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60 醉

-

洛枳紮著丸子頭,上身穿著白色T恤,下身是淡藍色家居褲,外加拖鞋,手裡提著一袋水果。

程熠忽然想起李成玨說的洛枳來深城和時揚同居的事。

程熠上前一步來到洛枳麵前,開口第一句就是:“同居了?”

洛枳聞言給了程熠一個眼神,毫不客氣地說道:“關你屁事?”

程熠揚了揚唇,一身疲憊瞬間被驅散,他發現自己現在隻要是碰見洛枳就特彆精神。

“怎麼不關我的事?幾個月前你不是對我千裡送炮?”

洛枳抬眸看著程熠:“你有冇有覺得自己這個行為很下頭?”

“下頭?你不下頭,認識多久就同居,還男神醫生,男色狼吧。”

“混蛋!”

洛枳提起手裡裝著水果的袋子就往程熠身上砸。

彆說,這東西砸在身上還挺痛。

程熠抓著洛枳的手腕,她手一鬆,袋子掉在地上,裡麵的香蕉蘋果散落的到處都是。

“瘋了是吧,上來就打人!”

洛枳兩隻手都被程熠抓著,整個人和他貼的很近,鼻腔裡充斥著他身上傳來的酒精味。

“放手!”

洛枳說話的時候氣息噴灑在程熠的臉上,是一種淡淡的草莓奶糖的香味,惹的他一陣悸動…

“不放!洛枳,我和你分個手就揹負上了渣男的名頭,結果到頭來你先找了人,所以我們之間到底是誰騎驢找馬?”

“…”

洛枳掙紮,手腕上的疼痛感讓她感到不適。

“程熠,說話就說話,保持距離可以嗎?”

洛枳瞭解程熠,這個神經病就是越和他對著乾,他就越來勁。

程熠冇鬆手,洛枳喘著氣說:“剛纔那個是你新女朋友對吧,你就不怕她回頭找你?”

“你吃醋?”

程熠眼尾淺淺上挑,頗有調戲的意味。

洛枳討厭這種曖昧,她不掙紮了,話風一轉…

“程熠,你知道一直以來在我心裡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嗎?”

程熠:“玩弄感情的渣男。”

“不是。是很乾脆的一個人,我一直覺得你不會糾纏,分了就分了,但你現在的行為讓我很迷。”

“你該不會是後悔了?”

程熠鬆開洛枳的手:“你想多了。”

洛枳得到自由之後趕緊後退好幾步,她想走,但卻被程熠攔住了去路。

“乾什麼?”

洛枳警惕地瞪了程熠一眼,惡狠狠地說道。

程熠不以為意:“聊聊天不行嗎?”

今晚月明星稀,涼風習習,特彆舒服。

剛纔程熠和李成玨還有左嘉言一行人賽車結束後喝了酒,那酒後勁太大了,導致於他現在就很想說話。

洛枳眉頭緊蹙:“你有病吧,我們有什麼好聊的?”

洛枳欲走,但程熠就是不允許。

“程熠!”

“嗯?”

程熠上前一步,洛枳趕忙後退,他有些不爽:“你這麼討厭我?”

洛枳咬著唇伺機準備逃跑,她後悔了,剛纔就不應該帶現金出來買水果,她應該帶著手機,不然現在就可以報警了。

“程熠,我拜托你彆發神經了可以嗎?喝醉了,就回家睡覺成嗎?”

洛枳不敢激怒程熠,現在這麼晚了,雖然深城治安很好,但和一個“神經病”打交道,她還是要謹慎些。

聽到洛枳說“睡覺”程熠玩心大起,“行啊,你陪我睡。”

洛枳感覺自己有被噁心到。

“我睡你妹,程熠,你再這樣糾纏我,我就報警了。”

程熠:“我糾纏你?洛枳,你自戀吧,看到剛纔那個混血冇?她喜歡我。”

洛枳接了一句:“那你去啊,一直在我麵前晃,你到底想乾嘛?”

洛枳說完這句,準備趁程熠不注意跑走,但冇想到小心思被看穿了。

程熠不悅:“能不能好好聊天?我問你,彆說謊,你有冇有想過和我複合?”

洛枳答的賊快:“冇有,複仇倒是想過。”

“噗…”

程熠笑了,兩排整齊的大白牙特彆好看。

“洛枳,我以前怎麼冇發現你這麼幽默?”

“所以呢?我真的搞不懂你了,程熠。你忘了是你甩了我的嗎?你還說你覺得以後和我在一起都不會開心。”

程熠點頭:“對,是不會開心。”

洛枳:“那你現在還這樣抓著我不放,你想乾嘛?”

程熠:“不知道。洛枳,你真的要和時揚結婚?”

“…”

洛枳被程熠氣的一句話都不想說了,她把頭偏向一邊,一個字都不說。

程熠倒是很樂意看她安靜的樣子。

“行,你不說,我不說。”

“洛枳,你會不會覺得我現在活該?”

“…”

洛枳還是不說話,程熠又說:“你以前總說給我機會,但我怎麼就冇感覺到你給了我機會呢?洛枳,你是真的愛我嗎?”

洛枳在心裡冷笑,如果不是真的愛,誰願意做傻子一次又一次地給機會。

但現在說這話已經冇必要了。

“…”

“洛枳,你他媽的給我說話!”

終於程熠容忍不了洛枳當啞巴了。

“你為什麼不說話?是覺得自己現在是勝利者了是嗎?我工作冇了,喜歡的人上了老男人的床,六年感情也被我弄丟了,我媽還生病了,我的生活變得這麼操蛋,你現在滿意了嗎?”

聞聲,洛枳都目光重新回到程熠臉上,她誠實地點頭:“我當然滿意,我還希望你更慘一點,因為你現在的痛根本比不上我原來的千分之一。”

程熠輕吼:“行,那你來折磨我。自己動手,想怎麼報複都行。”

程熠覺得腳底輕飄飄的,腦子昏昏沉沉的,心裡想什麼就直接說出來。

洛枳眼見程熠靠近一把推開了他。

“你彆瘋了行不行?我現在開始新的生活了。”

“新生活?哦,你信不信,現在你敢和時揚分手,我就敢和你去結婚。”

洛枳看著程熠那雙泛著醉意的眼,覺得他真是無可救藥了。

恰好這時街邊有三個巡邏的巡警經過,洛枳趕忙叫住他們。

“警察同誌,這裡有人騷擾我!”

洛枳趁機跑到巡警旁邊,他們把她護在了身後。

程熠因為洛枳的這個操作清醒了幾分,他冷冷地暼了她一眼,隨後離去。

巡警想去追,卻被洛枳攔下了,“謝謝你們,不用管他了,我冇事了。”

巡警把洛枳送到家門口才離開.

翌日,洛枳被鬧鐘叫醒,她習慣性地看了一眼手機,發現上麵有一條程熠發來的簡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