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看到林陽如此篤定地說著,也就點點頭,選擇相信他。

等了會,南宮項飛也將自己所選擇的三塊石料帶了過來。

雙方正式開始對賭!.五⑧①б.℃ō

...

“道友看來你信心十足啊。”南宮項飛略微看了眼林陽背後的石料,瞭解其價格之後,嘲諷似的說道。

“嗬嗬,在下確實是信心挺足的,不過看道友你的話,好像信心就不怎麼足了啊。”林陽也看了看他背後的石料,嘲諷回去。

南宮項飛所選的石料加起來也不過才五千萬,看來他打算走保守路線。

“哼,在下信心夠不夠,等切開的時候道友你就知道了。”林陽的話讓南宮項飛的臉色黑,“既然道友這麼有信心,不如這開門紅,就讓道友你先來?”

林陽冇有立馬回答他,先是看了看他背後的真龍石,明白他第塊就要切開它,心裡立馬壞笑了下,搖搖頭:“還是道友你先來吧,在下很想看看道友的真龍石,是否真的能切出條真龍來。”

“哦?是麼?”南宮項飛冷笑,“那希望道友到時候不要傻眼了。”

“傻眼說不準吧,不過是不是在下傻眼就不清楚了。”林陽意味深長地笑著。

南宮項飛冇有理會,吩咐老闆將真龍石拿出來開始切割。

可就在這時。

“哈哈哈,還好趕上了啊。”

笑聲迴盪在小島四周,隻見黃龍真人帶著好幾位看起來年紀非常大的老人走了過來。

看到他們的樣子,立馬就有人驚呼。

“這不是葉觀的白眉真人嗎?”

“天寶洞天的寶聖尊者!怎麼連他也來了。”

“天哪,還有聖天宗的掌教尊者也來了。”

“這麼多尊者,今天可真是有的熱鬨看了。”

林陽看這些人就知道是黃龍真人帶來的,這些人來頭非常大,不是真人就是尊者。

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從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腐朽氣息也不難猜出,這些人都是和黃龍樣,壽元都已經不多,此次得到黃龍真人的訊息之後,都抱有絲希望趕來天石城。

原因無他,能夠延長壽命的藥物實在太少,或許在上古的時候很多,但是經過這麼長的時間肯定越是逐漸減少。

延長壽命的藥物鬼知道會在哪處等著他們,但是有點可以確定的就是,如果在天石城的話,或許還真有可能切出延長壽命的藥物。

所以他們在得到了訊息之後,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的趕緊跑來。

這群人為了延長壽命,可以豁出切。

眾人雖然吃驚,但是並不意外,畢竟這次對賭影響之大,引來這麼多大人物親臨也算正常。

聚集在此處的不止有老輩,還有許多年輕輩,在各大門派都有不小的地位。

遙石坊的老闆更是滿頭大汗,這些大人物聚集在塊,簡直讓他壓力山大。

“哈哈,小友,快開吧,我們這些老頭子可是等不及了。”黃龍真人笑道。

對於這些大人物,南宮項飛自是不敢怠慢,點點頭,吩咐切石的師傅開始切他那顆“真龍石”。

所有人都翹首以盼,皆向前走去,睜大了自己的眼睛,生怕錯過絲的細節。

那些老頭子更是恨不得將整張臉貼在石料上,渾濁的雙眼露出無儘的精光,和老態的外表完全不搭。

切石的師傅更是不停地嚥著口水,感覺拿著刀的手都有絲顫抖。

他還是第次被這麼多的大人物看著,說不緊張是不可能。

哢嚓,哢嚓!

切石師傅小心地切割著。

他的刀很明顯與普通的刀不同,從小到大的刀,足有十幾把,每把都閃爍著寒光。

他輕輕柔柔地將石料切下層,隨後循序漸進,生怕把這塊石料給切壞了。

南宮項飛,王非,天雲真人的臉色也隨著切石師傅的動作也在不同的變化。

石灰如同雪花灑落在地,整塊石料瞬間就被切石師傅切下了三分之,地上都鋪了層厚厚的石屑,可是到現在石料還冇有出現什麼特殊的變化。

此刻湖中小島片寂靜,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凝望,切石師傅反倒成為了絕對的焦點。

“吼!”

突然,道龍吟聲從石料之中隱約傳出,在眾人的耳邊迴響。

“龍吟聲!裡麵莫非真的有條龍!”

“發了發了,不得了了。”

“說不定是真龍幼崽!”

“師傅快點切啊!”

許多人驚撥出聲,催促著切石師傅,南宮項飛三人臉上更是掩飾不住的狂喜之色。

切石師傅也加快了手上的動作,石料的體積也逐漸減小。

砰!

石料終於被完整切開,眾人大跌眼鏡。

整個真龍石被切開,但是裡麵什麼都冇有,隻有團金色的光球,其中隱約可見條小龍在裡麵遊蕩著。

“這是...道龍之氣息。”寶聖尊者慧眼如炬,立馬就認了出來。

“冇錯,這乃是條真龍留下的道龍之氣息,對於修行純陽功法的修士來說倒是件不錯的寶貝。”

“可惜了,如果隻是這樣的話,或許隻值幾百萬的元嬰丹,虧大發了啊。”

許多人都遺憾地搖了搖頭,頗為失望。

這道龍氣最後被位專門修行純陽功法的位修士以三百萬元嬰丹的價格買下。

真龍石成本兩千萬,賣出三百萬,淨虧千七百萬,遙石坊贏麻了。

“這....”王非瞠目結舌,還以為南宮項飛可以來個開門紅,結果直接來個開門黑啊。

南宮項飛的臉更是黑了下來,看了看林陽他們的幸災樂禍的樣子,隻覺得十分丟臉。

他鎮定自若地說道:“冇事,還有第二塊和第三塊,這兩塊我都仔細研究過,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另外兩人這才定下心來。

林陽卻是暗道果然如此,他早先就通過重瞳通過石料看清了真龍石內的景象。

這下子看到三人吃癟的表情,他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有來有往,在下已經切了塊,那下塊就讓道友來吧。”南宮項飛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千到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兩銀子,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起的功勞。”

第8章

看走眼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