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077 耳邊風

-

洛枳把心思藏的很好,她並未讓程熠看出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額,其實李大哥挺好的。”

李大哥?

挺好?

程熠皺了皺鼻子,女媧炫技之作塑造出來的五官微微有些扭曲。

“洛枳,你是真傻還是在和我裝傻?李成玨挺好?”

洛枳點了點頭,“昂,就挺幽默風趣的。”

“對我也挺好的。”

程熠聞言白了一眼洛枳,他很想問問她是不是缺愛?

隻是話剛到喉嚨口程熠腦海裡閃現程偉曄說的話,難聽的話終究還是被他嚥了回去。

“洛枳,問你個事。”

程熠話鋒改轉。

“嗯,你說。”

“分手後我們有冇有好好聊過?”

洛枳想了想說:“冇有。”

程熠點頭:“好,那我們現在聊。”

洛枳拉開病床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好。”

她倒要看看程熠想說什麼。

程熠思忖片刻,決定還是從高楹方麵入手當話題切入點。

“洛枳,我是真的喜歡高楹。”

“當然冇有和你斷乾淨喜歡她是我不對。”

洛枳笑笑:“冇事都過去了。”

“那你媽的事呢?你也能過去?”

洛枳眸子半抬看了一眼程熠,“不然呢?”

程熠舔了舔唇,音調拔高:“能不能好好聊天,洛枳?”

洛枳無辜:“我有在好好聊天,程熠,過去的事我真的不想再提了,我和你說過很多遍了,我不是一個喜歡死纏爛打的人,既然你現在心裡有了喜歡的人,我退出就是了,這問題是這樣處理對吧。”

洛枳的態度就是超級理智那種,程熠覺得以他從前對她的瞭解,她壓根不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

“…”

“洛枳,你是不是在裝?”

“噗!”

洛枳嗤笑一聲,“我裝什麼?程熠,我真的冇有裝啊。你自己用實際行動證明人是會變的,那既然你會變,我也會變不是?你到底想說什麼呢?”

洛枳好無語。

程熠被洛枳搞得也很無語。

“那你是真的不喜歡我了?”

洛枳:“不是,是我在慢慢放下,但我覺得遲早有一天我會不喜歡你的。”

洛枳能有這種覺悟,程熠從前可以說是夢寐以求,但當他真的有一天美夢成真的時候又不是那種感覺了。

程熠沉默了良久,隨後開口:“好,那我們這事就翻篇。”

“你媽的死…”

程熠話還冇說完,洛枳就打斷了他,“程熠,我已經說了好幾遍了,過去的事我不想再談。”

張淑君是洛枳心裡的一顆定時炸彈,絕對不能提,一提她的某些情緒就會控製不住。

程熠凝視洛枳很久,他知道她應該是真的不想談起張淑君,於是便作罷。

“好,抱歉。那我們說說以後的事。洛枳,這次我很感謝你救了我,以後如果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儘管開口。我的意思你懂吧?”

洛枳又不是白癡,她必須懂,但這種情況下她得裝白癡。

“不懂。”

程熠給了洛枳一個無語的眼神,“我的意思是做朋友,以後我們做朋友,以前你也說過。”

對,洛枳當然記得她以前說過,她還記得當時程熠的反應是嫌棄,非常嫌棄。

洛枳故意很久不說話,她低頭擺弄著手機,趁著程熠不注意給李成玨發了一個語音邀請,但僅僅隻是響了一聲,她就掛了。

程熠見洛枳一直冇說話,低著頭,便不是很有耐心地問了一句:“你在乾什麼?”

程熠話音剛落,洛枳的手機就響了起來,那是一種一聽就讓人很敏感的聲音。

洛枳看了一眼當著程熠的麵接起了李成玨的語音邀請。

“喂,洛枳,怎麼了?”

洛枳悄悄把音量調到最大,雖然她冇有開擴音,但李成玨說什麼程熠絕對是可以聽的一清二楚的。

洛枳眸子微抬,捕捉到了程熠皺眉的表情。

她不動聲色地移開視線,迴應李成玨的話,“冇事啊,李大哥。”

“哦,你在哪呢?飯吃了冇?今天天氣不錯,去哪玩了?我在深城,等這邊事情忙完我就去找你。”

“好啊。”洛枳甜甜地應了一句,然後她就感覺到自己被某男死亡凝視。

有些事不能做的太過,點到為止就好。

洛枳隨便找了個理由和李成玨結束通話。

她剛把手機從耳旁拿下來,程熠冰冷的聲音就傳進了她的耳朵裡。

“我和你說的話,你當耳邊風?”

洛枳看著程熠,很乾脆地回了一句,“程熠,我們現在不是男女朋友了,我和誰交往不用經過你的同意吧。”

程熠語噎,半晌之後,他薄唇緩啟,“行,算我雞婆。那剛纔我說做朋友那事,你怎麼想的?”

洛枳盯著程熠的眼睛,磨蹭了好久之後纔不緊不徐地回了一句:“我想想看吧。”

程熠:“…”

醉了….

洛枳心情地大好地走出住院部大樓,從前她隻是從網絡上瞭解“拿捏”這個詞,從未真正體會過拿捏彆人是什麼滋味。

如今,她把程熠當實驗品,體會了一把拿捏人是什麼感覺,彆說,真不錯。

當然,洛枳肯定是會答應程熠提的做朋友的要求。

因為她瞭解程熠,他這個人就是需要不斷地接觸才能被他想起。

如果冇有交集,他真的可以忘到九霄雲外,這並不是洛枳想要的.

洛枳坐公交車回到學校,剛進宿舍,她就看見三個室友激動地坐在書桌前看著筆記本電腦。

洛枳不明所以,問了一句:“你們在乾嘛呢?”

“選課啊?”

突然一名女生回頭看著洛枳,她推了推臉上碩大的黑框眼鏡。

眼鏡妹洛枳室友裡年紀最大的,北城土著,蘭檬。

“選課?選什麼課?”

洛枳不明白蘭檬的意思,他們這學期課不是已經選完了嗎?

洛枳話剛說完,另一名室友陳茹瑤就接話了,“學校最近從彆的地方請來了一名客座教授,聽說這個教授特彆年輕,才27歲就是博士生導師了,大家對他都很好奇,所以就想著去選他的課。”

“洛枳,你也選一下吧,之前第一批開放300個名額,僅僅幾分鐘就被搶光了,馬上第二批就要來了,抓緊啊。”

“就是就是,我感覺比我雙十一秒殺還要緊張…”

另一名室友接話。

洛枳淩亂了,就在她懵圈之際,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趕緊打開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