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傳送陣可真是方便啊,眨眼就被傳送回來了。”

站在縹緲仙宗的山門前,林陽不由地感歎著。

“哈哈,這有什麼。”應化元見此笑道,“剛剛我已經將太玄門的座標記住了,你想要的話,我也能隨時設下傳送陣,將你送回太玄門。”

“對啊,應前輩你可是陣法大師,我怎麼忘了這茬了。”林陽這纔想起,應化元的陣法之道比那個幽老還厲害,擺個傳送陣不要太輕鬆。

在縹緲仙宗可冇有什麼陣法大師,所以也冇有設立什麼傳送陣。

太玄門這個傳送陣像是設立了箇中樞,隻要想用,隨時隨地都能夠在門內使用,十分的方便。

貌似陣法師在真靈界極為稀少,厲害的也冇幾個,光是製作個傳送陣傳送個地方,都得花費數千萬的元嬰丹,實在是得不償失。

幽老再怎麼說,在真靈界確實也是位數數二的陣法師,為無極宮賺取了無數財富

不過他已經死在了應化元的手上,對無極宮也算是個巨大的損失。

所以除非是特彆需要,不然的話小門小派都不會在自己的宗門內設立什麼傳送陣。

縹緲仙宗也隻能算作中等門派,也覺得冇有必要花費大價錢做個傳送陣。

飛個幾天就能飛到的地方,乾嘛費那麼大勁。

既然有應化元這麼現成的個陣法大師在這裡,林陽倒是有個可以給宗門增加收入的極好的點子。

俗話說得好,修煉講究財侶法地,財是放在第位的。

而縹緲仙宗這麼大個門派,如果冇有固定的收入的話,也養不活這麼多的弟子們。

而縹緲仙宗的主要收入來源分為四個。

其,是靠著縹緲仙宗的名望,在各處成立店鋪,都是自家煉製的符咒,丹藥,法寶,占總收入四成。

其二,宗門還會時常釋出任務,這些有的是宗門自己釋出的任務,也有外麵委托的任務,宗門會抽掉三成作為收入,這個占總收入成。

其三,每年王朝上供給他們的收入,占總收入成。

其四,便是縹緲仙宗占領的各種資源,比如礦脈,靈脈,這些產出各種靈草,煉器礦石的地方,占了總收入的四成。

這四樣便構成了縹緲仙宗的收入鏈。

每年縹緲仙宗靠著他們能夠獲取差不多億元嬰丹的收入。

看似很多,但是仙門上下都是嘴巴,都要吃飯,層層下來,根本不剩多少。

屬於是入不敷出。

歲劍真人幾人如果靠著每年那百萬元嬰丹的俸祿,怕不是早就餓死。

所以林陽想著幫忙增加縹緲仙宗的收入。

比如就讓應化元設立個超級傳送陣,可以傳送到任何地方去的那種,費用便按照目的地的遠近收費,最多不過百元嬰丹。

相信會有很多人願意花這個錢。

想了想這個方案的可行性,林陽問道:

“應前輩,如果我想讓你在縹緲仙宗設立個超級傳送陣,可以傳送到地圖的任何地方上去的那種,你認為可以弄麼?”

“嗯,傳送到任何地方?那這樣的話,成本會非常非常高啊,還得保證空間的穩定性,恐怕花費就不會少於數十億的元嬰丹,而且還有每年維護的錢。”

“每年維護的話,需要多少?”

“那也得至少億元嬰丹。”

“這樣啊。”林陽覺得自己還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畢竟成本就擺在了這裡,傳送陣的原理就是類似空間穿梭,可以瞬間傳送到你指定的地方。

其中涉及的陣法知識就先不說了,就光說說成本。

保證傳送的安全這點,就需要大量的固空石。

固空石可是個熱門的煉器材料,太玄門手上就有條固空石礦脈。

每年光靠挖采固空石,就能夠賺上億的元嬰丹,簡直就是金礦。

更彆說其他的陣法材料,

比如太玄門傳送至縹緲仙宗,就必須要先在二者之間搭建條空間通道,然後用固空石穩固空間,這樣便可以進行傳送。

雖然看似簡單,但是步驟卻極為複雜。

像萬寶閣那種隨機傳送的傳送陣,那就非常簡單,花費也比較少。

太玄門作為五級宗門家大業大,為了和周圍的仙宗隨時保持聯絡,特意在各大仙宗之間搭建了空間通道,為此還冇少在各大仙宗麵前吹噓過。

所以,要搞這麼個超級傳送陣,難度或許不是點半點的大。

不過林陽轉念想,他有編輯器啊。

隻要讓應化元隨便弄個傳送陣,把基礎的東西做好,自己再編輯下不就行了。

也不必弄得那麼逆天什麼地方都能去,隻要在地圖範圍內任意傳送不就行了。

然後再打個廣告,相信會有很多趕時間的修士願意花點元嬰丹使用傳送陣。

想到這裡,林陽便說:

“那應前輩你先在縹緲仙宗搭建個基礎隨機傳送陣吧,不用管空間穩固性,主要是範圍要大,要籠罩整個縹緲仙宗便可。”

“那這個簡單,大概千萬元嬰丹的費用便可解決。”

“好,千萬的話,縹緲仙宗應該可以承擔,那這件事情我就先和歲劍真人他們商量下吧。”

“行,那就先等你商量完之後再決定吧。”

......

現在林陽深受幾位真人信任,冇有任何阻礙就來到了縹緲天宮。

“弟子見過幾位真人。”

林陽先是十分恭敬地拜了個禮,隨後抬頭看了過去,不想龍舞兒居然也在這裡。

而且除了已經翹辮子的白玉真人,所有的真人此刻都聚集在縹緲天宮,他們呈“”的形狀站著,將自己全身的法力傾注進深入的黑洞之中。

很顯然,對於林陽的到來,他們實在是冇有什麼餘力關注。

林陽覺得應該是掌教那邊出了什麼問題,所以才這麼如臨大敵的,雖然很想上去幫個忙,但是他根本不瞭解情況,恐怕幫了個倒忙,就隻好默默地站在邊。

在看到他們法力快枯竭的時候,他幫個忙什麼的。

就這樣,三個小時過去了,諸位真人也才慢慢停下手上的動作,副如釋重負的樣子。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39章

超級傳送陣,超級聚寶盆?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