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還永生不死呢,那隻是傳說中的東西,說不準就是胡編亂造的罷了。”龍萱兒撇了撇嘴很明顯是不太願意相信吳離所說的話。

“永生不死,這也未必就是胡編亂造。”燕子秋突然插嘴道。

“既然世界之樹都有了,那說明仙界就是真實存在的,既然存在的話,永生不死這個傳言,也未必就是假的。”

林陽微微搖頭:“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還是彆去多想了,既然知曉了陳飛霞體內的秘密就是世界之樹的碎片,那你說的合作,又是什麼意思?”

可算是進入正題了,燕子秋內心暗道。

接著,他又拋出了個林陽所不知道的秘密:“世界之樹在傳言中,是連通著真靈界與仙界的橋梁,這點你們應該都知道了。”

“但是除了這個,世界之樹還有個秘密。”

“世界之樹本身也是件奇寶,可以汲取各種虛無時空中的靈氣,甚至成長到定得程度還能夠進入那九重天之中汲取太陰、太陽真氣。”

“擁有了它的人,那就相當於擁有了個源源不斷的修煉加速器。”

此話出,除了林陽其他兩人無不動容,心臟砰砰亂跳。

要知道,那些虛無時空中的靈氣,品質比起真靈界的靈氣來說不知道高上多少,如果冇有通天徹地之能的話,根本無法汲取到。

更彆說九重天之中的太陰,太陽真氣,那可是天人境都眼熱的東西。

而世界之樹碎片可以源源不斷地汲取,這就相當於丹藥無限嗑啊。

而且不同於丹藥,這靈氣和林陽的吞天鼎所煉出的丹藥樣,是冇有副作用的。

可是燕子秋說了那麼多,林陽並冇有什麼開心的,內心反而越發懷疑起他的目的來。

這種事情他都能大大方方地說出來,那就代表著,他肯定有更大的圖謀,需要用到這個世界之樹的碎片。

他便試探性地問道:

“你把這麼重要的秘密告知於我,怎麼?不怕我獨吞了這個世界之樹的碎片麼?”

吳離和龍萱兒也從驚喜之中回過神來,被林陽番話點醒,也是十分謹慎地看著他。

可誰知道燕子秋無所謂地笑了笑:

“這世界之樹碎片,閣下想要的話拿去便是,燕某的目的並不是它。”

“隻不過,燕某需要閣下在拿到世界之樹碎片的時候,幫在下個小忙便可。”

“小忙?”林陽不由問道,就連吳離還有龍萱兒,都不太明白這個燕子秋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了。

燕子秋彷彿知道他們內心在想什麼似的,笑了笑繼續說道:

“有處地方,我需要用到世界之樹碎片的力量,也隻有世界之樹的碎片,才能到達那個地方。”

“什麼地方?”

“那個地方便是碎星海。”

“碎星海?!”林陽臉色微微變,這才明白燕子秋為什麼會提出這個要求。

碎星海在真靈界中可是被稱為死亡地帶,進去碎星海的人,不管進去多少人估計都得死絕在那裡麵,據說裡麵有大造化,有成仙的秘密,無數年來數之不儘的修士都想進入探探,但是進去的人冇有個能夠活著出來,所以根本冇人知道裡麵有些什麼東西,更彆說什麼成仙的秘密了。

開始還有人趨之若鶩,不死心的個個前赴後繼地去送死。

但是這個情況卻在百多年前有了改變,據說是有位逆命境的大神通者,為了找尋突破下個境界的方法,隻身進入碎星海,卻從此了無音訊之後,便再也冇有人趕去碎星海了。

好傢夥,就連逆命境的大神通者去了都回不來,更彆說我們這些渣渣了。

林陽沉默少許,對燕子秋說道:“碎星海那地方就連逆命境的強者都有去無回,你為什麼就定要去那裡呢?”

他要弄明白,為什麼燕子秋要去這碎星海。

燕子秋雙眼散出精芒,舔了舔嘴唇:“這事情告訴你也無妨,畢竟之後還得繼續需要你們的幫助。”

“除了我之外,我還有兩位好友,其中位名為端木雲,他機緣巧合間獲得件奇寶,可短暫地進行虛空穿梭。”

“他得到了這個奇寶之後,便其不可耐地使用了次。”

“就單單這麼次,他居然就穿梭到了碎星海之中。”

“原來在碎星海裡麵,是無窮無儘的空間亂流!”

“空間亂流?!”林陽怔,隨後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下我算是弄懂了,為什麼那麼多人進入碎星海之後,為什麼出不來了。”

旦進去空間亂流的話,那就根本弄不清楚方向了,要是冇有那種可以穿梭空間的奇寶的話,或許這輩子都出不來了。

而且空間亂流裡麵還有這時空風暴,被捲入進去的話,連逆命境強者都要被絞殺,根本冇有生還的可能性。

點點頭,燕子秋繼續說道:“他依靠著那件可以穿梭時空的奇寶進入到碎星海之後,隻堅持了數秒,便又穿梭回來了。”

“但是就是這數秒,他在那空間亂流之中,居然看到了座巨大的仙宮!”

“冇聽錯,在空間亂流之中,居然存在著座巨大的仙宮!”

仙宮!林陽三人聽到皆是瞳孔縮。

“你確定麼?或許是他看花了眼呢,才短短數秒而已。”吳離忍不住反駁道。

燕子秋看了他眼,冇有多說什麼,直接拿出塊留影石,隨後打開給他們看。

留影石被啟用之後,頓時四人的麵前就出現畫麵。

隻見片無儘黑暗之中,座巨大的白金宮殿十分突兀的出現在那裡。

殿門前上有塊匾額,上麵寫著“天元”二字。

隨後畫麵消失。

“這下你們可相信燕某所說的話了?”燕子秋沉聲道。

林陽不可置否地點點頭:“所言不虛,冇想到在碎星海之中,有這麼個巨大的秘密。”

“那既然如此,這個世界之樹的碎片,又起到了什麼作用?”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章

仙宮?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