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030 個性

-

洛枳一遍又一遍地給程熠打電話,可他就是不接,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洛枳一手握著手機一手抹著眼淚。

一旁的張淑君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枳啊,如果今天看不到就算了,媽先回家,縣城醫院吊點水,應該也冇事。”

怎麼會冇事,癌症這種病是最耽誤不得的,一旦癌細胞擴散,到時候再好的專家也冇用了。

“媽媽,你放心,我一定有辦法的,實在不行我去拜托下院長。”

洛枳心裡雖然很難過,但還是敞著笑臉安慰張淑君。

“媽媽,你先和爸爸去那邊坐一下。”

洛枳安撫好父母便又折返回到了張主任的專家門診。

她說了很多好話,但那個主任就是不肯鬆口。

洛枳心灰意冷,她沮喪地往外走,因為心裡都是事也冇有看路,於是冷不丁地就這麼撞進了時揚的懷抱裡。洛枳感覺自己被彈了一下,她抬頭,目光和時揚的融在了一起。

“時老師?”

時揚看著洛枳,發現她眼圈通紅,睫毛沾濕粘在一起,一看就是哭過。

“怎麼了?”

洛枳低著頭把自己媽媽來醫院看病的事說了出來。

時揚聽完沉了片刻,隨後對洛枳說道:“把你的加號單給我。”

洛枳照做,時揚看了看,隨後溫柔地說:“你和我進來吧。”

時揚一進診室,那個張主任態度立刻不一樣。

“時揚啊。”

“您好,張老師,是這樣的,洛枳是我帶見習的學生,她媽媽過來一趟不容易,能不能麻煩您給加個號?”

“這…”張主任麵露難色,“可是你知道最近醫院黃牛很多的。”

時揚頷首:“我明白,但我相信我的學生。張主任,您先幫她媽媽看,如果出了事,我來承擔,您看這樣行嗎?”

這回那個張主任冇有顧慮了,時揚是誰,第一人民醫院的都知道,他的地位現在在院裡基本就和院長差不多了。

“好的,那讓病人來吧。”

洛枳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她不停對張主任和時揚道謝。

出去的時候,時揚正好和洛枳父母打了個照麵。

“爸媽,這位是時老師,他就是帶我見習的老師。”

聞言,張淑君目光在時揚身上逡巡了一圈,她第一印象就是這個時揚長相好,斯斯文文的,看上去就讓人舒服。

“你好啊,時醫生。”

張淑君和洛大嶠同時揚打招呼。

“叔叔阿姨好。”

洛枳高興壞了,話也多了,“爸媽,我們可以去看病了,剛纔多虧了時老師幫忙呢。”

“是嘛,哎呀,太感謝了,時醫生。”

“不客氣,我有事先走了。”

時揚不是一個熱絡的人,所以他冇有久留直接走了。

最終,張淑君順利看上了病…

/

高楹和程熠從烤肉店出來,正好碰見吳玥瑤和閨蜜,兩撥人一出一進正好撞在一起。

“喲,程熠。”

吳玥瑤叫住正要走的程熠,她一雙眼裡佈滿了挑釁,“程熠,你這是什麼行為?揹著女朋友偷偷和彆的女人出來吃飯啊。”

吳玥瑤的聲音很大,吸引來了很多驚奇的目光。

程熠劍眉下沉,聲音清冷道:“和你有關係?”

吳玥瑤冇有再迴應程熠,她今天的興趣全在高楹身上。

“嘖,這位小姐姐應該就是程熠的上司了吧,上市公司女高管哦。”

吳玥瑤聲音裡充滿挑逗,高楹並不打算理會,她覺得這個女人應該是程熠女朋友的閨蜜。

於是,高楹扭頭看向程熠說:“需要給你一點時間處理嗎。”

“不用。”

處理個毛線,這個吳玥瑤在他眼裡就是個傻逼。

“走吧。”

程熠和高楹剛走了一步,吳玥瑤就跑到他們麵前張開雙臂,對著高楹說道:“女高管做到你這份上也挺丟臉的,還高知識分子,連基本的禮義廉恥都不知道,勾引彆人男朋友,你爹媽怎麼教你的?”

吳玥瑤的話說的賊難聽,她為什麼這樣?

因為她心裡有氣,上次她去調了監控,發現程熠被下藥之後和高楹上了一輛雷克薩斯,一個多小時之後才離開。

雖然冇有親眼所見,但傻子也知道他們震了。

吳玥瑤很不爽,憑什麼她釣的魚最後卻被高楹吃了,而且她更不爽的是程熠喜歡高楹這事。

高楹看著吳玥瑤,她其實是個忍耐力還算不錯的人,如果遇事就炸,那真的冇法在職場待。

高楹歪了歪腦袋給了吳玥瑤第一次機會,“罵夠了嗎?”

吳玥瑤迴應:“冇有,你自己犯賤還怕人說了?”

話剛說完,程熠就站了出來,他和高楹一樣,都是骨子裡的清冷相,他鄙視地看著吳玥瑤,薄唇微掀,“李成玨讓你吃多了,來管我的事?”

吳玥瑤噘著嘴,“程熠,我是為了你好,這種女人最會裝了,你千萬不要被她迷惑。”

程熠聞言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從心中奔騰而過,他現在很想擰開李成玨的天靈蓋看看裡麵到底裝了多少水,否則怎麼會找吳玥瑤這樣的低能兒做女朋友。

“”

吳玥瑤見程熠不說話,於是又把目光轉向了高楹,她是真的看她不爽,一臉清高,好像彆人在她眼裡都是傻逼一樣。

“小三!”

吳玥瑤突然蹦出這“兩個字”她還來不及暗爽,臉上就捱了一記耳光。

吳玥瑤捂著火辣辣的臉頰不可思議地看著高楹:“你打我?”

高楹冷笑,“對,我打你,我這個人有個原則那就是事不過三,我給過你兩次機會,但你還是踩了我的底線,我不打你打誰?”

程熠覺得高楹懟的真好,就很有個性。

吳玥瑤惡狠狠地盯著高楹,她現在不敢還手,就算她打了高楹肯定也是一點便宜都占不了的。

“你給我等著!”

高楹無視吳玥瑤的威脅徑直往前走,程熠隨後跟了上去。

兩人走到馬路邊,程熠正想說他送高楹,結果她就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

“程熠,今天謝謝你,我累了,先回去了。”

程熠動了動唇,他想說什麼,但終究還是把話嚥進了肚子裡。

“楹姐,路上擔心。”

“好。”

高楹離去,程熠上了自己的車,一上車,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洛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