是天人境,又會諸神的祝福。

那他絕對在各大宗門都是炙手可熱的人物。

但是此技能想要學成,難度也是巨大的,整個縹緲仙宗裡麵,目前也隻有龍舞兒人學成。

以她的潛力來看,如果她不願去競爭掌教的話,那未來進入縹緲天宮修煉也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諸神的祝福!”無言真人眼中精光閃而過。

他倒是冇有想到林陽居然將此神通學會了,但是春秋真人之前不是說,林陽選了天地十二法的麼?難不成他覺得天地十二法很難學不會,轉而選擇了諸神的祝福麼?

可是也不可能啊,就算選擇了諸神的祝福,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也不可能將其學會。

許多疑惑圍繞在無言真人的心頭上,使得林陽的形象在他的心中漸漸捉摸不定了起來。

有了諸神的祝福的加持,林陽再次拳打向古鐘,總算是繼續撼動了它。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8章

諸神的祝福,持續撼動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