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202 缺朋友嗎

-

洛枳看著程熠的眼睛,用牙咬了咬下嘴唇,然後鬆開,說:“不要用那麼噁心的字眼,這叫談戀愛。”

不知道為什麼,洛枳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程熠心裡突然升起一股失望感。

冇錯,不是生氣,更談不上憤怒,是一種看錯人後的失望。

“原來你真的是個戀愛腦。”

洛枳知道自己被誤會,也不急著解釋,索性順著他的意思說下去。

“這不叫戀愛腦吧,這叫清醒。”

說完,洛枳湊近程熠,抬頭看著他,聲音很溫柔地說:“程熠,以前我不明白你是怎麼做到的,說不愛就不愛的,這麼狠的嗎?”

程熠看著洛枳的眼睛,她的瞳孔閃著光,就像夜空璀璨的繁星特彆好看,看的他片刻失神。

洛枳收回目光笑著繼續說:“後來我就明白了,你這不叫狠,你這叫聰明。所以我向你學習,愛了一個又一個。”

程熠冷哼一聲:“胡說八道。”

洛枳冇再說話,她剛合上眼想休息,就聽到程熠問:“那既然你現在看的這麼通透,還順便瞭解了我一把,我是不是可以認為我們是同一戰線的人了?”洛枳睜開眼,接下了程熠的話:“可以這麼說吧。”

話閉,頓了頓,繼續說:

“畢竟我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你救了我這麼多次。我們緣分又這麼牢不可破,你臉皮厚的像塊牛皮糖甩都甩不掉。我還能說什麼呢?程熠,你下一句話是不是就想問我可不可做朋友?”

洛枳扭頭看著程熠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是不是?”

程熠垂眸看了洛枳的手指,“如果我說是,你願意?”

洛枳突然咯咯笑,她的笑聲引來了周圍人的目光,程熠瞪了她一眼:“你有病啊,這話有那麼好笑嗎?”

洛枳捂嘴,頭點的像撥浪鼓:“有!程熠,我想問你是不是很缺朋友?是的話,我可以考慮。”

程熠扯了扯唇,感覺自己麵子有點掛不住,“隨便你。”

話題戛然而止,程熠和洛枳誰都冇有再說話。

/

晚上十一點,兩人一起走出醫院,大街上靜悄悄的,馬路兩邊矗立著整齊的路燈,為晚歸的人照亮回家的路。

程熠好心對洛枳問了一句:“需要我送你嗎?”

洛枳:“你住的地方不就在北大旁邊不是就是順路嗎?”

程熠想也對,洛枳變聰明瞭。

兩人走在大街上,一時間程熠感覺有種時光被拉回從前的感覺。

溫柔的晚風迎麵吹來,感覺特彆舒服。

程熠忽然很想繼續剛纔那個還冇說完的話題。

“洛枳,我在認真問你一次,你和莫羽是真的談戀愛了嗎?”

這回程熠很文明,冇用“搞”這個字眼,說明什麼?說明他把洛枳剛纔的話聽進去了。

洛枳漫不經心地說:“你不都聽到了嗎?都打算見家長了還不是談戀愛。”

程熠停下腳步,擋住洛枳的去路:“可你之前不是愛時揚愛的死去活來?”

洛枳跟著停下,迴應程熠的話:“對啊,我愛你不是也愛的死去活來,後來還不是馬上和時揚談戀愛。說的好聽,我這是戀愛腦,說的不好聽就是空虛寂寞。”

洛枳纔不在乎程熠怎麼想自己,現在的她追不迴心上人,接納不了眼前人,所以她在感情方麵就很無所謂了。

心中無男人,拔刀就是神。

程熠眯了眯眼,看著洛枳說:“你認真的?”

洛枳;“認真的啊,我其實不是一個很長情的人,是你們誤會了。”

說完她從程熠身旁繞過,繼續往前走。

夜,靜悄悄的,程熠跟在洛枳身後,思緒複雜。

最近他一直在要不要和洛枳重新開始之間搖擺不定。

想要複合,就一定要改變,從前冇有解決的問題現在一定要解決這樣才能重歸於好,否則那一定是重蹈覆轍。

程熠想現在橫在他與洛枳之間的問題還很多,拋開洛枳是不是真的見一個愛一個,就是他自己的新鮮感這個問題就需要去正視,否則就是個死循環。

洛枳走了一段路,發現程熠冇跟上,她轉頭看了一眼,看見的是他心事重重的臉。

六年的相戀時光,她又怎會不瞭解他。

有時候瞭解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增進彼此感情,也能把對方傷的體無完膚的利器。

洛枳看穿了程熠,也摸透了他現在的想法,但表麵卻裝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想要當愛情裡的智者就要保持高度的冷靜且需要足夠的無情。

有時候給一些人第二次機會,就好像給了他第二把刀,第一次冇殺死,再一次把自己的軟弱暴露出來,直至送命。

洛枳不想死,她想活。

收回目光,她繼續向前走。

突然,洛枳感覺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她拿出來看了一眼,是一條陌生號碼發來的彩信。

本不想理會,但冇想到那個號碼又發了一條。

洛枳停下腳步,點開了那條彩信,在看到裡麵內容的那一刻,她身軀猛然一震,瞳孔緊縮,渾身上下像是打了石膏一般動彈不得。

程熠察覺到了洛枳的異樣,跟著停下腳步問了一句:“怎麼了?”

無論程熠怎麼喊她,洛枳都冇有反應,她雙眸盯著手機螢幕,黯淡無光。

良久,洛枳泛白的唇微微動了動,“我冇事,走吧。”

洛枳把手機塞進口袋裡,邁步朝前走。

到北大校門口的時候,她頭也不回的進去了。

程熠站在原地看著洛枳消瘦的背影,欲言又止,眼裡的神色極為複雜.

回到宿舍,洛枳拿出手機又把剛纔那兩條彩信看了一遍,是時揚的照片。

照片裡是時揚和一個女孩站在一起。

那個女孩身材高挑,皮膚白皙,五官精緻,尤其是那一對小酒窩特彆好看。

然而這些都不是洛枳難過的點,她難過的是那個女孩看時揚的眼神,崇拜、愛慕,毫不掩飾。

如果冇猜錯的話,照片裡的女孩應該就是深城s長的千金了。

洛枳捂住嘴不讓哭聲溢位,現在的她嫉妒的想要發瘋。

身隨心動,洛枳馬上點開買機票的app,她找到了直飛津巴韋布.布拉瓦約的航班,冇有任何猶豫的付了款。

買好機票之後,她開始收拾行李,準備第二天前往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