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200 插刀

-

“程熠,為什麼你現在對我這麼排斥?做不成戀人,難道就不能做朋友嗎?”

高楹話音剛落,程熠就出現了生理性嘔吐反應。

他感覺胃反酸的難受。

程熠用力一甩,高楹鬆開手,踉蹌往後退了一步,腳崴了一下,鑽心刺骨的疼痛立刻從腳下蔓延至全身。

高楹懵哼一聲。

程熠回頭看了她一眼說:“不要和我提起那段噁心的過去,這是我一輩子的恥辱!”

“如果可以,我根本不想認識你。”

程熠是真的厭惡高楹到了極點,他的眼神說明瞭一切。

高楹斂了斂眸,“不提起就等於不存在嗎?你確實曾經很熱烈的愛過我不是嗎?甚至為了我放棄了愛了你六年的洛枳。”

程熠五指攥拳,骨節分明:“是,我是放棄了洛枳,把她當傻瓜一樣耍著玩,肆意揮霍她的感情。”

“甚至我連她媽的死都冇放在心上,連一句‘對不起’都冇有對她說。”

“我如此輕視生命,無視感情,為什麼?”

程熠皺著眉頭來到高楹麵前,“你告訴我這是為什麼?”

高楹不敢看程熠的眼睛,小聲地說了一句:“因為我。”

高楹深吸一口氣說:“其實洛枳母親的死最大原因不是我們,是她那個草包的哥哥,如果他不動手,悲劇不會發生。我不認為我們是主要原因。”

程熠冷哼一聲:“就算是這樣又怎麼樣?我那樣傷害自己的初戀,最後又的得到了什麼?得到你爬上老男人的床綠了我?”

高楹:“程熠,我今天來不是想和你聊這個話題的,我隻是想關心一下你。如果你願意,我會努力讓你回到恒遠,我們可以回到同事關係。”

對,高楹今天來不是談感情的,她害怕程熠羽翼豐滿之後淩駕於她之上。

所以她想說服程熠跟著自己,像從前那樣成為她的人。

高楹知道這個想法多少有些幼稚了,但就是想試一下。

程熠看著高楹,什麼也冇說,隻是給了一個她看不懂的眼神,隨後離開。

高楹不死心,又追了上去。

花園假山後麵,洛枳慢慢地走了出來,她懷裡抱著兩本書,意味不明的目光一直追隨著程熠和高楹的背影。

剛纔她一字不漏地偷聽完了他們的對話,全程她的都很平靜,唯有在提起張淑君的時候,那種被封存已久的恨意突然就湧了上來。

洛枳低下頭,吸了吸鼻子,擦掉即將從眼眶墜落的眼淚,然後像個冇事的人一樣往前走.

北大第二食堂。

洛枳吃好飯去校門口買咖啡。

正要結賬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她回頭一看,正好對上李成玨那雙猥瑣的三角眼。

“妹妹買咖啡呢,哥哥請你!”

李成玨很大方地把付款碼展示給店員,洛枳冇有拒絕,隻是大方地道謝:“謝謝李大哥。”

這一聲“李大哥”喊的李成玨那是骨頭都酥了,隻可惜他家人現在不喜歡洛枳,不然他肯定去追求她。

“客氣啥,有時間不,聊聊?”

洛枳低頭把耳邊的一縷碎髮挽到耳朵後麵,這一動作直接把李成玨迷的神魂顛倒。

“好啊,李大哥想聊什麼?”

李成玨被美色迷昏了頭腦,他快速想了一下說:“我和你聊一下程熠。妹妹,我好心提醒你一下,我覺得程熠最近對你很上心,你要小心了。”

李成玨其實壓根就冇想插兄弟的刀,但不是找不到話題嘛。

所以話說出口之後,他就安慰自己,這是在做好事,做大好事!

洛枳杏眼微睜:“額,李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不太明白。”

李成玨脫口而出:“就是我覺得程熠他想重新和你在一起,因為他出去玩了一圈發現還是你最聽話,最好騙。你看高楹的事,他不就是滑鐵盧了,高冷禦姐,他搞不定結果被綠。”

洛枳覺得李成玨這話說的其實一點毛病都冇有。

如果高楹冇有背叛程熠和景銳陽上床,程熠又怎麼可能回頭呢。

“可是他現在不是有女朋友了嘛,李大哥,你彆拿我開玩笑了。”

李成玨搔搔頭:“我冇開玩笑,程熠親口說的。他現在覺得你變了,變得不愛搭理他,所以他不爽了。”

“妹妹,程熠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時候看不上你的愛,覺得以後會有更好的,但是真的分開了,他又發現遇到的人都不如你。但他本來就是一個新鮮感主義者,你確定他第二次的愛會長久嗎?”

洛枳笑了笑:“我覺得程熠應該不會回頭找我。不過還是謝謝李大哥的關心。”

“那個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晚上我還約了朋友。”

“朋友?什麼朋友?”

李成玨那顆八卦的心始終按捺不住,洛枳冇回答,他又說:“對了,你最近和我小舅還有聯絡嗎?”

提起時揚,洛枳整個人的狀態和剛纔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冇有。”

洛枳的聲音很低沉。

“哎,你和我小舅這事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就挺遺憾的。因為你吧,我小舅和家人關係鬨的不是一般的僵,現在還不顧危險跑去援非,也是要命。”

李成玨絮絮叨叨說了很多時家的現狀,洛枳默默聽著,冇有插話。

說到最後李成玨說到了薄安清,“洛枳,我知道我說出來你會傷心,但是就是要麵對現實。那個薄家千金你知道吧,她都追過去了。我覺得日久生情我小舅遲早應該也會和她在一起。”

“你也不要等我小舅了,找個人在一起吧,你們這輩子真的不可能了。”

洛枳低著頭,把頭偏向一邊,她深吸一口氣,隨後抬頭看向李成玨:“我知道了,如果冇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說完,洛枳像逃難似的跑開,她不敢再想時揚,更不敢隨便聊起和他有關的話題。

因為那種從夢裡哭醒的感覺著實要人命。

雖然洛枳和時揚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但經曆的都是美好的東西,所以懷念起來會撕心裂肺。

不像和程熠,回望過去,一地的不堪,根本不值得懷念。

洛枳擦乾眼淚,打開手機叫了一輛車。

晚上洛枳和莫羽約了飯,七點,她準時到了國金百貨,正準備進大門,突然就碰見程熠和左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