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林陽又如法炮製,用同樣的辦法對付那個老道人。

果然如同那個女子般,老道人連十分鐘都撐不住,就把他所知道的全盤托出,說完就副生不如死的樣子同女子癱在那裡,隻求林陽能給他們兩個個解脫。

地獄冥火對於他們簡直就是天然的剋星,而林陽又偏偏控製住了地獄冥火的威力,使得他們不停地遭受靈魂上的折磨,這比死還要難受。

林陽還未打算取走他們的性命,隻是暫時先將他們封印起來,然後讓應化元幫忙看住他們,自己則去找尋吳離。

“血靈珠啊,嘖嘖嘖,這個魂宗可真不得了啊。”就在林陽找尋的過程中,雲天君突然跑出來。

“雲前輩,你知道這血靈珠?”

“看來這個魂宗不簡單啊,居然想要煉製血靈珠。”

“想要煉製血靈珠,很簡單,隻需要獻祭億生靈的生命便行了。”

億生靈?!林陽雙眼瞪大,嘴巴驚訝地微張。

整個大楚王朝的全部人口加起來也就個億左右而已啊。

煉製顆血靈珠,豈不是說要獻祭個王朝?

想到這裡,連他都忍不住內心發寒。

不愧是魔道宗門,行為處事上,太過瘋狂了。可是林陽卻想不明白,這個血靈珠究竟有什麼用,會讓魂宗下如此血本。

當他問向雲天君的時候,雲天君卻說:

“想要知道血靈珠的真正秘密麼?2萬編輯點。”

林陽:“哇靠,原來你在這等著我呢?”

自己的身世萬編輯點,想要補全劉衝殘缺聖級功法又要編輯點,永恒聖仙傳承的下落又要萬編輯點,現在血靈珠的秘密又要2萬編輯點。

林陽隻感覺自己的錢包越來越癟。

搖了搖頭,林陽將這些事情全部拋到腦後,他此行的目的,主要還是過來尋找吳離的下落。

之前在老道人的口中,林陽知道吳離和其他反抗他們的修士被他們關在了地牢之中。

地牢之中有著能夠遮蔽精神力探查的陣法,林陽根據老道人所說的位置,很快就找到了地牢,看到了被關在裡麵的吳離,此刻他蓬頭垢麵,身上滿是傷痕,奄奄息地躺在間牢房之中。

他這次回到大離王朝,也是因為之前林陽問他,有關山穀的事情,自己雖然不太清楚,卻也暗自將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

回來之後,他便覺得有些古怪,但是他冇有林陽他們厲害,能夠直接看出那環繞在上空的黑氣。

後來等到他發現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那女子和老道人立馬就對自己雷霆出手。

雖然吳離有著神通境的修為,可是他並冇有林陽這麼逆天,對上陰陽境的女子和老道人,他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但是在交手的過程中,對方似乎也察覺到自己身上的王級功法,畢竟王級功法也不是大白菜,他們想要威脅自己,將王級功法交代出來。

可是無論他們怎麼威脅,自己都冇有說出來。

所以往後的每天自己都會被他們嚴刑拷打,他們想要藉此摧殘自己的精神。

他們就等著自己精神崩潰的那瞬間,在自己體內種下蠱,藉此控製自己,向他們吐露出王級功法,幸虧林陽終於趕到了。

“林陽!”吳離看到突然出現的林陽,原本灰暗的眼睛重新燃起希望的亮光,連忙起身。

其他原本已經躺在等死的修士看到了林陽,也紛紛起身向他求救。

“好了,我現在就救你出來。”看到吳離這個樣子,林陽的臉色也是十分難看。

大掌拍,就將吳離包括其他幾間牢房全部拍碎,將裡麵的人全部解放了出來。

那些人出來便四散逃離,林陽對他們的去向也並不在意。

他帶著吳離返回大殿,在看到被封印住的兩人時,果不其然的,吳離的臉上露出了仇恨的神色。

但是很快的,他就冷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吳天敵等人的古怪,稍微探查番後便麵色大變:

“這.....他們全都死了!”

“不錯,他們已經死去,現在的軀體完全被蠱所控製著。”林陽點點頭。

“現在幕後主使也已經被我所製服,他們的身體裡麵的蠱也就無法再繼續控製他們了。”

“隻不過看來大離王朝的大部分人,全部都死在了這兩人的手上。”

吳離聽到這裡冷汗直流,幸好自己之前聽從了林陽的意見,提前將自己家族的人全部轉移到林陽的王家之中,自己的家族這才免除了難。

聽林陽這麼說,幾乎所有在大離王朝的皇室子弟,全都被老道人和那個叫鳳靈的女子通通殺死之後用蠱給控製住了。

要不是自己意外回來的話,他們的計謀或許就要得逞了。

而且得知他們利用大離王朝屠殺自己國家數千萬人之後,吳離更是破口大罵,如果不是林陽阻止他的話,他都恨不得就要將這兩人當場斬殺。

“照你所說,他們屠殺我大離王朝數千萬人,是為了煉製什麼血靈珠的話,那血靈珠現在在哪?”吳離回過神來,趕忙問道。

林陽神色冰冷,撇了眼昏迷的二人:“據他們自己所說,血靈珠已經在昨天送回了魂宗。”

“行了,這件事情牽扯太大,我已經傳音給歲劍真人他們,此事便交由他們來解決吧。”

“而且在這裡還有許多隱藏起來的魂宗弟子,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將他們全部揪出來再說。”

說罷,林陽冇有絲毫停頓,不給吳離反應的機會,便消失在原地。

隨後在王朝各處,無數慘叫聲響起,隻見個個魂宗弟子麵帶驚慌,紛紛飛出,準備逃離。

可是他們的身子剛飛出,立刻就有道冷哼迴盪,他們的身子個個瞬間被股無形的力量給壓碎了。

突如其來的幕,驚動那些臉懵逼的平民百姓,他們個個驚慌逃離,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本能地躲回了自己的家中。

直到將所有藏匿在大離王朝之中的所有魂宗弟子都消滅了之後,林陽才麵無表情地飛了回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7章

救出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