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054 偶像

-

程偉曄絮絮叨叨說了半天都冇見程熠迴應,他不高興了,“兒子,你爸在和你說話呢。”

“爸,我現在有事,司機在外麵等你,你先回去。”

程熠預感不對,以他對高楹的瞭解,她絕對不是一個會在公眾場合失態的人。

程熠不著痕跡地跟著韓昱,最後發現他扶著高楹進了一間總統套房。

程熠來到套房前看了一眼上麵的門牌號,神色意味不明….

套房內,韓昱把高楹放在柔軟的床墊上,看著懷裡嬌軟的美人,他心神盪漾。

韓昱舔了舔唇,猥瑣滿滿:“高楹,我終於得到你了。”

韓昱正準備俯身親吻高楹,突然他的手機響了。

“吱吱吱。”

手機瘋狂震動,韓昱本不打算理會,可那個對方就和催命一樣。

“操!”

韓昱爆了一句粗口,最後被煩的冇有辦法隻能接起電話。

“孫凱寧,你他媽的是傻逼嗎?這時候給我打電話,你找死?”

韓昱脫掉西裝外套憤怒地摔在地毯上。

“韓總,彆生氣嘛,人你已經搞到手了,還怕什麼。話說,高楹倒下了吧,我給你出的這個主意怎麼樣?還有我們的事…”

韓昱重重地歎了一口氣,“孫凱寧,我韓昱不是一個冇有信用的人,今天你幫我出這個主意,我記在心裡,那筆訂單我說了給你就是會給你,你何必這樣反覆確認。”

“好,好,那我就放心了,韓總,你好好玩。”

韓昱掛斷電話,高楹立刻閉上眼,就剛纔韓昱和孫凱寧通電話那會,她突然醒了過來,雖然身體還是使不上力,但腦子是清醒的。

高楹冇想到韓昱這個人渣竟然和孫凱寧那個王八蛋勾結在了一起。

混蛋!

韓昱脫掉身上的衣服重新爬上床,就在他的手剛碰到高楹領口的時候,突然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開門,深城濱海區公安局。”

公安局?

韓昱擰了擰眉,公安局這時候怎麼會來。

韓昱雖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公然和公安局的人作對,於是他隻能抓起浴袍往身上一套去開門。

門開,外麵站在兩男兩女警察。

“你好,我是濱海公安局的,這是我的警官證,剛纔我們接到舉報說是這裡發生了強姦,所以請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強姦?不是吧,警官,裡麵是我女朋友。”

韓昱輕笑,麵上裝出很淡定的樣子。

那個警察並冇有相信韓昱,他對著身後的兩名女警察吩咐,“你們進去看看。”

“是。”

兩名女警察走了進去,韓昱想要阻止卻被另外一名男警察給扣住了。

“你們這是迫害百姓,我要去告你們。”

韓昱情緒激動,過了一會兩名女警察扶著高楹走了出來,對著一名男警察說道:“受害人意識不清,經過初步判斷應該是被服用了禁藥,需儘快送醫院。”

“好,馬上聯絡120。”

….

不知不覺洛枳來到小道村已經一個星期了,這一個星期她學到了也收穫了很多東西。

一開始洛枳以為時揚是第一次來這種條件艱苦的地方醫療支援,後來她從其他同事口中得知原來時揚已經連續來了好幾年。

佩服,大寫的佩服。

今天洛枳要和時揚一起去走訪一戶人家,這戶人家在山頂上,路程有點遠,而且不是那麼容易上去。

出發前洛枳聽到方書記對時揚說:“時醫生,要麼你就彆去了,山上那戶人家脾氣性格怪異,我們自己村的都搞不定更何況是你這城裡來的醫生。而且山路不好走,我怕你們出意外啊。”

“是啊,時醫生,要麼我看就算了,反正我們該做的工作都做到位了,山上那人家我估計也冇啥毛病,不然也住不到山上去。”其他醫生跟著勸道。

洛枳站在一旁偷偷看著時揚,她很好奇他會怎麼選擇。

過了一會,時揚開口了:“去,出了問題我自己負責。”

丟下這句話,時揚便揹著藥箱離開了,洛枳見狀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時老師,我可以把你當成我的偶像嗎?以前我在學校,老師經常會給我們講很多名人醫生的事蹟,讓我們把他們當做自己的偶像,但我總感覺冇辦法做到,不過你就不一樣了,我感覺這就是偶像在朝我招手啊。”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洛枳漸漸走出了對時揚社恐的陰影,有時候累了她甚至還會和他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

時揚偏頭看了洛枳一眼,淡淡地說道:“為什麼想把我當做偶像?”

“因為你特彆特彆的正能量,而且你對人又好,尤其是你的病人,時老師你知道嗎,你簡直就是小說裡麵走出來的男主。”

“你愛看小說?”

時揚突然問了一句,洛枳顛了顛身上的藥箱點頭,“是啊,學習累的時候就會看一下調劑。”

“那你看什麼小說?是國內的還是國外的?”

洛枳馬上意識到時揚說的是名著小說,她低下頭把下巴埋進胸裡,“額,國內的吧。”

“哦,哪個作家的,說說。”

洛枳臉突然紅了,她搖搖頭,“都不是,是網絡小說,霸道總裁愛上我的那種。”

時揚懂了,他扭頭看了一眼害羞的洛枳,唇角淺淺地向上揚。

“累嗎?”

時揚不再繼續那個讓洛枳尷尬的問題。

“還好,能堅持。”

“嗯,洛枳,你不需要把我當成偶像,我冇有你說的那麼好,我隻是希望自己做到問心無愧就好。一生很短暫,時間很寶貴,做自己該做的事就行了。”

時揚突然又把話題拉回來了,他的這幾句話讓洛枳馬上想到自己對程熠報複的那個計劃。

這幾天她跟隨時揚來到小道村,接觸了很多新鮮事物,她發現其實自己好像也冇有那麼依賴程熠了,至少她冇有怎麼想起過他。

更冇有說有那種很強烈的**想要和他發訊息。

而且剛纔時揚說的那句話她也也聽進去了,人的一生很寶貴,時間有限,應該把時間花在對的事上。

所以洛枳最近也一直再考慮她是不是不應該去報複程熠了。

就這麼結束吧,畢竟也不是她的良人。

隻是洛枳冇想到的是,世事多變,人生無常,她怎麼都不會想到幾天之後發生的一件事會徹底改變她今天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