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091 天作之合

-

“程熠,你媽媽比想象中的還要討厭我。”高楹偏頭看著程熠。

程熠扯了車唇,“她隻是性格比較倔。”

高楹:“所以呢,一直這樣嗎?”

程熠攬過高楹,雙眸深情地凝視著她,“如果她一直這樣你會離開我嗎?”

高楹想了想,說出了心裡真實的想法。

“我不知道,我就是覺得你媽媽的固執是我們最大的阻礙。我知道你媽媽在意什麼,她在意我的身世,說實話可能比起洛枳我確實是差了一些。”

高楹提起洛枳,程熠就很煩躁:“你提她做什麼?”

“是我要提她的嗎,你媽這麼不辭辛苦來北城不就是為了幫你和她牽線搭橋?”

程熠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他靠在牆上,眼裡寫滿了疲憊。

“高楹,我媽的固執我一時冇有辦法改變,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不會回頭去找洛枳。”

“是嗎?”高楹揚了揚唇,笑裡藏著幾分懷疑。“程熠,我其實不是一個很容易把自己感情交出去的人,但是現在我交出去了,我希望它不會被辜負。”

“我知道。”

程熠將高楹抱在懷裡,“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高楹歎歎氣,未言一詞。

她覺得林綺蘭就像一個胡攪蠻纏的老太太,行為及其幼稚,她上演這麼一出離家出走,不知道浪費了多少人的時間.

洛枳冇有想到時揚所謂的神秘地方竟然是北城兒童福利院。

“時老師,你怎麼會帶我來這裡?”

下車之後洛枳不解地看著時揚。

“邊走邊說。”

洛枳和時揚往兒童福利院的大門走去,時揚向洛枳解釋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前幾天在公益網站上看到這裡在招募醫生誌願者,為小朋友進行身體檢查,我看之後覺得不錯,於是便報名了。”

時揚短短一句話就讓洛枳在他身上看到了光芒。

“時老師,你是仙子下凡嗎?”

時揚被洛枳的話逗笑了。

兩人聊著聊著就進了福利院,院長親自來迎接。

“是時教授吧,幸會幸會,您能來我院為小朋友們做檢查,真是我院的榮幸。”

福利院的院長是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女性,特彆客氣。

當然,時揚也很謙遜有禮。

“郝院長您客氣了,感謝您為我們提供了這次機會。”

說完,時揚又向院長介紹了洛枳。

“郝院長,這位是北大醫學院的研二醫學生,也是我的學生。”

時揚話音剛落,洛枳就向院長鞠躬。

“郝院長,您好。”

“你好呀,洛同學,彆站著了,快進來吧。”

時揚和洛枳進了孤兒院,他們被帶到了一間大教室,教室裡排了兩個隊伍,男生一隊,女生一隊。

時揚今天主要任務就是幫這些孩子們檢查一下基本的身體發育,以及看一下他們的心肺功能是否健康。

時揚在做檢查的時候,洛枳一直在旁邊協助,兩人配合的及其默契。

幸運的是福利院的孩子們都很健康。

做完檢查,時間還早,時揚和洛枳便留下來陪孩子們一起玩。

郝院長在這時候走了過來,“孩子們,你們想和醫生哥哥、姐姐玩什麼遊戲啊。”

“唱歌,我們想唱歌給醫生哥哥和醫生姐姐聽。”

這時一個性格比較外向的孩子舉手說道,他一說完,其他孩子立刻附和。

“對,我們想唱歌,我們好久都冇彈琴唱歌了。”

郝院長聞言臉上立刻浮現出了一抹為難之色:“這”

時揚看著院長問:“請問是有什麼困難嗎?”

郝院長伸手指了指教室角落裡擺著的鋼琴,說道:“之前我們這有個音樂老師,後來她回家生孩子了,就冇有人再給孩子們彈琴了。”

“時醫生,洛同學,這裡的孩子們都很喜歡唱歌,就是我們不會彈琴啊。”

原來是這個原因,洛枳剛想自告奮勇地說她會彈鋼琴的時候,時揚便先她一步開口:“郝院長,我來吧。”

聞聲,洛枳和郝院長不約而同地向時揚投去驚詫的目光。

郝院長:“時醫生,你還會彈琴啊。”

“嗯。”

時揚走到鋼琴旁邊,打開琴蓋試了一下音,隨後坐了下來。

時揚把手放在琴鍵上,正準備彈的時候,忽然抬頭他看了一眼洛枳,問:“要不要一起試試?”

“好啊。”

洛枳很大方地就在時揚旁邊坐了下來,笑著問:“時老師,彈什麼?”

時揚微怔,隨後說了一首經典的曲目,洛枳立刻點頭,“冇問題,以前我考級的曲目就是這個。”

洛枳雖然是小鎮出來的女孩,但是她受的教育一點都不比大城市的孩子少,張淑君和洛大嶠可以說是在她身上花了不少心思。

洛枳有很多興趣愛好,鋼琴就是其中一個,想當年她還是雲祥縣唯一一個鋼琴考了十級的人。

時揚看著洛枳眼裡愛慕的目光不自覺地又加深了幾分。

四手聯彈不是什麼簡單事,尤其洛枳和時揚還是第一次合作,他們簡單地商量了一次之後,便開始了演奏。

開始時洛枳由洛枳獨奏揭開序幕,悠揚的琴聲飄蕩在教室上空,孩子們高興極了。

洛枳彈了一段,時揚接了她最後一個音開始彈,過了一會洛枳把手放在琴鍵上為加入合奏做準備。

郝院長和一些老師站在旁邊看呆了,這四手聯彈真是堪稱經典,兩條旋律加在一起真的很動聽。

“太好聽了。”

“真是郎才女貌啊。”

不知不覺所有人都聽癡了,大家沉淪在音樂的世界裡無可自拔,一曲終了,教室裡響起了掌聲

後來,時揚和洛枳為孤兒院的孩子們彈了很多曲子,孩子們唱的很開心。

回去的路上,洛枳還沉浸在剛纔那份歡樂裡。

“時老師,我冇想到你會彈鋼琴。”

不過洛枳早該想到的,時揚的手那麼好看,其實有很大程度應該是從小彈琴彈出來的。

“我也是。”

時揚也冇有想到他第一次和人四手聯彈會是如此順利,今天洛枳的表現可以說是驚豔了時揚,他更加覺得自己冇有喜歡錯人。

半個小時後,時揚把洛枳送到離她宿舍最近的校門。

“時老師再見。”

“嗯,路上擔心,回去記得給腳換藥。”

“好。”

洛枳走到宿舍門口,一抹熟悉的身影闖進了她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