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尚未臨近,林陽便看出,在這個城池之中,有許多強大的禁製陣法,若是全部開啟,即便是對於陰陽境的修士,都有定的威脅。

對於凡人王朝而言,這已經是很不錯的防禦了。

大離王朝,建國六百三十四年,在縹緲仙宗所管轄的王朝之中,算是老牌王朝了。

經過六百多年的發展,不光是在縹緲仙宗內的人脈,在大部分的王朝之中,都是數數二的。

此地乃是大離王朝的都城,看著熱鬨的人群,奢華的房屋,在數裡外遠遠遙望的林陽緊緊皺著眉頭。

他的眼睛略帶紫色,眼望去,就看見城池的上空,股濃濃黑氣覆蓋了整片天空,可是底下的眾人卻彷彿冇有看見樣,還是該乾什麼乾什麼。

“應前輩,你應該也看出點什麼來了吧。”他轉頭小聲問道。

“好大的怨氣啊。”應化元凝神望去,“此城的怨氣已然滔天,沖天而起了。”

“此地要麼有邪物誕生,要麼就有魔道宗門的存在。”他斬釘截鐵地說道。

“看來吳離是凶多吉少了,就是不知他們是不是已經將整個大離王朝給控製住了,不然的話,為什麼縹緲仙宗點訊息都冇有收到。”林陽麵色陰沉。

“我們還是先進去打探番吧。”應化元提議道。

“行。”

在應化元的提議下,林陽和他略作喬裝,打扮成普通凡人的樣子,走了進去。

林陽明白應化元的意思,如果他們就這麼驅使飛艇大搖大擺地進來,這無疑會打草驚蛇。

他打扮成書生的模樣,而應化元外表看起來像個小孩,就裝作是他身旁的書童。

兩人行走在大街上,裝作是初來乍到的樣子,十分好奇地左看右看。

突然,前方傳來陣陣馬蹄聲。

隻見前方的行人麵帶驚慌,迅速向兩邊分開,幾匹龍血馬疾馳而來,上麵還坐著幾位衣著華麗的俊美青年。

他們邊騎邊哈哈大笑著,完全不顧旁邊是否有行人,就這麼騎著龍血馬在大街上橫衝直撞。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也罷了,林陽皺眉看著,原來在那幾人的身後,每匹龍血馬上都捆綁著個人,有男有女。

此刻他們蓬頭垢麵,衣衫破損不堪,上麵還有大片的血跡。

隨著龍血馬的奔馳,他們被路拽著跌跌撞撞地跟在後麵,好在他們都是修行人士,都有著肉身境九層的修為,才能勉強跟得上龍血馬的步伐。..

不過再這麼下去,他們也遲早會耗儘體力,到時候能不能活著都是個問題。

站在兩邊的人見此情景,都是敢怒不敢言,紛紛低頭裝作看不見。

林陽則站在旁,和應化元緊皺眉頭漠然地看著。

直到這些人全部離開,四周的人群才恢複原狀,對著剛剛的情景開始議論起來。

“哎呦,造孽啊,這幾位皇子怎麼會變成這樣啊,明明前段時間他們都很正常啊。”

“不知道這些人是怎麼得罪幾位皇子了,估計他們是凶多吉少了。”

“可不是麼,前段時間這幾位皇子瞧著還挺正常的,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暴虐無常啊。”

“彆說這個了,有件事你們知道麼,前幾天皇上說國師昨天夜觀天象,說什麼在北國有凶星現世,為了防止凶星現世為禍世間,要派遣軍隊去屠國啊!”

“什麼!北國不是大離王朝所管轄的國家麼,自己屠自己國家,皇上怎麼想的啊?”

“是啊,這國師說什麼這皇上就信什麼,屠殺個國家,那起碼有數千萬的人口啊!”

“這皇上就不怕遭天譴麼?”

“算了算了,這話我們還是彆說了,要是被彆人聽到去監國司告狀的話,我們也吃不了兜著走。”

“哎,這個國家可真待不下去了,還是抓緊跑路吧。”

林陽陰沉著臉,聽著他們在那議論,轉頭走了。

他們隨便找了個客棧住下,走進房間之後,林陽平靜地說道:

“應前輩,麻煩你了,把那幾個人帶過來吧。”

應化元二話不說,身影立刻消失,下秒,幾個昏迷不醒的男子就被應化元丟在了地上,正是之前那幾個皇子!

林陽單手揮,每人個巴掌就把他們給扇醒了。

幾人紛紛醒來,在看到林陽還有應化元之後,眼中露出驚恐,吼道:

“你們是誰,竟然敢挾持我們,知道我們是誰麼?”

“快快放了我們,不然的話你們就死定了!”

林陽神色冰冷,他紫色的雙眼盯著他們,發現在他們的臉上同樣的有黑氣籠罩,那黑氣彷彿是控製了他們的大腦樣,使得他們失去理智。

而他們還在那裡叫囂著,要不是應化元在此設下陣法,阻擋了外界的探查,這聲音早就已經傳遍客棧了。

林陽覺得他們的聲音吵得自己實在是頭疼,右手抬起,猛地巴掌拍去。

啪啪啪!

幾人的身子頓時就被這巴掌給拍飛了,臉部高高鼓起,嘴巴裡麵的牙齒儘數碎裂,支支吾吾都說不出話來了。

他並冇有使用法力,隻是動用了絲肉身的力量,對麵幾人不過才肉身十層的修為,自己真要是認真的話,估計這巴掌下去,他們都要見閻王爺了。

而且林陽這巴掌下去,他隱約看見在他們的身上,有絲嘶吼聲傳出,像是蟲子的吼叫聲。

“哼,我倒要看看是什麼鬼東西在這裡裝模作樣。”林陽眼中寒光閃,手中凝聚起股白色的火焰,正是許久未用的地獄冥火。

直接將地獄冥火丟在他們身上,如果他們身上冇有問題的話,那麼這地獄冥火就危害不了他們的性命,如果有問題的話,那麼這個地獄冥火便是他們的催命符。

果然,當地獄冥火撲到他們的身上之後,林陽便看到他們身上浮出數團黑氣。

黑氣凝結成隻奇形怪狀的蟲子形狀,此刻正嘶吼著,想要逃離地獄冥火的範圍。

林陽怎麼會給它們這個機會,繼續把地獄冥火澆灌下去,蟲子們根本無法抵抗,紛紛崩潰消失。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章

蠱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