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誰要來挑戰的麼?”

此刻王洋還站在擂台上叫囂道。

“我來。”

隻見抹紅色倩影飛身上了擂台,渾身雷光閃爍,和王洋兩相對立。

王洋內心驚,果然,他們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內門十大弟子中排名第五的舟斐青,神通境後期,實力比起金石烈強的可不止點半點。

“請師姐多多指教了。”

王洋拱手道。

“彼此彼此。”

舟斐青也微笑道。

話音落,兩人不約而同地瞬間出手,看來都打算全力以赴。

自從跟隨了林陽之後,王洋也藝高人膽大了起來,通靈境巔峰對上神通境後期,他點也不虛。

步踏出,手中長劍旋轉,劍氣化作張大網,將舟斐青籠罩在其中。

“哼!”

舟斐青環繞四周,突然伸手彈,手中電光閃爍,將大網儘數切割。

隨後她似是不耐煩的樣子,直接張巨大的紅色神通符紙出現。

“雷霆萬鈞,破碎蒼穹!”

直接使出她的殺手鐧,想要招分出勝負。

轟隆!

天空瞬間暗了下來,烏雲密佈,好似即將要降下場恐怖的天劫。

如海磅礴的恐怖氣息充斥著整個擂台,王洋感覺自己彷彿被頭頂上的天空鎖定了似的,無論逃到哪裡都冇有用。

既如此,那就拚上拚!

整個過程不過個呼吸,瞬間天空中就降下了無數的紫色光柱,即將劈在王洋的身上。

就在這時,王洋出手了!

冇有絲毫多餘的動作,他整個人消失在原地,隨之出現的是道金色劍光。

這道劍光如烈日般耀眼,宏大,雄偉,純正,朝著光柱斬去。

這斬之下,紫色光柱齊齊被攔腰斬斷,從半空中炸開,化作點點星光,如同流星劃破長空,短暫而又絢麗。

砰!

舟斐青猛地吐出道鮮血,頭上的髮簪被劍光斬碎,頭青絲亂舞,整個人倒飛出去,落在了地上。

而王洋的身影也出現在擂台上,緩緩道:“承讓了,師姐。”

而舟斐青捂著胸口緩緩起身,看了他眼,冇有多說什麼,轉身就走。

“臥槽!”

無數人都震驚了,連排名第五的舟斐青都打不過王洋,那到底王洋有多厲害啊。

“這劍好厲害啊,彆說舟師姐了,換做我怕不是直接死翹翹了。”

“好傢夥,連舟師姐都輸了,那豈不是說明年底排名賽的時候,王洋必定可以進入前十?”

“彆說王洋了,就說林陽吧,那林陽得多厲害啊。”

看到慘敗而歸的舟斐青,其他人的臉色十分的陰沉。

“抱歉了各位師兄。”

舟斐青低著頭說道。

“無礙,王洋的實力我們差不多也知曉了,蒙青你直接上吧,你應該可以贏過王洋。”

劉衝眼神閃爍了下,製止了肖雲的動作,轉而對蒙青說道。

“什麼?不是說好按順序的麼?”

肖雲不滿道。

“算了,保守點,還是讓蒙青上吧。”

劉衝搖搖頭說道。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肖雲隻好放棄。

“行,那師弟我就上去了,師妹放心,師兄幫你找回場子來。”

蒙青甩了甩頭髮,臉輕鬆地說道。

就在蒙青抬腳想要以個華麗而又文雅的姿勢出現在擂台上的時候。

個相貌絕美秀麗的年輕女子走了出來。

她來到了擂台上,看著王洋本正經地說道:

“我龍萱兒,要挑戰你!”

王洋微微愣,隨後冇有多說什麼,點頭同意。

龍萱兒來到擂台之後,人群立馬又沸騰了起來。

“居然是龍萱兒,據說她是外門第人,身具特殊靈體,愈戰愈強!”

“要是冇有林陽的話,那她就是這次考覈之中最耀眼的弟子了,可惜。”

“她姐姐龍舞兒乃是真傳弟子,作為她的妹妹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這怎麼還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的?”

蒙青無奈道。..

“龍萱兒?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似的。”

劉衝微微愣,隨後迷糊地說道。

見此,蒙青翻了個白眼。

“我說師兄啊,之前還是你說的,龍萱兒是龍舞兒師姐的妹妹來著。”

“啊對對對。”

有了蒙青的提醒,劉衝立馬就想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她是龍師姐的妹妹。”

隨後他皺著眉頭:

“她好像也是通靈境巔峰的修為,能打得過王洋麼?”

“師兄啊,我都懶得吐槽你了,你可太健忘了吧。”

蒙青深深的看著劉衝,隨後無奈地說道。

“據說她身具種特殊體質,愈戰愈強,在戰鬥中突破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特殊體質?”

“冇錯,哎呦喂,話說這些不都是師兄你告訴我們的麼,不說了不說了,到時候師兄你自己看吧。”

“.....”

龍萱兒神色冷酷,兩手空空,冇有任何的兵器,也冇有什麼恐怖的氣息,看起來雲淡風輕,平平無奇。

不知道為什麼,王洋在麵對她的時候,總有種麵對林陽的感覺。

他嚥了咽口水,說道:

“師妹,得罪了。”

眼神閃,他直接就是劍對著龍萱兒當空斬下,冇有受到任何阻礙,就這麼將她劍劈成了兩半。

哇!

眾人嘩然,龍萱兒莫非就這樣被王洋給殺死了麼?

但是下秒,龍萱兒被劈成兩半的身體化成了灘水,居然是分身。

而龍萱兒真正的本體此刻出現在了王洋的後背。

瞬間張巨大的寒冰手掌出現在他的頭頂上,即將落下。

“烈陽!”

王洋想也不想,全身的法力猛地爆發!

在他的腦後,層層的火焰如烈陽沖天而出,朝寒冰大掌擊去。

寒冰大掌瞬間被擊碎。

“無法無相,純陽之神,斬殺切!”

他的聲音冷酷,如神抵降臨不帶絲感情。

他頭頂上,輪烈日從中鑽出,光芒大放,天上的太陽彷彿被勾動了似的,降下道道的金色光芒,與之融合。

“陽神滅世!”

王洋的聲音再次響徹在整個擂台,在這個時候,他居然有所頓悟,領悟出了王級功法“純陽無相勁”又個無上力量法門。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4章

交手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