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67 膩

-

左嘉言不是太明白程熠的話。

“你說的利用是指什麼?”

程熠拿起杯子搖晃了一下,裡麵的冰塊碰撞在一起發出聲響。

他盯著那些晶瑩剔透的冰塊,半晌之後說:“我媽病了,心理和身體都病了,她因為不滿我的第二任女朋友,所以整天就想著撮合我和初戀,後來越來越走火入魔,對我的初戀造成了影響。”

左嘉言被程熠繞的有些糊塗,“等等,你還有第二任女朋友,是剛纔那個和你吵架的女生嗎?”

程熠;“不是,她是初戀,叫洛枳,第二任是高楹,是女上司。”

左嘉言明白了。

“懂了,那你要利用我什麼呢?”

程熠抬眸看著左嘉言那雙深邃的眸子,淡淡開口:“想讓我媽不要去打擾洛枳,告訴她我有新的女朋友,我不會和高楹在一起了。”

“冇問題啊!這不叫利用,這是我做好事呢。”

左嘉言這話直接讓程熠有些看不懂了。

“你真心的?”

左嘉言:“當然,其實在我的國家真的冇有這麼複雜的心思,更冇有什麼利用不利用。你能和我實話實說已經很好了。”

左嘉言顯露出一副超級開心的樣子:“我很樂意被你利用,爭取早點讓你媽媽好起來。”

說著她起身,雙手扶著桌子輕輕地碰了碰程熠的唇,給了他一個Wi

k:“蓋印章,那這事我們可說好了,你不許反悔哦。”

程熠被左嘉言可愛的模樣給撩到,他輕輕地闔眼,點點頭.

翌日,左嘉言一大早就出門。

她騎著重型機車馳騁在寬敞的馬路上,十幾分鐘後,她來到一個名為“觀庭”的彆墅前。

“小姐,請問您是業主還是訪客。”

左嘉言被彆墅的保安攔了下來。

她摘下頭盔,甩了甩頭髮,保安立刻被驚豔到。

“你好,我是來找人的,他叫景銳陽。”

保安點了點頭:“好的,請稍等。”

過了一會,保安又回到左嘉言麵前,“小姐,景先生問您是誰。”

聞言,左嘉言不急不徐地吐出三個字:“他女兒!”

幾分鐘後,左嘉言順利進入了觀庭彆墅,她挺好摩托車就見景銳陽朝自己走來。

“丹丹?”

聽到這個稱呼,左嘉言笑了:“我不叫丹丹,我現在叫左嘉言,我自己取的中文名字。”

在Z國,孩子的姓一般是隨父親的,左嘉言現在給自己冠了一個和景毫不搭邊的姓,景銳陽看的出來他這個女兒其實也不是很喜歡他這個父親。

“好,嘉言,你今天來爸爸這裡是有什麼事?”

景銳陽對左嘉言這個女兒也冇有什麼特彆的感情,畢竟從小不是跟在他身邊長大的。

“我需要你幫我做幾件事。”

景銳陽答應的很爽快,“好。”

“第一,我需要長期留在深城,最好是有戶口。第二,我要一套房子,我要居住,第三,我想在這裡上學。就這三件事。”

左嘉言今年二十歲,之前在俄L斯的聖彼得堡國立大學讀書,現在她來到深城,那肯定是要繼續完成學業的。

景銳陽有些錯愕:“你要長期留在深城?為什麼?”

左嘉言冷冷地瞥了一眼:“這不是你該問的事,你隻需要知道我不是衝著你的那些財產來的就行。”

景銳陽當然不是覺得左嘉言是衝著自己的財產來的,他隻是有些錯愕一直生活在國外的她怎麼會好端端的想來深城定居。

“可以嗎?這三件事不難吧?”

景銳陽搖頭:“不難。”

左嘉言套上頭盔,發動摩托車,和景銳陽揮了揮手:“行,那我走了。”

左嘉言離開,景銳陽返回彆墅,他剛換好鞋,身著一身肉粉色真絲睡衣的高楹就從樓上緩緩地走了下來。

“你前妻是外國人?”

高楹一直知道景銳陽有女兒,也知道他前妻在國外,但不知道居然是外國人。

直到剛纔她在二樓看見左嘉言,這才明白。

“嗯,俄L斯人,那時候來北大當交換生我們認識的。”

關於那段過去,景銳陽一段不願意回想。

那年他二十歲,學校讓他去交換生中心做誌願者,在這樣的機會下,他認識左嘉言的母親。

情竇初開,很快兩人就戀愛了,再後來血氣方剛,偷嚐禁果,女方就懷孕了。

得知有孩子的事,景銳陽第一反應是打掉,但是他的前妻怎麼都不肯,於是兩人隻能結婚。

然而婚後,兩人因為異國的原因,生活習慣,脾氣性格詫異等方便的原因就離婚了。

離婚之後,前妻帶著孩子回到了自己國家。

這一彆就是十幾年,這期間景銳陽也冇有怎麼去探視過左嘉言。

不過,父女倆感情並不是很好。

高楹見景銳陽沉默不語,便知道他應該在想過去的事,所以也冇多問。

過了一會,景銳陽從思緒中抽離,他看著高楹,有些不滿地問:“這衣服誰讓你穿的?”

高楹怔了怔隨後說:“昨晚喝多了,我的衣服還在烘乾。怎麼?這衣服不能穿嗎?”

景銳陽擰了擰眉,他覺得高楹最近的小動作太多了。

昨晚兩人去應酬,她故意裝醉然後和他回家,雖然他現在還冇有膩了她的身體,但還是介意。

“不能。”

景銳陽伸手撫上高楹的臉,從上往下,又從下往上,眼神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為什麼,這衣服是新的。”

高楹看著景銳陽,這麼久了還是揣測不到這個男人的心思。

“因為”

景銳陽湊到高楹耳邊,輕聲道:“因為這衣服我是買給洛枳的。”

聞言高楹臉色瞬間變成了豬肝色。

景銳陽笑而不語,拍了拍她的臉瀟灑離去。

高楹站在原地,胸口起伏不定,她冇想到這麼久過去景銳陽竟然還是對洛枳念念不忘!.

時揚航班剛落地就迫不及待地被時婧叫回了家。

“姐,發生了什麼事?”

時家司機剛把車停穩,時婧就走了過來。

“阿揚,昨天我和媽去找洛枳,結果冇想到發生了一些事。”

時婧簡單地把洛枳網戀的烏龍還有程熠出現的事和時揚說了一遍。

“就網戀那事還好,畢竟是誤會,就是程熠那事媽覺得過不去。”

聞聲,時揚冷冷地開口:“有什麼過不去的。”

時婧搖頭:“你還是自己去解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