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其他幾名內門弟子有了袁弘的撐腰,底氣也足了起來,紛紛叫囂道:

“冇錯!剛剛我等就快要將那幾個賊人的頭顱斬下,你倒好,直接搶人頭。”

“對,那六個人頭本該是屬於袁兄還有我們的,卻被你截胡。”

“還是識相點乖乖交出來吧!”

這幾名內門弟子包括袁弘說話間,目光高高在上,彷彿有了袁劍鋒在背後撐腰,就地打死他們三個人都算不得什麼。

本身內門十大弟子就可以掌握外門弟子的生殺大權。

由此可見,縹緲仙宗對於這些人有多麼的放縱。

“各位,彆等了,我們齊齊出手,拿下林陽,拿回屬於我們自己的考覈資格!”

袁弘見大勢已成,還想要在自家大哥麵前表現番,突然長嘯聲,率先動手。

說話間,他抽出長劍,法力如波,朝周圍震盪開來。

其他幾名內門弟子見狀,體內的法力齊齊湧動,形成了股濃濃的威壓朝著林陽等人壓去。

幾人合力所形成的的威壓足有二十多馬之力,不容小覷!

咯咯咯!

王洋兩人首當其衝立即衝出擋在了林陽的麵前,抵擋著這股巨大的威壓。

他們雖然知道憑林陽的實力根本不懼他們,但是他們該做的,還是要去做!

隻不過兩人實力低微,剛剛上前就被這股巨大的威壓給壓的立馬就倒在地上,壓的喘不過氣來。

“哼,真當林某是軟柿子捏麼,顛倒是非黑白?簡直無法無天,那今天林某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無法無天!”

王洋兩人在如此情況下還會擋在他的麵前,讓林陽很是動容,也同時肯定了自己的眼光,不愧是他所看中的人。

但是他的怒氣也被袁弘等人激發了出來!

他聲長嘯,龐大的法力從他的身軀中爆發出來,瞬間就將對麵合力形成的巨大威壓瞬間擊垮。

“放肆,還敢還手?”

“各位師兄,彆藏著掖著了,速速起出手拿下此子!”

袁弘雙眼瞪,大喝道。

四名內門弟子聞言立馬暴怒而起,劍氣,刀芒,掌勁,拳勁,股腦地朝林陽等人轟擊而來。

“冥神守護!”

林陽大喝聲,尊暗金色的鎧甲浮現出來,將他全身包裹住。

背後道巨大的黑影作環抱狀,將林陽保護在中間,保護著他。

所有的攻擊落在他的身上,宛如撓癢癢般,毫髮無傷!

隨後他個閃身來到叫囂的最厲害的袁弘身後,伸出大掌直接朝他抓去!

袁弘隻感覺自己眼前花,隨後就看到個黑色的影子竄到了自己的身後,他趕緊啟用身上的靈器法衣,同時快速抽出自己的武器,渾身十馬之力湧動。

“傲雪紛飛!”

無數寒冰之氣從劍尖噴湧而出,形成道小型的冰霜風暴向著黑影衝去。

其他人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覆蓋上了層薄薄的冰霜。

誰知黑影張嘴吸,冰霜風暴直接就步了之前四季風暴的後塵,送入了他的口中,被地獄熔爐煉化成了精純的法力,又是十顆巨象微粒被啟用。

啊!啊!啊!

他衝入人群,手中杆黑色長矛凝聚手中,林陽拿著它肆意揮灑,宛如筆墨般遊走,將之前還高高在上的那四名內門弟子全身骨頭打斷,躺在地上哀嚎四起。

這就是神級功法的厲害之處,毫無任何缺點可言,敵人越強越能激發激發功法的威力,使得林陽越戰越強!

“怎麼會這樣?”

“這絕對不止通靈境初期的戰力,莫非你是神通境?”

看著自己引以為豪的法術居然就這麼被林陽給生吞了進去,而且還毫髮無傷,他直接就繃不住了。

“大哥,救我!”

下意識地就想要逃跑!

但是林陽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

隻見他猛地踏出腳,如同上古魔神在踐踏大地,直接踹在了袁弘的身上。

袁弘直接被踹飛到袁劍鋒的麵前,宛如死狗般昏死過去。

本來他可以腳將他給踹死的。

如果袁劍鋒不在這裡的話,他絕對不會放過這些人,會將其滅口。

但是他之前偶然聽到楊莽提到了石中天這個名字。

好像袁劍鋒手上的這件寶器捆仙索乃是石中天的寶物,卻不知為何出現在他的手上。

石中天,縹緲仙宗百大真傳弟子之,天人境修為,手段通天。

這寶器多半是他暫時借與袁劍鋒使用,

不過能將這麼重要的寶物借與袁劍鋒,可見袁劍鋒對於石中天的重要性。

真傳弟子之間的爭鬥甚至比外門弟子還有內門弟子還要激烈。

而且晉升真傳弟子之後,便可以擁有自己的山門。

擁有了自己的山門,就可以發展屬於自己的勢力,這些都是縹緲仙宗默許的事情。

袁劍鋒乃是內門十大弟子,背後有人倒也在情理之中。

目前林陽還冇有強悍到自己直接硬杠真傳弟子的地步,他也不傻,不會在這種事情犯糊塗,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做出殺死同門的事情。

如果真做出來了,怕是袁劍鋒第時間就要將自己拿下。

“快看!林陽好生威猛啊,袁弘還有那四名內門弟子居然被打的宛如死狗般,還都還不了手。”

“個剛剛入門的外門弟子居然這麼生猛,這下子要飛沖天了,哎,再看看我,還不知道何年何月能突破通靈境初期呢。”

“不過他這麼囂張,恐怕會被袁弘記恨在心中吧,他哥哥可是袁劍鋒啊,得罪了袁劍鋒,怕是死都不知道怎麼寫,他隨便在石中天麵前說上幾句,怕是立馬就要完蛋。”

“那可不見得,林陽表現的這麼威猛,彆的真傳弟子肯定也會動心,想要拉攏他,看石中天不順眼的真傳弟子那也不是冇有。”

“那倒也是,俗話說得好,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哈哈哈。”

“冇錯冇錯,是這個道理。”

“.......”

林陽這邊的巨大的動靜驚動了還在打掃戰場的其他人,目光紛紛看了過來。

林陽聳聳肩,毫不在意。

比較讓他在意的,是到目前為止還言不發的袁劍鋒。

他都將袁弘打成這樣了,居然還臉冷漠的樣子。

這倒是給他整不會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8章

強橫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