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著四周的遍地殘骸,十分無奈地說道:

“哎,幸好過幾天又不用住在這裡了,不然可要睡外麵去了。”

就在這時!

“外門弟子,速速前往廣場集合!”

道傳音符疾速飛來,落在了林陽的麵前,裡麵傳出道威嚴的聲音。

“看來是要釋出任務了。”

整理番,林陽大步走出了院門,往廣場的方向走去。

中途他和王洋和吳離彙合,三人起往廣場的方向走去。

林陽有意地收斂了自己的氣息,王洋與吳離這纔沒有發現自己已經突破至通靈境。

他倒不是喜歡低調,該展現實力的時候他還是會展現實力的。

隻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

此刻廣場人聲鼎沸,到處都是縹緲仙宗的弟子。

身穿藍色羽衣則代表著外門弟子,紅色羽衣則是內門弟子,真傳弟子則是金色。

但仙門也不是定非要要求他們穿上弟子服飾,全憑個人喜好。

方圓十裡都是廣場的範圍,根根巨大的盤龍柱聳立在各個角落,疑似某種上古陣法。

天空上時不時地還會有弟子禦空而行飛來廣場,宛如仙人聚會。

林陽這幾天直呆在自己的院落之中,倒是第次看見這麼大的場麵,對比之前的王家族會,那王家族會簡直就像小孩過家家似的,完全比不上這裡的巨大規模。

看樣子大部分的弟子都知道了任務之事,大部分都是三五人聚作了團,形成了個又個的大圈子小圈子。

林陽三人站在其中倒顯得有些蕭條。

等待了會之後,突然天空之上傳來道炸響!

把青銅巨劍切開了層層白雲從天空之中呼嘯而來,直接轟地聲降落在廣場中央。

隻見從青銅巨劍中出現了個仙風道骨的道人,身穿銀色長袍。

長袍上麵銘刻著各種奇異的符文,流光閃爍,看就是件極品靈器!

“是縹緲仙宗的長老,少說都是天人境的大修士。”

“看那把青銅巨劍,看就是歲劍真人的標誌性寶器,日月乾坤劍,據說其內蘊含庚金之氣,可斬萬物!”

“看來歲劍真人已經可以和日月乾坤劍達成天人合的境界了。”

“天人境大修士,少說都有千年的壽命,還能煉製寶器,更能獲得真人的稱號。”

王洋看著那個道人,臉上露出了羨慕的表情。

“不知道我有冇有天,可以達到長老那種高度。”

“難啊,難如上青天,光是這通靈境,都不知道卡死多少人了,通靈境之後又是神通境,真氣境,陰陽境,每個境界都是千難萬阻,逆天而行。”吳離也感歎道。

“我們還不如想想怎麼晉升內門弟子,突破通靈境吧。”

對此林陽隻是淡淡地笑著,不多做言語。

天人境,他遲早能夠達到的,而且用不了多久。

先給自己定下個小目標,年內,到達天人境!

“好了,肅靜!”

隻聽歲劍真人聲大喝,底下的人頓時鴉雀無聲,靜等他的發言。

“想必你們有不少人都知道了,在縹緲仙宗所管轄的明月國內,有股散修勢力強勢闖入其中。”

“他們殺了我們派遣在那裡的弟子,挾持了皇上,讓皇上命令明月國的所有人,為他們挖取元離草。”

“叫你們前來的目的也很簡單。”

“就是剿滅那裡的散修勢力!”

“當然了,這對你們也是次曆練,肉身境不計入其中,隻有剿滅了通靈境及以上的修士,門內纔有獎勵!”

“隻要剿滅名通靈境的弟子,帶著他們的項上人頭,便可獲得內門弟子考覈的資格!”

“而首領的項上人頭可獎勵寶器件!九轉金丹枚!”

話說完,人群立馬炸響開來,議論紛紛。

“什麼!寶器!這就連內門十大弟子都不見得能夠擁有的啊。”

“彆說寶器了,擊殺首領居然可以獲得九轉金丹啊,此丹極難煉製,吃了之後可固本培元,在身體之中衍生出股先天靈氣,修煉起來突飛猛進,而且還能強身健體,增長二十馬之力!”

“看來縹緲仙宗這回是真的生氣了,這下說不定內門十大弟子會出動了。”

聽到寶器,林陽的心頭也是猛地跳。

寶器,如果他能夠擁有件的話,不知道能不能分解個編輯點呢?

好傢夥,如果王洋還有吳離兩人要是聽到他現在的話,怕不是要氣的吐血。

換作他們兩個如果能夠獲得件寶器的話,那不得當做傳家寶供著啊。

林陽倒好,直接就想著分解了。

不過也確實,對於擁有係統的林陽來說,寶器與他確實不是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再重要能有編輯點重要麼?

不過其他人卻不同,因為寶器實在是太難得了,不光是需要十分特殊的材料,而且還需要至少天人境的修士耗費甲子的時光才能煉製出件。

這些寶器是真正的寶貝,旦煉製出來,每件都有常人無法揣測的能力。

歲劍真人等他們議論了會,這才繼續說道:

“好了,此次任務並非強製性的,弟子自願報名,最少三人組,想報名的可在身份玉符上自主報名便可。”

說完,歲劍真人就離開了。

在他離開的同時,立馬就有弟子火速散去,生怕晚了步敵人就被殺光了。

不過雖然這個任務獎勵很吸引人,但是許多外門弟子還是有自知之明。

修為太低過去隻是找死,所以這個任務所有報名參加的弟子加起來估計隻有數百人。

“我們也快點走!步晚就步步晚!抓緊時間趕緊動身去明月國。”

林陽立馬說道。

“不必擔心,我早有準備。”王洋笑著說道。

“早在幾天前,我就已經買通了看守雲獸的弟子,讓他們借我們三頭雲獸。”

說完,拿出三枚玉牌出來,分給了林陽與吳離。

“有了它們,我們便可在日之內到達明月國。”

“那就好,還是你想的周到,幸虧有你。”林陽驚喜道。

“那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出發吧。”吳離也笑著說道。

“走!”

.........

明月國距離縹緲仙宗數萬裡,就算是騎上龍馬都得十來天才能到達。

林陽三人騎著雲獸日便到達了明月國。

雲獸體型龐大,全身雲霧繚繞,性格溫和,但天生速度奇快,日便可飛行萬裡,般隻有內門弟子纔可使用。

他們外門弟子要想使用,除了上頭有人,那就隻能是買通看守弟子暫時借用。

此刻他們三人降落在了離明月國幾裡外的片草原之中。

這裡寬廣遼闊,眼望去並無散修勢力的人潛伏在此。

林陽覺得人家散修聯盟也不傻,肯定會派遣手下在附近埋伏,說不準這時候雙方都打起來了。.五⑧①б.℃ō

在他們降落之後,又有支隊伍同樣騎著雲獸降落在了草原之中,和林陽三人碰了個正著。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3章

釋出任務,前往明月國!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