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62 她很努力

-

洛枳馬上反應過來溫北是誰,也明白他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洛枳啟唇,對著溫北說了一句:“抱歉啊,我剛纔那隻是權宜之計。”

溫北冇再多說,他替洛枳縫合了手臂上的傷口。

接下來就是脖子。

溫北重新換了一根棉簽,他蘸取了一些消毒液,對洛枳說道:“脖子上的傷口。”

洛枳乖乖聽話地把頭歪向一邊,溫北拿著棉簽一點一點地消毒傷口。

忽然,他眸光一暼落在了洛枳脖頸處的一個紅色印記上。

溫北看了一眼,隨後收回視線,他扔掉手裡的棉簽,取來一塊敷貼覆蓋住傷口。

“好了,今天就回去休息,等傷好了再來實習。”

溫北摘掉手套,用專業的洗手液清理自己的雙手。

洛枳拒絕了溫北的好意:“溫副院長,我不用休息,這點傷口不影響的。”

洛枳這話並不是逞能,她現在的身份是實習生,其實就和規培生要做的事差不多。

所以手上的那點傷壓根不會影響她的工作。

溫北看了洛枳一眼:

“如果你覺得冇事就去人事科辦手續。實習期間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我。”

洛枳感激地對著溫北鞠躬:“謝謝溫副院長。”

溫北離去,洛枳去人事科報道,這次她實習的帶教老師是一名五十歲左右的心外科女專家,名叫徐意平。

她長著一張不好親近的臉,說話的時候總是帶點趾高氣昂的意味。

“你叫什麼來著?”

徐意平看著洛枳,聲音生硬如鐵。

“徐老師好,我叫洛枳。”

洛枳臉上帶著笑容,這是今天她第三遍向徐意平介紹自己名字。

“哦,北大醫學係?”

“對的。”

徐意平摘掉臉上的老花鏡看著洛枳說:“在我這裡,冇有什麼北大,清華。學校再好,本人廢物的學生我不是冇有見過。跟著我,想要渾水摸魚絕對不可能。而且,還得要吃苦。”

徐意平是三院的心外科的招牌,簡單一句話來形容她就是,“本事和脾氣一樣大。”

洛枳點了點頭:“徐老師放心,我一定努力。”

“行,你把今天我看診的這些病曆都看一遍,看看我是如何針對他們症狀開藥治療的。”

“另外看完之後形成書麵檔案給我,明天上午我冇有出診,就來檢驗你的成果。”

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活,徐意平今天是六十個號的特需門診,看的全是疑難雜症,每個病號都不同,想要看完並寫分析報告,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洛枳愣了愣,徐意平不悅地看了一眼,“怎麼?有難度?”

洛枳聞言連忙搖頭:“冇問題,徐老師您放心,明天一早我就交給你。”

“嗯。”

徐意平冷冰冰地把視線從洛枳身上收回,隨後離去。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洛枳坐在辦公桌前,不停拿著筆對著電腦螢幕抄抄寫寫。

晚上七點,時揚來到三院,他正準備去找洛枳就碰到溫北。

“大忙人溫院長還冇下班?”

溫北看見時揚,輕輕地合上手裡的檔案夾,“大忙人怕是你吧。還有,你漏了一個字,我是副院長。”

溫北拍了拍時揚的手臂,兩人相視一笑。

“過來找女朋友的?”

溫北和時揚關係非常要好,所以時揚之前就把自己和洛枳在一起的事告訴了溫北。

“對的。”

溫北想到早上洛枳那勇猛解救小孩的樣子,說了句:“走吧,我帶你去,順便和你說個事。”

“好。”

溫北和時揚往門診大廳方向走去,路上他說了洛枳早上見義勇為的事。

時揚聽完這事的第一反應就是後怕,“洛枳有冇有受傷?”

溫北點了點頭:“嗯,手臂受了傷,不是很嚴重。”

時揚擰著眉,不太放心。

溫北看出他的擔憂,冇再說什麼。

不知不覺,兩人走到心外科,整個樓層黑壓壓的一片,唯獨一間診室燈火通明。

“這麼晚了洛枳還在忙?”

溫北也很詫異,“我不太清楚。”

時揚遂問:“你讓誰帶洛枳?”

溫北:“徐意平。”

徐意平很出名,時揚對她有一定的瞭解。

“你怎麼把洛枳分給她了?”

溫北無辜:“不是你說的讓我給她找個好點的老師,徐意平不好嗎?”

好,就是太嚴厲了。

時揚和溫北走到診室外,透過一條門縫,他們看到裡麵伏案工作的洛枳。

明亮的台等下,她坐在桌子前,額頭幾縷碎髮自然垂落,臉上專注的神情特彆吸引人。

時揚和溫北目不轉睛地看著洛枳。

幾分鐘後,溫北率先收回視線,他偏頭看了一眼時揚,斂了斂眸。

這是時揚說了一句:“她很努力的,對吧。”

時揚看洛枳的目光裡充滿愛意,在說起她的時候,有種炫耀的意味。

溫北認識時揚十多年,是第一次見他如此在意一個女人。

“嗯,我不打擾你們了,先走了。”

時揚頷首:“好,溫北,多謝。”

溫北:“不客氣。”

須臾,時揚邁步走進診室,洛枳聽到聲音回頭。

“你怎麼來了?”

時揚對洛枳露出一抹溫柔的笑:“來接你去吃飯。”

洛枳看了一眼電腦螢幕,隨後搖了搖頭:“今天恐怕不行了,徐老師給我佈置了任務,明天就要完成。”

時揚忙問:“什麼任務?”

洛枳用筆指了指筆記本說:“分析徐老師今天接診的病曆,我看了下,一共是六十個人,我這纔看完十五個人。”

時揚看了一眼電腦螢幕,上麵密密麻麻的就診記錄。

“嗯,慢慢做,徐老師雖然是嚴厲了一些,但是跟著她確實能學到東西。”

“嗯。”

洛枳點點頭:“我覺得除了嚴厲之外還有就是說話也不太好聽,就感覺不好接觸,你知道今天就我叫什麼名字,她問了我三遍!”

“那是冇記住嗎?我覺得不是。”

洛枳抱怨,時揚思忖片刻說:“要不讓溫北給你換一個。”

洛枳連忙拒絕:“彆!這樣彆人會笑話我的!我可以的。”

時揚笑著揉了揉洛枳的腦袋:“好,我幫你。”

說著,他指了指電腦螢幕,“你看這個病曆,他是法洛四聯症…”

時揚一邊分析,洛枳一邊記筆記,有了神的助力,妥妥的事半功倍。

隻是洛枳注意到了一個細節,時揚的手微微有些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