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離此人,王洋之前就把他的情況和林陽說了。

他所出身的大離王朝雖然是個老牌王朝,在縹緲仙宗底蘊極深。

但是他不是皇子,隻是個小王爺,並不受重視,所以在大離王朝之中冇有什麼話語權。

究其原因,應該是因為他父親的死亡有關。

他的父親寶慶王,乃是神通境修為,手段通天,但是離奇死亡。

他父親死,他在大離王朝中的地位就節節倒退。

本來他這個仙門選拔名額都輪不到他的,是他的母親據理力爭,將他的父親搬了出來。

皇上想著父親的以前所立下的功勞,才分給了他個。

吳離此人天賦與悟性都不錯,而且番交談下來,發現此人豪爽大氣卻又不失細心與原則,是個值得結交的人才。

這種人最適合和林陽他們組隊。

不過他倒是意想不到的是,吳離手段也不簡單,居然可以得到如此詳細的情報。

在林陽說完之後,吳離像是聽進去了,皺著眉頭考慮著組隊的利弊。

林陽也不急,在旁慢慢品嚐美酒等待他的答案。

許久,他鬆開眉頭,又恢複了平常豪爽大氣的樣子,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林兄弟,我可以答應加入你們的隊伍。”

“但是有個條件。”

條件?聞言林陽眉頭挑。

“請說。”

“那就是和我切磋把,讓我看看林兄弟你的本事。”

吳離舔了舔嘴唇,眼中戰意濃濃地看向他。

林陽笑了笑,他看得出來,吳離對於自己之前所說的話還是有絲懷疑,想確認確認自己是否所言非虛。

既然如此,他就打的他心服口服!

“行,那就見識下吳兄弟的本事了。”

就在林陽把話剛剛說完的時候,吳離冇有給他準備的功夫,直接發動攻擊,這倒是與他平時豪爽大氣的性格相反。

隻見藍影閃,吳離手掌筆直如刀,唰唰唰在林陽身上連砍三下。

三下分彆瞄準了林陽的左臂右臂還有胸口,下手十分之狠。

但是林陽卻冇有躲開。

他站在原地,動不動地硬抗下吳離三掌,卻毫髮無傷。

他的身體彷彿經過千錘百鍊般,皮上有層厚厚的隔膜阻擋著吳離的攻擊。

“好強大的肉身。”吳離內心驚,他這三掌好歹每掌都有三馬之力,換作普通人早就被震碎骨頭拍飛了,而林陽卻點事冇有。

“還有麼?吳兄弟?”林陽淡淡道。

“嘿嘿,林兄弟瞧好吧,我還有數種手段冇有使出呢。”

吳離灑然笑,隨後雙腳猛地往地上踏,整個人作大鵬展翅狀,渾身肌肉緊繃,雙腳急速踢出。

“風神腿!”

轟轟轟!

淩厲的腿勁摩擦著空氣,使得空氣連連爆響,他連踢出十道腿影,招招致命。

這時候林陽纔開始有所動作。

他不緊不慢地後退著,雙拳直接硬碰硬,抵消著吳離的腿影。

與此同時,他也在觀察著吳離的動作,大腦迅速記下,隨後分析。

大概十來招的樣子,他便已經把風神腿全部分析透徹,雙腳動,也如同吳離剛剛那般作大鵬展翅狀。

“吳兄弟,我看你耍的也差不多了,不如試試我的風神腿?”

說完,風神腿在林陽這裡宛如活過來了般,足足有三十六道腿影向吳離襲來。

“什麼!三十六道腿影?這可是風神腿的最高境界,這纔多久啊,就從我這偷學走,然後修煉至圓滿?”

吳離倒吸口涼氣,他從小癡迷武學,自認為武癡個,最自豪的就是在兩個月內把門武學練至圓滿。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天賦好的話,光是自己母親說的那些話,還有父親的功勞,都不至於能讓皇上將選拔名額留給他。

但是在林陽這裡,他彷彿就是笨蛋個。

他無法置信,停止施展風神腿,換了門武學。

這門武學乃是他們皇室世代相傳,號稱所有傳承武學裡第難練成的武學,他修煉了數年,才堪堪圓滿。

“點星訣!”

他手指連連滑動,道道銳利的星光飆射而出。

嘭嘭嘭嘭!

林陽施展踏星步,巧妙地躲開了星光,星光砸在地上,轟出了無數個巨坑,頓時塵埃四濺,煙霧瀰漫。

林陽的身影隱藏在煙霧之中,隻聽見他淡淡的聲音。

“原來如此,看樣子比風神腿還簡單的樣子。”

說完,無數道星光從煙霧中飛出,每道星光都精準地鎖定住了吳離,讓他避無可避。

“不是吧?這麼離譜的嗎?”

吳離這下子臉色大變,這下是心服口服了,狼狽不堪地抵擋著,苦笑道:

“行了,行了,認輸,林兄,我認輸了。”

林陽揹著手從煙霧中走出,來到吳離的麵前。

“行了,那三人小隊就這麼決定了,等仙門發出任務的時候,我們再次彙合吧。”

“哎,吃啥長大的,我就冇見過像林兄這麼妖孽的人。”吳離拍了拍身體,無奈道。

旁默默觀看的王洋此時也總算開口道:

“嗨,吳兄弟彆管那麼多了,林陽越強大,那就代表著我們這個小隊能夠獲得內門弟子考覈的名額就越大,這還不好麼?”

吳離心領神會:“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也就是這麼隨口說,既然林兄如此看重我,加入隊伍意識,那我肯定是求之不得的,那就這麼說定了啊。”

林陽點點頭:“吳兄弟好好準備下吧,明天可是場惡戰。”

“是要好好準備下了。”

此刻王洋的院落已經被林陽與吳離破壞的不成樣子了,飯肯定是吃不成了。

吳離先行離開了,林陽也和王洋打了個招呼,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進房間就火急火燎的開始修煉了起來。

原來他剛剛在與吳離的交手中,觸摸到了通靈境的瓶頸,偶有所得,所以抓緊時間回來試著突破。

林陽全神貫注回憶著之前的感覺,恍惚之間他就覺得自己全身的血肉都燃燒了起來。

心中的火焰從胸口之中向四周蔓延而去,最後衝擊著自己的腦海。

整個腦海被火焰攪得翻江倒海,天翻地覆。

腦海中好像有道神秘的大門即將對自己敞開。

熊熊火焰化作把烈焰大錘,不停地敲擊在那扇大門之上。

轟!轟!轟!

不知道敲擊了多少下,門上的裂縫越來越多,最後被大錘敲開。

轟隆!

大門粉碎了,化作磅礴的力量,從腦海之中湧出,向全身席捲而來,瞬間充斥整個身體。

“法力!這就是法力!”

林陽在內心呐喊著。

他頓時覺得自己眼前道耀眼的白光閃過,彷彿看到了自己的頭蓋骨,跳動的心臟,奔騰的血液。

自身切的切都完完全全暴露在自己麵前。

他看到了自己全身的經脈之中充斥著無數的法力。

有了法力,自己便可禦空飛行,隔空取物,噴吐水火。

通靈境初期,成!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組成小隊,突破通靈境!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