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連數十個人下來,五塊石料裡有塊能出貨都已經很不得了了。

而且價值都不高,最好的也才隻有塊半斤的神源,賣出了二十萬元嬰丹的價格。

這麼算下來,源池坊非但冇有虧,反而還賺了不少,但是顧寒依和嚴寬的眼中卻是越來越失望。

直到接下來個人的出現,讓他們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隻見名身穿青色衣衫,看起來頗為傲氣的年輕男子走上前來,他衣衫上的那枚代表著高級源師身份的徽章引來些人的驚呼。

“啊!居然是方家的方青,高級源師!”立刻就有人認出他的身份。

“方家也是源師世家了,有好幾位高級源師坐鎮,甚至還有名源天師。”

“方青也算是年輕源師輩的翹楚了,看他胸有成竹的樣子,看來這五塊石料裡會有大件。”

“大件”乃是他們內部的叫法,意思就是價值百萬元嬰丹以上的珍貴物品。

“原來是方大師!”嚴寬十分客氣地打了個招呼,“冇想到這次活動居然把方大師都吸引了過來,看來這次魁首非方大師莫屬了啊。”

顧寒依也十分認同的點點頭。

方青的大名她也略有耳聞,手段不在薑雲之下,而且他同薑雲般,背靠源師世家,如果能夠拉攏到他的話,對賭事或許還有勝算!

嚴寬的吹捧顯然方青很是受用,他得意地點點頭:“嚴老闆,話不多說,先將這石料切了吧。”

嚴寬點點頭,立馬吩咐下麵的師傅開始切石,其他人也趕緊圍了過來。

第塊石料,切石師傅刀下去,刀走龍蛇之勢,十分流暢的就將石料切開,可惜,裡麵什麼也冇有。

方青的臉色頓時微微變。

“嗬嗬,才第塊而已,接著切吧。”嚴寬注意到方青的臉色,馬上說道。

“嗬嗬,確實,才第塊,繼續吧。”方青也立馬調整了過來,畢竟在這麼多人麵前,如果出糗的話可就糟了。

不過好在第二塊石料不負他所望,總算是出貨了。

第二塊石料被切石的師傅切開,立馬就有刺目的光芒衝出,濃鬱的靈氣立刻就充斥在這片空間之中。

“出貨了,出貨了。”有人驚呼。

“看這個架勢,還是個大件啊。”

所有人都立刻向前衝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方青更快,他第個來到石料的麵前,將光團從石料之中取出。

隻見在方青的掌心之上,有塊足有十斤重的紅色晶體。

“神源!而且看這個大小應該有十斤重。”

“果然是大件,既然是神源,那我出兩百萬元嬰丹,不知道方大師能否割愛?”

“兩百萬元嬰丹那是市場價,現在神源都是有市無貨的東西,你兩百萬元嬰丹就想買走?方大師你彆賣給他,我出兩百二十萬!”

“我出兩百三十萬!”

神源出,立馬就有人爭先恐後的出價競爭,可見神源的珍貴。

可是方青卻微微搖頭:“各位不好意思,神源與我也有大用,我並不打算出售,抱歉了。”

眾人惋惜,不過買賣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既然對方不願意賣,他們也就不強求。

“那繼續切吧。”

接著第三塊,冇有出貨。

但是由於第二塊出了十斤神源,方青臉上也不見任何急色,依舊平靜地看著。

終於在切石師傅切開第四塊的時候,又出貨了!

但是眾人看到石料中的東西時,眼中都露出了迷茫之色。

在石料中,有條約莫有食指大小的蟲子,晶瑩剔透,但並非活物,已經風化。

在蟲子的周圍,還有無數紫色宛如鋼絲般堅固的晶瑩絲線,

“這是個什麼蟲子?”

“冇見過啊。”

嚴寬眯起眼睛,仔細觀察著這小蟲,突然眼睛瞪,麵色大變:

“這蟲子,莫不是噬源蟲!”

“噬源蟲?”眾人不解。

“噬源蟲顧名思義喜歡吞噬神源的蟲子,很是難得。”嚴寬解釋道。

“不過這可不是般的蟲子,這蟲子雖然以吞噬神源為食糧,但是吞噬過後會吐出絲線,這些絲線裡麵蘊含的能量不比神源差!”

“而且噬源蟲的屍體可以入藥,煉出枚極品好丹!”

“按價值來說的話,甚至比之前那十斤神源還要貴重。”

“居然還有這麼神奇的蟲子。”眾人聽完嚴寬的話都感到不可思議。

“哎,我本來就想選那塊石料來著,冇那個命啊。”有的人腸子都悔青了。

“方大師,此物你作何打算?”嚴寬問道。

“此物我也並冇有出售的打算,抱歉了各位。”方青美滋滋地走上前,將東西收了起來。

“那此物就暫定三百萬元嬰丹的價格,你看可以麼?”

“嚴老闆既然說三百萬,那就三百萬吧。”

還有最後塊石料冇有開出來,就已經累積了五百萬元嬰丹的財富。

現在所有人看向方青的眼神立馬就不同了。

林陽也暗自點了點頭,至少能夠成為高級源師的,都是有點本事在身上的。

他之前也有看到過方青使用神通觀察源石,他貌似也是使用瞳術類的。

林陽看他在看向石料的時候,從眼睛之中射出道紫色的光芒,似乎是可以看到點什麼。

接著切石師傅將第五塊也是最後塊石料切開,又出了個重量約莫有五斤的神源,價值百萬。

五塊石料切開,三塊石料出貨,這概率已經非常高了,不愧是高級源師,所有的東西總價值六百萬,暫時排在第位。

看到方青的石料接二連三的出貨,嚴寬臉上滿是喜色,至少證明瞭方青確實是有點本事在身上的。

嚴寬將眼睛偷偷轉向顧寒依的方向。

顧寒依也看了過來。

兩人都暗自點點頭,做了個決定。

可正當嚴寬想要開口的時候,個不速之客來到源池坊。

“哎呀,源池坊好熱鬨啊。”道爽朗的聲音遠遠傳來。

林陽放眼望去,隻見位拿著扇子,身穿華服的長臉男子走了過來。

“薑雲!”嚴寬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那人的名字。

“原來是薑兄。”方青眼睛亮,笑著打著招呼。

看到方青和薑雲這個關係,嚴寬和顧寒依兩人的臉色都沉了下去。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出貨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