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初夏麵頰一紅,瞪視了傅墨霆一眼,“這種話,你怎麼可以說的那麼順溜?一點都不沾邊。”

傅墨霆摟著寧初夏的肩頭,“我就是突然想到了這個詞。”

寧初夏咬著脆脆的蘋果,含糊不清的說,“以後最好不要說,跟你的氣質不搭。”

傅墨霆好奇的問寧初夏,“你覺得我的氣質適合說什麼話?”

“你紳士有風度,應該說有涵養,溫文爾雅的話。”

傅墨霆咧唇輕笑出聲,“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寧初夏突然就將她咬了幾口的蘋果塞在了傅墨霆的嘴裡,“你也吃幾口,這個蘋果蠻甜的。”

就這樣,傅墨霆和寧初夏一直坐在天台上,聊了很久,直到寧初夏在傅墨霆的懷裡睡著。

傅墨霆才攬身抱起她,回了宮殿。

次日。

寧初夏一覺睡醒的時候,已經到了中午。

她看著婚房裡,裝修奢華的一切,眼底全是濃濃的愛意。

身側的枕頭上,胡亂的丟著男士浴袍,無不告訴寧初夏,傅墨霆昨晚一直在陪著她。

肚子餓的咕嚕咕嚕的叫了幾聲,寧初夏快速洗漱好就下樓。

樓下三個孩子你追我趕,玩的正歡騰。

傅墨霆就坐在客廳裡,一邊喝咖啡,一邊看報紙。

寧初夏很意外,“怎麼隻有你們幾個?”

昨晚宮殿裡好多人,都是從萬神族趕過來,參加他們的婚禮。

嘟嘟朝寧初夏跑過來,撲進寧初夏的懷裡,“媽咪,他們都回去了。”

寧初夏剛想要抱嘟嘟起來,傅墨霆及時阻止嘟嘟說,“嘟嘟,來過來爹地這邊,媽咪現在不能抱你。”

嘟嘟也是習慣了,聽到爹地的話,她就主動跟寧初夏保持出距離來。

傅墨霆走過來,抱起嘟嘟。

嘟嘟看了眼傅墨霆,“我知道了,下次我肯定會小心。”

傅墨霆看著寧初夏,“他們都回去了,隻留下我們一家,你應該餓了,我先陪孩子們坐坐,我去幫你弄吃的。”

難得傅墨霆這麼勤快體貼,寧初夏點頭道:“好。”

很快傅墨霆就放下嘟嘟,去了廚房。

但是,寧初夏還是不放心的跟著傅墨霆過來。

她很清楚,傅墨霆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以前從冇做過飯。

他還真的很好奇,他能做出什麼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