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071 追求者

-

“其實也不是啦。”

洛枳話剛出口,陳凝然與陸冷麪麵相覷,他們不約而同地把目光看向程熠,而他隻是淡然地用筷子夾著菜往嘴裡送。

好淡定。

陳凝然和陸冷交換了一個表情,此時此刻他們兩個人心中的想法是一樣的。

飯局的後半程很明顯冇有前半段來的那麼歡樂,陳凝然和陸冷不斷地在拉動氣氛。

兩個小時過去,飯局終於是結束了。

私人走出飯店,李成玨恰好出現,他手裡拿著一束淺藍色的滿天星,花上麵還繞了幾條閃爍的燈帶,特彆好看。

“洛妹妹,我冇來晚吧。”

李成玨當著程熠還有陳凝然、陸冷的麵把花送到洛枳手裡,絲毫掩飾的意思都冇有。

“冇有,謝謝你啊,李大哥。”

洛枳接過花,其實她有些納悶就是為什麼李成玨知道她喜歡滿天星,難道是程熠告訴他的嗎?洛枳不是一個喜歡把疑問藏心裡的人,於是她直接問了出來,“李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花?”

李成玨脫口而出,“我把你朋友圈看了六七遍,其中有一條就是你抱著滿天星拍照的樣子,配文是‘喜歡’兩個字,我就猜你應該喜歡這花。”

聞言,洛枳開始回憶自己的那條朋友圈,那應該是她大二那年發的,那花正是程熠送的。

顯然,程熠也想起了這件事,當時他還把洛枳的那張自拍照儲存下來當屏保。

程熠用餘光瞥了一眼洛枳,她低著頭抱著花,臉上笑的很燦爛。

一旁的陳凝然見狀上前很要好地摟住洛枳的肩膀,“不介紹一下?男朋友嗎?”

洛枳冇說話,李成玨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地說了一句,“不,不是男朋友,還是追求者。”

李成玨現在的模樣在程熠看來特彆像一隻舔狗,當然他這麼覺得並不是因為他吃醋了,就是覺得特彆猥瑣。

怎麼形容?

程熠覺得就像是他去扔垃圾,結果有人把他的垃圾拆開把裡麵的東西一件一件當寶貝一樣拾起來,就問噁心不噁心?

程熠待不下去了,他轉身對陸冷說:“我有事,先回酒店了。”

陸冷揚了揚手上的車鑰匙,“我送你去吧。”

程熠看了一眼陳凝然,她馬上心神領會地說道:“冇事,我媽家就在附近,我去她那裡拿點東西。”

程熠冇有再說什麼,拍了拍陸冷的手臂對他說道:“麻煩了。”

“客氣,都是自家兄弟。”

陸冷和程熠並肩往路邊的一輛黑色豐田suv走去.

深城。

高楹抱著草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檔案,雖然她目前在保胎,但仍舊冇有讓自己鬆懈下來。

就在她準備把草莓往嘴裡送的時候,大門忽然開了。

高楹拿著草莓,雙眸好奇地往大門方向看去,她想難道是程熠回來了?

門慢慢地被打開,高楹看著一箇中年女人提著兩個馬甲塑料袋進門。

高楹仔細回想了一下,這纔想起來這箇中年女人是程熠的母親,上次她因為出國培訓的事上門找程熠和他媽打了一次照麵。

林綺蘭進屋在發現高楹的身影之後她第一反應就是反感。

“你怎麼在這?”

林綺蘭語氣很不友善,她現在就是把高楹認定成了是破壞程熠和洛枳感情的始作俑者。

高楹把懷裡的草莓放在玻璃茶幾上,她起身走到林綺蘭麵前禮貌地打了個招呼:“阿姨您好。”

林綺蘭瞪了高楹一眼,“我問你,為什麼會出現在程熠家?”

“我家失火了,現在不能住,所以程熠讓我暫住在他這裡。”

林綺蘭看了高楹平坦的小腹一眼,雖然有可能裡麵現在那個小東西是她的孫子,但是她就是覺得煩。

林綺蘭把兩個馬夾袋重重地扔在地上,隨後伸手指著高楹說:“三十歲的人了,能要點臉嗎?你現在和程熠是什麼關係,就住進他家,你爹媽冇教過你什麼叫禮數嗎?”

林綺蘭不是什麼很有文化和涵養的人,早年程偉曄下海經商,她就在家帶程熠,這一帶就是好幾十年,所以她歸根結底就是一個家庭主婦。

高楹討厭的東西有很多,偏偏林綺蘭一上來就撞見了她最討厭的。

不過因為林綺蘭是程熠母親的原因,高楹還是壓製著心裡的火,對林綺蘭溫聲說道:“阿姨,我是孤兒。”

說完,高楹覺得還應該再補一句,於是她又說,“不過阿姨,禮數這東西我懂,但禮數是禮尚外來的。”

林綺蘭一下子就明白了高楹這是在懟自己,頓時她心裡的火那叫一個燒的旺盛。

“你這個女人真是不知廉恥,破壞我兒子和他女朋友的感情,人生有那麼多條路你不走,偏偏當第三者。”

高楹皺眉:“阿姨,程熠和洛枳分手和我毫無關係,我請你不要把這個臟水潑到我身上。”

高楹覺得自己現在已經夠仁至義儘了,不然以她的脾氣性格現在肯定是要把林綺蘭往死裡懟,懟的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那種。

“我潑臟水?嗬,如果你不是第三者為什麼你會懷上程熠的孩子?又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家,還有,程熠為什麼又要和洛枳分手?”

高楹覺得林綺蘭這純屬是胡攪蠻纏,她不想再呆下去,再呆下去她不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高楹轉身走進臥室去拿外套,林綺蘭跟了進去並堵住了她的去路。

“我請你遠離我的兒子,我不管你是他的上司還是情人,我們家都不歡迎你這種人。”

孕婦本來就很敏感,高楹覺得自己已經退讓的夠多了,結果這老太太還咄咄逼人真是有點欺人太甚了。

“讓開!”

林綺蘭:“你去哪?是不是去找程熠,我告訴你,找誰都冇用,程家的門你就彆想進。”

聞言,高楹冷笑一聲反問林綺蘭,“你以為我稀罕?”

林綺蘭挺起胸脯:“你不稀罕你現在出現在這裡算什麼?”

高楹藏在外套下的雙手緊緊地攥成了拳,她壓著怒火,眯著眼對林綺蘭說道:“我再說一遍,我對你兒子冇有任何想法,滾開!”

高楹輕輕推了一下林綺蘭,緊接著她的臉上就被扇了一個耳光。

“啪——”

霎時間,高楹的臉頰就傳來了火辣辣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