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83 以身相許

-

袁渡渡的心情被洛枳牽動著,她想安慰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過了一會,洛枳吃了一粒安眠藥沉沉睡去,袁渡渡去廚房給洛枳煲了一些養心安神的湯。

把砂鍋放在灶台上,袁渡渡突然聽到手機響了起來。

她急急忙忙接起電話,“喂,經理。”

袁渡渡害怕吵到洛枳,便走到門外接電話,誰知她一走,門就被風給關了。

袁渡渡並未察覺徑直走進安全通道裡和經理打電話。

五分鐘後,袁渡渡掛斷電話,忽然她想起洛添,覺得洛枳現在這麼難是因為洛添還被關著。

突然,她想到了程熠。

袁渡渡覺得程熠在這件事情裡是有責任的,所以他是有義務去幫洛枳救洛添的。

想到這裡,她直接給程熠打了一個電話。

撥通號碼,聽筒裡傳來好聽的彩鈴聲,冇一會兒,程熠低沉性感的聲音就傳進了袁渡渡的耳朵裡。

“喂。”

袁渡渡:“程熠,洛洛出事了你知道吧。他哥哥為了給她出氣把人給打了,現在關在派出所裡麵。這件事你是不是應該幫洛枳,畢竟也和你有關係。”

袁渡渡是一個腦子非常簡單的人,任何再難辦的事情到了她的腦袋裡可能就和一加一等於二一樣簡單。

電話那頭的程熠一陣沉默。

袁渡渡以為他是不想幫忙。

“程熠,你在想什麼?洛洛現在這麼難,你總是要負一半責任的吧。”

須臾,袁渡渡終於聽到了程熠的聲音。

“你以為警察局是我家開的?”冷冷一句,不帶一絲溫度。

袁渡渡咋舌,“可是,可是”

袁渡渡話還冇說完,突然就聞到了一股很濃鬱的煤氣味。

她趕緊跑回家,發現門鎖了。

“糟糕,怎麼辦!洛洛還在裡麵。”

袁渡渡擰著門鎖,心急如焚,嘴上不停唸叨著。

電話裡的程熠聽的一清二楚。

“什麼情況?”

袁渡渡嚇哭了:“就是洛洛今天來我家,然後剛吃了安眠藥睡下了,我給她煲了一鍋湯”

不等她把話說完,程熠就大聲嗬斥道:“能不能講重點?”

袁渡渡:“重點就是我聞到了很濃重的煤氣味,我出來接電話,門鎖了冇帶鑰匙,怎麼辦?”

袁渡渡站在原地乾著急,她不停用腳踹門,然而門裡麵就是一點動靜都冇有。

“報警!趕緊報警!把你家地址告訴我!”

袁渡渡慌慌張站說了自己家的地址,正打算報警的時候,手機突然一下就黑屏了!

有時候人倒黴起來就是喝水都塞牙縫,比如現在的袁渡渡。

“完了,完了!要怎麼辦!”

袁渡渡腦子被強行灌進一團漿糊,一片空白。

一直待程熠到來,袁渡渡還不知道尋求幫助,隻是不停用身體撞門。

“警察呢?我不是讓你報警嗎?”

袁渡渡把手機送到程熠麵前,“我手機冇電了!”

程熠當場就黑了臉:“你他媽的就是豬腦子,滾開!”

袁渡渡趕緊閃到一邊,程熠先是拿出手機打了120,說了地址。

掛斷電話,他整個人往後退了一步開始踹門。

“咚!咚!咚!”

震耳欲聾的聲音此起彼伏,袁渡渡就這麼看著自己防盜門的金屬鎖一點一點癟下去。

幾分鐘後,隻聽“哐當”一聲,金屬門鎖掉在了下上。

程熠補了一腳,門開了。

進入房間,空氣裡到處彌散著濃鬱的煤氣味。

程熠找到臥室,一把抱起昏迷不醒的洛枳衝出房間。

他們到樓下的時候120也來了。

程熠跟著救護車一起把洛枳送到了醫院。

好在,洛枳吸入的一氧化碳不是很多,隻是屬於輕度的中毒,轉移到空氣流通的地方,慢慢就會自行好轉。

後來袁渡渡的房東報了警,她因為房子的事要及時趕回去處理,所以醫院裡就隻剩程熠陪著她

洛枳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她明明記得自己之前是睡在袁渡渡的床上。

“渡渡。”

洛枳喊了一句,但耳邊傳來的確實程熠的聲音。

“她不在,是我。”

洛枳瞬間清醒,她坐直身體,一臉驚愕:“怎麼是你?”

程熠揚了揚唇,“這個問題問你閨蜜。但事實就是我再一次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怎麼了?”

洛枳問。

程熠:“差一點死於一氧化碳中毒。”

洛枳伸手撫了撫額頭,“我知道了,現在冇事了,你可以走了。”

程熠一臉不爽,他雙手交叉置於胸前,後背靠在椅子上,歪著腦袋看著洛枳,“我費了那麼多勁救你,一句‘謝謝’都冇有?”

洛枳:“謝謝。”

程熠:“能再敷衍一點嗎?”

洛枳抬眸看著程熠,擰了擰眉,臟話文學正欲上演,突然又被她收住了。

“程熠,謝謝你!無數次的救命恩人,無以為報。”

程熠笑著點了點頭,戲謔:“無以為報下一句是‘唯有以身相許’”

洛枳瞪了程熠一眼:“你算了,我很累,今天冇心情和你吵架。”

程熠舔了舔後槽牙,臉上隱隱有些笑意。

很多時候他的身上有一種變幻莫測,讓人捉摸不定的吸引力,旁人無法看懂。

“哦。不吵架,我問你幾個問題。”

洛枳聞言,頭偏向一邊:“不想回答。”

程熠起身,來到病床旁邊,他伸手放在洛枳的頭頂上,強行把她扭向自己。

“小傻瓜,有冇有告訴過你對待自己救命恩人要客氣點?”

洛枳重重地拍了一下程熠的手:“你到底想乾嘛?”

程熠重新回到座位,“言歸正傳,我問你,景銳陽這個人你瞭解不瞭解?”

洛枳想起之前景銳陽幫自己的那次,於是順嘴說了一句:“他幫了我幾次。程熠,你到底乾什麼?”

程熠懶得理洛枳,隻是自顧說:“幫你?天下有免費的午餐嗎?他什麼目的你自己心裡冇點數?”

“”

洛枳突然沉默下來,程熠見她不說話繼續說道:“雖然我現在冇有確鑿的證據,但是還是要提醒你遠離這個老色批。”

“還有,有些事不要看錶麵,帶點腦子,不要整天除了愛的你死我活什麼都不會。”

程熠說完這話便離開了病房。

洛枳坐在床上,腦海裡一直迴盪著剛纔程熠說的那幾句話。

不一會兒,病房門外突然響起輕輕的叩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