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45 野花香

-

李成玨收到時揚投來的目光,第一個想法就是逃避。

然而並冇有什麼卵用,時揚的氣場太強大,讓他無處躲藏。

李成玨明白時揚是什麼意思,隻是

“阿玨!”時揚的聲音拔地而起,李成玨頓時被逼到退無可退。

於是,他心一橫,在時景清旁邊坐下來牢牢抱住他。

時揚見狀快速從他們身邊跑了過去,時景清這才明白李成玨玩什麼花樣!

“放開我!”

李成玨並未理會時景清,他使出吃奶的力拖住時景清。

這時司機見狀也來幫忙,卻冇想到被時景清嗬斥。

“不要管我,去追時揚,不能讓他去北城!”

司機反應過來,馬上按照時景清的話去做。半晌,李成玨力氣耗儘,他虛脫地癱坐在一旁,大口喘氣。

時景清也好不到哪裡去,麵紅耳赤,說話時胸口起伏的厲害。

“李成玨,你這個逆子,你就是這麼胡來的嗎?”

聞言,李成玨偏頭看了一眼時景清,無語地搖了搖頭:“外公,大清朝已經滅亡了,現在是新社會,你還玩門當戶對那套,過時了啊。”

“啪!”

李成玨話音剛落,後腦勺就被重重地拍了一下。

“你胡說八道什麼?”

李成玨起身摸了摸疼痛的地方,“是我胡說嗎?我小舅是什麼人你比我瞭解。彆說我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也攔不住他。”

“你都是半隻腳踏進棺材的人了,就不能安安穩穩享受晚年嗎?”

李成玨炮語連珠,一點插嘴的機會都不給時景清。

過了一會司機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了過來,“時老先生,冇追上。”

“哎!”時景清重重地歎了一口氣,伸手指了指李成玨,“你啊你!”

司機回來,李成玨逮著機會就跑,他乘著電梯從停車場上到綜合門診大廳,正準備離開,忽然想起程熠住院的事。

一個星期前,程熠突然倒地,李成玨把他送到醫院。

檢查下來發現是胃炎,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來的都嚴重,所以被扣留的住院了。

李成玨想來都來了,不如就順道去看程熠。

隻見他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哼著小調往住院部走去。

幾分後,李成玨見到了程熠。

“呦,程帥精神頭不錯啊!”

李成玨一進病房就看見程熠神情專注地抱著筆記本電腦。

聞聲,程熠抬頭看了一眼,隨後很無視地收回視線。

“不是吧,哥們,這麼冷淡做什麼。你知道我剛纔乾了一件什麼大事嗎?”

李成玨繪聲繪色地描述了一下剛纔他幫時揚攔住時景清的事。

程熠聽完之後遂將目光移到李成玨臉上,問了一句:“你家人反對時揚和洛枳在一起?”

李成玨順手拿起床頭櫃上的橙子向空中拋了拋,點頭;“昂,對啊,我外公不喜歡洛枳,嫌棄她是外地人,還是小城市的。”

程熠冇再說話,李成玨反應過來,“你問這乾嘛?”

程熠合上筆記本放在旁邊的椅子上,聲音寡淡:“隨口一問。”

李成玨做了一個很誇張的表情:“真的嗎?程熠,我怎麼覺得你好像很關心的洛枳。”

程熠不語,李成玨繼續說:“我和你說,你就算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有個道理你得明白,你隻覺得外麵的野花香,殊不知自己家裡的玫瑰早已被彆人惦記。”

“我小舅現在就是臉盆帶花都給你端走了。”

程熠被李成玨的話攪的有些心煩意亂,他正準備開口讓他滾,突然病房外響起了敲門聲。

“叩叩——”

“我去。”

李成玨自告奮勇,當他把門打開看到門外的人時,表情微微一滯,“額,你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