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050 睡

-

天色一點一點暗了下來,天空像被捅了個窟窿似的,雨水不停傾泄而下。

時揚打開車燈將車速放緩,“洛枳,檢查一下安全帶有冇有綁好。”

“嗯,有的。”

時揚雙手握著方向盤謹慎駕駛,洛枳雙手握著安全帶心裡隱隱有些害怕。

窗外狂風呼嘯,雷電交加,洛枳覺得特彆像她以前看過的災難片的情景。

就在他們緩慢行幾百米後突然前方傳來一陣驚天巨響,時揚反應靈敏地刹車熄火。

洛枳本能反應抱住自己的腦袋,她本能開始尋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咚咚咚!”

“哐當!”

“轟隆!”

各種巨響聲延綿不絕,洛枳雙眸緊閉,突然之間,她感覺自己被擁住,這種溫暖足以驅散她心裡的恐懼。

“…”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的巨響聲終於過去,洛枳慢慢地從害怕中抽離出來。

她退出時揚的懷抱目光向四周逡巡了一圈,擋風玻璃裂成了好幾個蜘蛛網,前麵的路被巨的山石堵住了,後麵…後麵是什麼情況洛枳也不知道,她隻知道現在很危險。

“時老師…”洛枳喚了一聲。

“嗯,在。”

“你還好嗎?”

“冇事。”

“發生了什麼?”

時揚目視前方,緩緩張口:“前麵的路被阻斷了,估計是暴雨導致山體滑坡,所以我們可能冇有辦法走了。”

洛枳點了點頭,這條山路特彆的窄小,車子根本不可能完成調頭。

“那我們報警吧。”

洛枳拿出手機卻發現冇有信號,但好在現代通訊很發達,即便如此也有方法撥通求救信號。

時揚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冇有信號。”

洛枳:“時老師彆急有辦法的,之前我看過科普文章,裡麵就有關於遇到此類突髮狀況要怎麼解決。”

洛枳這人有個優點就是她和彆的女孩子不一樣,越是在大事麵前就越是冷靜。

張淑君最引以為豪的一件事就是六歲那年洛枳在廟會上被人販子拐走,最後她靠著自己的機智成功找到警察從而脫險。

時揚偏頭看著洛枳,他第一感覺就是這個女孩子不一樣,她的那種細心還有冷靜就是完全符合一個醫生該有的基本素養。

洛枳打通了救援電話,在溝通的過程中她思路清晰地和救援人員溝通。

幾分鐘後洛枳掛斷了電話,扭頭對著時揚說道:“時老師,冇問題,他們馬上會過來,不過,我估計以現在這個情況來說我們可能要等一會。”

說完這話洛枳感覺小腹處有些痠疼。

“好。”

時揚從後座拿了一個袋子,他從裡麵挑出一個麪包遞給洛枳。

“吃點,保持體力。”

“好,謝謝時老師。”

洛枳接過麪包撕開包裝咬了一口。

“要水嗎?”

“好的,謝謝。”

洛枳從時揚手裡接過一瓶礦泉水,剛喝了一口她就感覺肚子裡不舒服,尤其是小腹部那裡有種下墜的隱疼。

洛枳開始有些害怕,她想萬一自己是大姨媽來了怎麼辦?這裡連個廁所都冇有,她又要怎麼處理呢。

還有,她現在坐著,萬一血崩弄臟時揚的車那得多尷尬。

想到有這種可能性,洛枳就害怕,她不停在心裡祈禱姨媽能晚個兩天再來。

洛枳心事重重,臉色也有些蒼白,時揚看了她一眼,關心地問了一句,“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冇…冇有。”

“就是感覺好像有點冷哈。”

洛枳隨意找了個理由,時揚點點頭將車裡空調的溫度開的更高了一些。

雨漸漸地停了下來,隻是狂風還在嘶吼,車內倒是安靜的很。

洛枳低著頭摳著手機殼上的手機玩偶,時揚用餘光瞄了她一眼,隨後與她起了話題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

洛枳有問必答,氣氛慢慢地熱絡了起來,後來不知怎麼地就聊到了個人生活上。

時揚問洛枳為什麼會選擇來深城實習。

洛枳並不是一個善於撒謊的人,她說了實話,“因為我的前男友。”

在洛枳心裡程熠早就是過去式了。

“嗯,你們在一起多久?”

“六年。”

時揚點了點頭,此時他腦海裡突然浮現出那次洛枳醉酒抱著他絮絮叨叨吐了一大堆的事。

可以看的出來洛枳是付出了真感情的。

“現在好點了嗎?”

“嗯,正在努力爬出深淵的過程中。”

洛枳扭頭給了時揚一個少女單眨眼,那模樣就是說不出的可愛。

時揚微微愣神,心跳突然加快。

“嗯,會好的。”

“是呀,會好的,保持熱愛,奔赴山海,我要儘快調整自己,然後遇見更好的人。”

洛枳以前覺得離開程熠她會很痛苦,但其實真的走出那一步之後,事實並不是像她想的那樣。

“嗯,睡一會吧,估計救援的人馬上就會到,保持體力,留給我們的時間不是很多,到了小道村我們可能需要儘快投入進去。”

“好的。”

洛枳確實有些困了,不一會兒,她就入睡了….

深城,銀座ktv

吳玥瑤和小姐妹手拉著手從ktv的大門裡走出來。

“走,換地喝。”

吳玥瑤還在興頭上,猝不及防間程熠就這麼出現在她麵前。

她的心一下子就撲通撲通狂跳了起來。

“程熠?”

“真的是你啊。”

吳玥瑤掙脫自己小姐妹的手,跌跌撞撞地朝程熠走去。

“人家好想你。”

程熠後退一步,吳玥瑤撲空。

“換個地方繼續玩?”

程熠向吳玥瑤發出邀請。

“好啊,去哪?”

“我家。”

程熠的直白就像仙女的魔棒在吳玥瑤的眼裡灑滿星星。

“好啊。”

程熠把吳玥瑤帶到一個酒店,他纔沒有興趣帶這種貨色回家。

“程熠,不是去你家嗎?為什麼又到了酒店。”

程熠揚唇冷笑,他暼了一眼吳玥瑤,“酒店的不是更刺激。”

不得了,吳玥瑤再聽到這句話之後心裡更加心花怒放了。

程熠拿出手機趁著吳玥瑤不注意之際點開錄音,他淡定地把手機握在手裡然後朝吳玥瑤湊近一步,故意曖昧地問了一句:“是不是特彆想被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