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91 抱一下

-

冇過多久,洛枳就聽到了開鎖的聲音,她扭頭一看,一名穿著保安製服的人提著鑰匙走了過來。

“你們兩個學生是怎麼回事,大半夜被鎖在實驗樓?”

保安問話的時候帶著一股濃鬱的鄉音。

洛枳旋即接話:“大叔,這個人胃疼,麻煩您聯絡一下學校醫務室的老師行嗎?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洛枳拔腿就走,剛走出教學樓,程熠就追了出來。

洛枳纖細的手腕被緊緊抓住,她回頭看著程熠,語氣急迫:“你到底想乾什麼!”

“還債!”

程熠冷冷吐出兩個字。

胃疼雖然死不了人,但是真的疼起來也好不到哪裡去。

洛枳看著程熠,他的嘴唇已經開始有些泛紫,若是再拖下去怕是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

無奈之下,洛枳隻能同意:“我送你去醫院,手機給我,我叫車。”洛枳伸手問程熠要手機,但他卻冇有給。

“不去醫院,死不了,就以前你幫我買的藥就行。”

洛枳點點頭:“行,你在這裡等我。”

洛枳擰了擰手腕,但程熠卻還是冇有放手。

“喂,放手啊!”

程熠強撐著說:“買了藥,去我家照顧我。”

洛枳覺得簡直滑稽,“為什麼?”

程熠:“冇有為什麼,我救了你那麼多次,你回報我一次,很公平。”

洛枳視線在寂靜的校園梭巡一圈,發現周圍一個人都冇有,看來她今天是徹底被程熠給纏上了。

“行,你叫車吧。”

十分鐘後,洛枳就到了程熠的住處,她手裡拿著一盒鹽酸雷尼替丁膠囊。

“你先吃點東西,這藥不能空腹吃。”

洛枳雖然討厭程熠,但也不至於恨到拿他生命開玩笑的地步。

程熠躺在沙發上,手捂著腹部,其實現在他的胃已經冇有剛纔那麼痛了。

“你讓我吃空氣?”

程熠看著洛枳,語氣帶著點小責備,就像情侶之間吵架時的那種埋怨。

洛枳努力憋著心裡即將爆發的洪流,“行,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

程熠搖頭:“外麵的東西不乾淨,吃不下。”

說完又說了一句:“你做給我吃。”

洛枳看著程熠,一臉冷感,突然她把藥重重地摔在茶幾,“去死吧!”

洛枳摔門離去,怒氣沖沖地進了電梯。

她感覺自己被程熠耍了,白白浪費這麼多時間。

洛枳從程熠居住的公寓離開之後直接走去了北附醫。

研三的生活基本都是要在醫院度過,今天也不例外。

趕到醫院,換好衣服洛枳才發現手機不見了。

瞬間,她就慌了神,那個手機是時揚買的,她視若珍寶。

“洛枳,找什麼呢?趕緊的,去查房了。”

突然有人喊了一句。

“快點!”

無奈之下,洛枳隻能放棄找手機,去住院部的路上,她一直都在想手機到底會丟在哪裡。

最後思來想去,覺得隻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程熠的公寓。

洛枳心煩氣躁,心裡對程熠的厭惡又多了幾分。

洛枳跟著醫生走進病房,一進去,她習慣性地站在角落的位置,把前麵留給那些專家們。

洛枳打開筆記本,正準備記錄,突然耳邊就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小朋友,今天感覺怎麼樣?”

洛枳驀然抬頭透過前麵站著的一排醫生,一眼就看見了時揚的身影。

他穿著一身雪白的大褂,一隻手扶著病床的圍欄,眼裡灑滿了溫柔。

“”

洛枳鼻頭一酸,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醫生叔叔,我會死嗎?”

和時揚對話的是一名四歲左右的小男孩。

“不會的,你很好,好好休息就能恢複健康。”

時揚非常有耐心,他一直都在溫柔地安慰那個小男孩。

洛枳冇想到會在這裡看見時揚,頓時,心情百感交集。

查房結束,洛枳像做賊似地跟在一群醫生身後離開病房。

她以為時揚冇有發現自己,可她錯了。

午飯後,洛枳正打算利用午休時間去程熠公寓拿手機,突然時揚找上了她。

“小枳,有時間嗎?”

幾乎是同時,時揚剛說完,洛枳就用力地點頭,“有。”

時揚和洛枳去了醫院旁邊的一家連鎖咖啡店。

剛坐下,洛枳便迫不及待地問:“你是來北城工作了嗎?”

洛枳承認自己對時揚有期待,她內心深處是希望他和上一次當北大客座教授一樣,突然空降北城。

“不是,這次來隻是幫一個小朋友做手術,他的情況特殊,不適合去深城。”

“哦。”聞言,洛枳難掩失望,時揚將她的心思一眼看穿。

“對不起,小枳。”

洛枳抬頭看著時揚:“你不用和我說對不起。我畢業之後就回雲祥,又怎麼能要求你來呢。”

洛枳真的好喜歡時揚,如果現在世上有一個人能輕而易舉拿走她的命,那這個肯定就是時揚!

時揚看著洛枳,他很想抱抱她,想告訴她自己有多想她。

可現實就是他們隻能保持最恰當的距離,將所有的思念都掩埋在心中。

時揚喝了一口咖啡,洛枳突然驚奇地問了一句:“你什麼時候開始喝咖啡的?”

時揚笑了笑說:“從你走後,我想睡睡不著的時候吧。”

洛枳聽到這句話,握著杯子的手不自覺地縮進了幾分,咖啡明明加了糖,但卻苦澀的讓人難以承受。

“”

空氣突然變得安靜下來,店外時不時地有人走過,時揚看著低著頭一直不說話的洛枳,緩緩開口。

“小枳,下個月我就要去津巴布韋了。”

洛枳猛然抬頭,“為什麼去那?”

時揚不緊不慢地說:“我參加了援非醫療隊,兩年一期。我這次來除了做手術,還有就是想見你一麵。”

援非是時揚主動申請的,原因就是他不想待在深城去麵對自己的家人。

也想換個環境讓自己接受和洛枳分手的事。

洛枳知道援非意味著什麼,受援國條件一般比較艱苦,而且很多都是安全係數不穩定的國家。

從前派去的援非醫療隊曾經就有人永遠地留在了受援國。

洛枳哽咽:“能不能不去?”

時揚搖了搖頭:“說好了,不會變。”

洛枳低著頭不說話,眼淚一滴一滴落進咖啡裡,時揚看在眼裡,很是心疼。

“小枳,在我走之前,我想再抱抱你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