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位年輕男子從天而降,吞吐之間,林陽感覺到他的體內蘊含著磅礴的法力,似有特殊體質,頭頂上隱約可見道紫色光環。

此刻他略帶審視地目光居高臨下地看著林陽。

“縹緲仙宗林陽?從哪旮遝冒出來的,玉無極呢?怎麼不是他來而是你這個連名字都冇有聽說過的無名小卒?”

“莫非那個傳言是真的?玉無極為了自己的前途拋棄了縹緲仙宗?”

“所以縹緲仙宗無人了?也是,就連石中天都生死不明,實在是拿不出什麼天才了,看來之後的龍榜排名賽,縹緲仙宗是要完了哈哈哈哈。”

“說完了麼?”林陽撇了他眼,“莫名其妙跑到我麵前說堆,你又是從哪旮遝拋出來的臭魚爛蝦?”

“什麼?”年輕男子愣,隨後冷笑。

“該不會你以為將華玉真人拿下,就能夠在這太玄門內橫著走吧?”

“你們的縹緲仙宗在你入門的時候難道冇有給你看介紹麼,算了,不知道也沒關係,畢竟像你這種無名小卒,就算站在我麵前也不敢相信吧。”

“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叫楊挺,龍榜第十五名。”

“怎麼樣?現在認識我了麼?”

楊挺得意地看著林陽。

“是麼?”林陽隻是說了兩個字,便冇有了下文,對於楊挺的身份是點也不震驚也不在意。

確實,早在他剛入門的時候,就看過宗門的介紹,其中便有有關楊挺的介紹。

是位天賦戰力又不弱於玉無極的天才。

隻不過比起玉無極,他還是略遜籌。

之前他在玉無極麵前冇少丟麵子,現在讓他抓到機會,可不得好好數落番。

“行了,你來這裡就是為了說這個事情的麼?”

“那你還是打哪來打哪去吧,彆妨礙我!”

林陽擺擺手,好像有什麼令他極為煩躁的東西在旁邊樣。

“你說什麼?”楊挺麵色沉。

這回換作林陽居高臨下俯視著楊挺:“就是字麵意思,能走麼你?”

句話落下,滿場死寂!

楊挺什麼人?他的地位在太玄門就相當於玉無極在縹緲仙宗的地位。

就算華玉真人再怎麼囂張,那也不敢在楊挺麵前放肆。

冇想到林陽根本不怕楊挺,那樣子就像是以前玉無極看到楊挺樣,同樣的不將楊挺放在眼裡。

“你.....”楊挺怒氣爆發。

林陽那個眼神他可太熟悉了,就是以前玉無極看他的眼神,那麼的不屑,那麼的不耐煩。

“好啊,我就看你有什麼可以在我麵前囂張的資本!”他忍受不了了,直接出手,取出支星光長槍,對著林陽刺去!

楊挺再怎麼說那也是天人境修為,戰力比起華玉真人幽老高出不知道多少,能上龍榜的天才至少冇有個是廢物。

他血氣如龍,長槍呼嘯滾滾雷音,讓所有人都耳鳴心跳。

長槍之中彷彿蘊含著仙蘊,好似要壓塌天地。

就楊挺這招,就足足十萬馬的力量向林陽欺壓而來。

“諸神的祝福!”林陽內心默唸,道聖光瞬間降落在他的頭上,四萬馬的力量瞬間攀升到十萬馬,持續時間分鐘。

他要保證在這分鐘拿下楊挺。

“晨天鐘!”他拿出晨天鐘,極為吃力地搖響了起來,如他那樣法力極為渾厚之人,就這麼搖了下,全身法力也都消耗殆儘!藲夿尛裞網

咚!咚!咚!

瞬間,小小晨天鐘連響三下,形成三道波紋狀朝楊挺衝擊而去。

“什麼?諸神的祝福,你怎麼會這個神通?”林陽使出諸神的祝福隻是瞬間的事情,楊挺的長槍還冇有落下來。

他微微吃了驚,此刻那三道波紋已經向他衝來,他隻能將長槍暫時對向了波紋的方向揮去!

但是晨天鐘乃是下品道器,豈是他那把小小上品寶器長槍能夠扛得住的。

哢嚓!

在長槍掃向第道波紋的時候,長槍便被第道波紋宛如切菜般分為二。

這下第道波紋和長槍兩兩抵消,還剩下第二道波紋和第三道波紋向楊挺撞去。

“我的震天星辰槍!”楊挺大叫聲,這槍可是他無數心血製作而成,離極品寶器就差了那麼絲,居然就這樣斷了?

但是想起還有兩道波紋,楊挺也顧不得向林陽發火。

微微抬手,雄渾的法力化作長虹撞向第二道波紋。

但是毫無用處,彷彿是在撓癢癢,第二道波紋連抖動都不帶抖動,繼續朝著楊挺衝來,簡直就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神環護體!”

楊挺咬咬牙,頭頂的紫色光環形成實質,降下紫色神光,將他牢牢地護在裡麵。

波紋化劍,浩浩蕩蕩朝楊挺斬去。

“哇!”神光瞬間崩潰,頭頂的神環更是幾乎碎裂,楊挺使出渾身解數才勉強接下第二道波紋,可是已經全身重傷,口氣有進無出了。

可是就算是這樣,還有第三道波紋,他根本扛不住。

“等等!等等!”楊挺麵色驚恐,想要叫林陽停下來,他根本接不住這第三道波紋。

可是林陽也控製不了,隻能眼睜睜看著第三道波紋無情地朝楊挺斬去。

眾人是大驚失色,但是他們又阻止不了,隻能就這樣看著楊挺等死。

此時他內心想著,不知道趙玄的屍體能不能夠抵楊挺條命。

但就在這時!

“好了,到此為止吧。”道渾厚的聲音傳來。

隻見張符篆激射而來,貼在了楊挺的腦門上。

“是掌教出手了!”旁有的弟子驚喜地大喊著。

符篆貼在了楊挺的腦門上之後,猛地浮現出個大字。

“消!”

此字出,第三道波紋立刻消失無影蹤。

第三道波紋消失,符篆也徹底黯淡下來,從楊挺的腦門上脫落了下來。

儘管如此,楊挺也是嚇得不輕,剛剛他可是差點身死道消,此刻他滔天怒氣憋在心頭無處安放,立刻爬起身子,就想要朝林陽衝去。

剛剛的攻擊,他猜林陽絕無可能再次使出。

“好了,楊挺,你退下吧。”那道聲音繼續說道。

“林陽,你來我的洞府吧。”說完,道長虹從天而降化作虹橋出現在林陽的麵前,示意他走上去。

楊挺的身體頓,咬咬牙:“好好好!林陽,既然掌教發話了,這件事情,我楊挺記下了。”

“我們走著瞧!”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37章

道器之威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