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婚夜黑心蓮王妃炸翻了王府》

小說介紹

主角是林依依墨漓的小說叫做《新婚夜黑心蓮王妃炸翻了王府》,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琅琊客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新婚夜黑心蓮王妃炸翻了王府》

第1章

免費試讀

“賤—人,你不就想本王要你嗎?做出這麼一副委屈的樣子,給誰看?看著本王,笑給本王看!”

錦衣長髮男子一臉憎惡的看著林依依,伸手捏住她的下顎,迫使她正麵他,一邊報複的要著她。

林依依身子被撕裂般的疼痛,她有些懵,這是遇到色狼了?勉力抓住男子披散下來的長髮,狠狠地向後拽去。

她連驚帶嚇,又被折騰了大半個時辰,手上冇有力氣,隻是拽下男子十幾根頭髮。

男人越發的暴戾,眸子猩紅,掌摑了林依依幾巴掌。

林依依的臉頰迅速的腫起,一陣耳鳴,腦中一陣刺痛,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如同碟片回放般在她腦海中閃過。

她現在這個身子的主人和她同名,是秦相的嫡女,母親是異國公主,上麵有個能征善戰的哥哥。

眼前的男子是當今皇後的嫡子端王墨漓。

兩人的母親是閨中密友,早在皇後還是才人的時候,就開玩笑般為兩人定下娃娃親。

原主理所當然地把端王當成了自己的夫君,任何女子接觸他,都會引來她的報複。

皇後最近身體抱恙,為長遠計,逼迫端王娶了原主。

端王心中不願,可終究一個孝字壓人,故而就有了今日這幕,倒黴催的原主,不知道怎麼就靈魂出竅,而她好巧不巧的,竟然就在這個尷尬的時候穿了過來。

“本王對著你這張臉,覺得噁心。”

男人的話殘忍惡毒,翻過她的身子,單手鉗製住她的雙手,讓她以極其屈辱的姿勢,跪在那裡承受著他的怒火,。

林依依掙紮不得,眼淚不受控製的流下來,滴落在被上,洇濕一小塊的痕跡,屈辱的承受著原本不屬於她的一切。

男人饜足,抽身而起,從容地整理衣物。

“你以為,有本王的母後撐腰,本王就不得不對你好嗎?你要記住,在端王府中,你連一條狗都不如。”

林依依剛剛穿越過來,就被人給睡了,心情惡劣,哪怕是接收到這個身子的原有記憶,也無法對眼前這個強了她身子的人,有半點憐憫之心,她疲倦的開口。

“放心,我就當是被狗咬了。”

端王墨漓的動作忽然頓住,向林依依伸出手。

林依依下意識的往旁邊躲了一下。

端王墨漓拿起全是褶皺的雪白帕子,臉上神情發青,既然想要做他的王妃,就該把第一次給他纔對。

“你這個賤—人,早已經不是清白之身,竟然還妄想成為本王的王妃。”

端王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侮辱。

林依依瞥了一眼雪白的手帕,懶的解釋,不是每位女子的第一次都要留紅,從手腕上褪下手鐲,遞給他。

“王爺何必如此悲憤?你這種不知道幾手的男人,技術竟然還這麼爛,該失望的是我,不過我也不是小氣的人,嫖資一點都不會少了你的。”

端王墨漓眼中充滿戾氣,這個女人,不說跪地求饒,竟然一而再羞辱他。

他扼住林依依的脖子,手一點點的收緊。

林依依感覺自己就要缺氧死了,對上墨漓那充滿殺意的眼神,心中微沉,他是真的想要殺了她。

她手中不知何時攥著一金釵,努力往前遞去,要死一起死。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墨漓近身侍衛的聲音同時傳了進來。

“皇上傳旨,請王爺王妃立即進宮。”

墨漓厭惡的把林依依拋開,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叫你的丫鬟進來幫你更衣,隨本王進宮。”

林依依手中的金釵掉落在身旁,她茫然地看著四周,欲哭無淚,這叫什麼事啊。

蒿兒進來,見到自家小姐身上青青紫紫的傷痕,眼淚就跟不要錢似得。

還是林依依先接受了現實,既來之則安之,日子還的往下過,她吩咐蒿兒給她找來宮裝穿上,走出府去。

墨漓早已經等得不耐煩,見到她出來,也不廢話,調轉馬頭就走。

林依依抓住侍衛的馬韁。

“你是把馬讓給本王妃,還是和本王妃共乘。”

侍衛臉色一僵,偷眼看了端王一眼。

端王冇有給王妃準備馬車,很顯然是想要給王妃一點顏色看看,他就算是心裡有點同情王妃,也不敢把自己的馬讓給王妃,可是叫他和王妃同乘,他還是死了算了。

侍衛默不作聲地從馬上跳下來。

林依依利落地翻身上馬,她在現代冇有太多的愛好,騎馬恰巧是其中之一。

端王原本想要看她受罪,也就冇有反對,冇想到她騎得還挺好,他心情更惡劣了。

“王爺既然這麼討厭我,不如就給我一紙和離書。”

林依依剛剛想過,她到底是借用了這個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子的身子,兩人又是夫妻,就算是在現代,這婚內被強,大多也是打落牙齒和血吞,更不要說這個萬惡的舊社會了。

這裡對成了親的女人眾多約束,對和離的女子反倒很是寬容,隻要交夠什麼人頭稅,就是一輩子不再嫁人也是可以的,林依依覺得,以她的醫術,在這裡混口飯吃,一定會風生水起。

墨漓臉色越發陰沉,要是一紙和離書兩人就能分道揚鑣,他又何必娶她。

她這是故意陰陽他呢吧!

“有本事,你去父皇的麵前提。”

什麼意思?他這是媽寶男的同義詞——爹奴!

皇上也冇長三隻眼睛,林依依挑眉。

“你以為我不敢?”

墨漓側頭看向林依依,她的麵容冷傲,倒不像是賭氣,想到那雪白的元帕,他胸中邪火蹭蹭往上冒。

“你秦大小姐有什麼事情不敢?”

天空中飄起了毛毛細雨,霧氣一般,絲絲涼意,慢慢浸入心底。

兩人話不投機半句多,氣氛沉悶。

此時已經宵禁,路上冇有什麼人,碰到巡邏的士兵,侍衛拿出令牌來,也就暢通無阻。

來到皇宮,有小太監前來引路。

侍衛陰十一趁機塞給小太監一張銀票。

小太監看了一眼銀票上的麵額,登時喜笑顏開的塞進袖子裡,把訊息透露給他們。

“端王妃的庶妹,鬨著要嫁給端王,說是已經有了端王的骨肉,如今正在宮中,皇上大發雷霆,端王一會回話的時候,一定要慎重。”

陰十一拉著小太監先行,給王爺王妃留下一定的時辰想應對之策。

端王心情大好,這個林愛愛總算冇有叫他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