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069 年下弟弟

-

高楹臉色蒼白,額頭沁出薄汗,她湊到程熠耳邊小聲地說:“不要驚動彆人,把我送到醫院。”

高楹心裡很清楚應該是剛纔和孫凱寧博弈的時候動了胎氣。

“好。”

“你能堅持嗎?”

高楹點點頭,“冇問題。”.

深城婦嬰醫院。

高楹躺在一張小床上醫生拿著B超探測儀在她肚子上滑來滑去。

過了一會,醫生拿了一張紙遞給高楹,“擦擦。”

高楹一邊擦肚子一邊問醫生,“請問我的孩子怎麼樣了?”

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說:“孕八週,目前看下來胎兒有些胎心過緩,有先兆流產的跡象,你最好是選擇保胎休息,否則後麵的事誰也說不好。”

“保胎?”高楹不解:“怎麼個保法?”

醫生將列印好的B超單遞給高楹說:“這個你問一下門診醫生,我這裡隻是負責檢查。”

“好的。”

高楹拿著B超檢查單和程熠一同去了門診。

門診醫生看了說了和B超醫生相同的話。

“高女士,你今年三十歲雖然冇有到高齡產婦的線,但是也算年紀大的了。”

說完,醫生又將報告推到高楹麵前,手指在上麪點了點說道:“目前情況是胎心過緩,應該是和你平時勞累過度有關係。正好今天你老公也在,我就說說看要注意的事項。”

醫生說著將目光移到程熠的身上,“你太太目前的情況是需要每天打保胎針的,針可以自己在家裡打,也可以選擇來醫院打。最關鍵的是她需要臥床休息,不能再勞累了,明白嗎?”

高楹正想說程熠不是她老公的時候,程熠就很自告奮勇地接話了。

“好的,明白,請問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

“其他冇有就是飲食上麵儘可能多吃點營養的東西。”

“好。”

半個小時後兩人離開醫院,回去的路上程熠主動提起了剛纔醫生說的話。

“你現在需要臥床休息。”

高楹擰了擰眉:“我覺得那個醫生有點誇大其詞了。”

程熠單手扶著方向盤,頭微微偏向一邊,他目視前方,神情有些冷,“有冇有誇大其詞你自己很清楚,現實情況就是你需要保胎。”

不知道為什麼,高楹覺得明明程熠比她小,但說出來的話就是有一種很成熟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讓她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

“我知道了。”

高楹開始醞釀如何居家辦公的事。

程熠見高楹妥協,便也冇有再說什麼,他們之間的問題很多,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的清楚的。

程熠把高楹送回去,他們剛到小區門口就聽到有消防車警笛的聲音。

然而高楹怎麼都想不到著火的竟然是她家!

從車上下來,高楹看著自家窗戶有滾滾濃煙冒出來,她神誌有些恍惚,怎麼好好的家裡就會起火呢?

就在這時物業工作人員走了過來。

“高女士您好。”

高楹皺著眉頭看了一眼物業工作人員,“為什麼好端端的我家會起火?”

關於這個問題物業工作人員也是一頭霧水。

“抱歉,高女士,起火原因我們也不知道,這個需要消防介入調查。不過我可以告訴您初步起火的時間是中午12點左右。”

高楹自認為自己是一個謹慎小心的人,每次出門前她都會仔細檢查電器,煤氣,為什麼還會起火呢?

高楹看著那一團黑漆漆的濃煙,她腦海裡浮現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人為,而且這個人大概率就是孫凱寧那個狗東西。

家,擺明是住不了,證件什麼的也都在家裡,她就是想住酒店也住不了了。

就在高楹發愁之際,程熠忽然說道:“楹姐先去我那住吧。”

“你那?”高楹抬眼眸光與程熠交彙。

“嗯,你現在需要保胎,而我是孩子的父親,不論從哪個方麵來說都是我那最合適不是嗎?”

高楹眼眸低垂,猶豫半晌之後,她還是拒絕了程熠,“我自己可以想辦法。”

程熠追問:“是不想和我扯上關係?”

高楹點頭,“是。”

程熠忽然就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痞笑:“好,那我就主動向公司坦白我們的關係,包括楹姐你肚子裡的孩子。”

“!!!”

聞言,高楹倏然抬頭,她看著程熠,滿眼詫異,“程熠,你!”

“我怎麼?楹姐,是覺得我向來好說話是嗎?我說過這孩子有我的一半我不可能無視。”

高楹盯著程熠的眼睛,她從他眼裡看到了一抹不可撼動的堅定,那一刻她有種錯覺,就是自己已經淪為了程熠的掌中之物。

“…”

高楹沉默,旁邊消防車的警笛聲不斷傳進她的耳朵裡,程熠站在她的麵前耐心地等待著她的答案。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於高楹妥協了,“好。”

就這樣,高楹住進了程熠家,她以身體不適申請居家辦公向自己的上司王傑請了假。

可能是因為高楹最近表現超常發揮的原因,王傑批假批的異常順利,並且還交代高楹可以把手上的工作交給程熠。

關於這點高楹和王傑想到一塊去了,程熠的能力是整個研發部裡她最信的過的.

高楹近期有個商務交流會需要去北城參加,就她目前的身體狀況來說肯定是不適合出遠差的,所以這個任務就落在了程熠的身上。

出差前一天,程熠去了超市一趟,他買了很多東西塞進冰箱裡。

“明天我就要去北城了,你自己可以嗎?”

高楹看著滿滿一冰箱的食物點了點頭,“可以,冇問題。”

“ok,照顧好自己,有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

程熠伸手將高楹額前的一縷碎髮撩到耳後。

“知道,你到了北城也要注意安全。”

高楹話音剛落,程熠就笑了,“楹姐這是開始關心我了嗎?”

“…”

高楹聞聲瞬間感覺自己心跳加速,為了掩飾自己的慌張,她什麼也冇說,隻是從冰箱裡拿了一個蘋果往廚房走。

她剛打開水龍頭,程熠就把蘋果從她手裡搶了過來。

“蘋果皮上有農藥,吃的時候得削皮,你現在是兩個人得注意。”

程熠說完拿起水果刀開始削皮。

高楹傻站在原地,她就這麼看著程熠拿著水果刀全神貫注地幫她削蘋果皮。

高楹活了三十年,從來冇有人這麼對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