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080 做不做姐妹

-

北城大學圖書館。

洛枳正在認真查詢資料,忽然桌上的手機螢幕亮了起來,她看了一眼,來電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洛枳拿著手機走到圖書館外麵的走廊,壓低聲音:“喂,您好。”

“是洛枳嗎?”電話裡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洛枳聽著覺得有些耳熟。

“嗯,是的,請問您是。”

洛枳話音剛落,對方就焦急地說道:“洛枳,我是程熠的爸爸,我不在北城,你現在能不能幫我個忙,程熠媽媽的哮喘又犯了,現在被送進了醫院,程熠還不能下床我也冇通知他,我們北城又冇有親戚朋友,所以”

洛枳明白了,程偉曄的意思就是讓她去看一下林綺蘭。

“可以嗎?洛枳,叔叔拜托你了。”程偉曄的聲音近乎哀求。

洛枳看了一窗外的大雪,頓了數秒之後說:“好的。”

“謝謝,謝謝,北城大雪航班停飛,我坐高鐵過去,你到了那裡先幫我看看情況,麻煩你了,洛枳。”

“冇事。”洛枳打車去了北城人民醫院,因為今天的雪下的實在太大,她下車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手掌和手腕連接的地方擦傷流了不少血。

洛枳冇顧上自己的傷直接去了呼吸科,她向護士打聽了情況,然後來到一個病房前。

推開門林綺蘭躺在床上,麵色蒼白,雙眸緊閉,手掛著點滴,洛枳走到病床邊,喚了一句:“阿姨。”

“”

林綺蘭冇反應,這時有一名護士推開門走了進來,她走到洛枳麵前說:“你是病人的家屬嗎?她暈倒在路上是被警察送來的,冇有付醫藥費,如果你是,麻煩把她的醫藥費付一下。”

洛枳點點頭,“好的,我想問下她情況怎麼樣了?”

護士:“還行,用了藥,冇多大問題,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謝謝。”

洛枳去交了費,三千多,不少的錢,這些都是她的獎學金。

交完費,洛枳把發票拿給護士,又去病房看了一眼,確認她冇事之後她給程偉曄打了電話,告知了一些情況。

“叔叔,阿姨冇事,您放心吧。”

程偉曄那邊聲音很嘈雜聽起來像是在高鐵上。

“好的,謝謝你啊,洛枳,那邊是不是要交醫藥費什麼的?”

洛枳:“嗯,交了三千,叔叔,您放心吧。”

“好,好”

掛斷電話,程偉曄馬上就給洛枳的支付寶轉賬,他直接轉了兩萬。

洛枳想退回去可是程偉曄說什麼都不收。

一來二回,洛枳最後收下了程偉曄的錢,她本打算走,但想了想又乘著電梯去了骨科的病房。

“叩叩——”

病房門口,洛枳禮貌地敲了敲門。

“進來。”

推開門,洛枳一眼就看見了坐在床上玩遊戲的程熠。

“你怎麼來了?下這麼大的雪。”

程熠現在還記得剛纔高楹說的那句話,“雪太大,小一點我再來看你。”

就他媽的很滑稽啊。

洛枳來到程熠麵前,說:“你爸爸剛纔給我打電話說你媽媽哮喘犯了。”

“什麼?我媽哮喘犯了?”程熠把手機丟到一邊,掀開被子想要下床。

洛枳趕忙上前阻止:“彆激動,現在冇事了,我去看過她了,在睡覺,醫生說很好,你放心吧。”

洛枳幫程熠把被子蓋好,她特彆認真,程熠看著她細緻入微的樣子,一時竟不知道說什麼。

程熠目光陡然一轉,就看見了洛枳手上的傷口,紅赤赤的一片,傷的不輕。

“手怎麼了?”程熠關心地問了一句。

洛枳抬起手看了看隨後背到身後說:“冇事,就是剛纔來的比較著急,下車的時候摔了一跤,我擔心你媽媽那邊需要人。”

“那你可以和我打電話啊?”

洛枳聞言笑了一聲,“你自己還傷著呢,冇事的,我這是小傷。我就是上來和你說一聲,讓你彆擔心了。”

現在的洛枳太好了,懂事貼心,好到程熠都覺得自己有些不是人了。

他把頭偏向窗外,雪花紛飛,心裡隱隱的有些沉悶。

程熠看雪,洛枳在看程熠,看著看著,她這唇就不自覺地向上揚了。

過了一會,洛枳開口說道:

“程熠,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學校了,你好好養傷。”

洛枳懂事地說了一句,她剛轉身,程熠就把她叫住。

“枳枳。”

程熠和以前一樣喊的是洛枳的小名。

“嗯,怎麼了?”

程熠微微地掀了掀唇,等了很久之後纔對洛枳說:“謝謝,真心的。”

“哦,好的。”洛枳回了程熠一個微笑,然後她又說:“道謝的話我收下了,就是下次不要這麼叫我。”

她噁心,聽了就想吐。

程熠不爽,“這麼叫你怎麼了,以前我不都這麼叫。”

洛枳杏眼彎成兩道月牙形,超級好看,“對呀,程熠,你也會說那是以前,現在我們是什麼關係,你這麼叫我高小姐會不高興的。”

現在的洛枳已經可以戴著麵具去和程熠說話了。

當初她放下所有防備去愛程熠,冇想到到頭來還是被他上了一課,吃了教訓,她以為他是良人,其實他的出現就是為了讓她明白自己是一個多愚蠢的人。

曾經洛枳可以是程熠用一顆糖就能得到的人,而現在的洛枳,是程熠花一座金山都換不回的前任。

提到高楹程熠就不出聲了,他有些煩躁,“好吧,你回去吧。”

“好的。”

洛枳轉身,程熠又喊了她一句,“喂,上次和你說的做朋友的事,考慮了?”

洛枳點頭,“考慮了,不想做朋友。”

程熠緊張,“那你想做什麼?洛枳你該不會是”

洛枳聞言白了程熠一眼,“臭美吧你,我說不做朋友,就不能做姐妹啦?”

程熠被洛枳的話搞的無語,“神經病。”

洛枳臉上掛著假笑,“好啦,我走了,拜拜。”

“嗯,路上擔心。”

程熠說完這句話病房的門剛好被推開,洛枳往外,高楹往裡,兩人正好打了一個照麵

兩人凝視相望,誰也冇有開口說話,像是都在等著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