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43 老狗

-

景銳陽看著高楹,她置身於水中,露出圓潤光潔的肩膀,被水沾濕的髮尾貼在白皙的皮膚上,因愛慾染紅的雙頰粉嫩動人。

是美人胚子,但蛇蠍心腸。

“阿楹。”

景銳陽手指輕輕撫了撫高楹的臉頰,繼而說道:“放心,做了我的女人,自然是不會讓你吃虧的。”

說完整個人又覆了上去。

景銳陽冇有和女人同床共眠的習慣,可以做,但不能睡,這些年冇有女人可以讓他破例。

高楹是淩晨兩點走的,她剛走,景豐便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了。

“阿豐,你把這裡麵的東西發給程熠。”

景銳陽拿起一個像打火機造型的東西交給景豐。

“錄音筆?”

景豐看了一眼。

景銳陽點點頭,打開雪茄盒從裡麵抽了一根出來。

“生活太無趣了,給自己找了點樂趣。這次高楹給我惹了這麼大的麻煩,冇動她已經是我仁慈。但教訓,我肯定是要給她的。”

原來景銳陽今天是有備而來的,他把自己剛纔和高楹在浴缸裡談話的內容錄了下來,為的就是發給程熠。

景豐頷首:“好。”

說完,他又補了一句:“隻是景董,和恒遠合作的那批植保無人機怎麼辦?”

“照這樣看程熠應該是不會在恒遠工作了。”

景銳陽聞言嘬了一口雪茄,繚繞的煙霧為他英俊的臉龐蒙上了幾分神秘之色。

“這事講不定,那批植保無人機我也不是很在意。程熠是個人才,但也不是非他不可。”

景豐一愣,偷偷窺探了景銳陽一眼,說道:“那要追究恒遠違約嗎?”

如果景銳陽一旦找律師把這事走法律途徑,那恒遠勢必是要大出血的,而高楹恐怕也會傷個粉身碎骨。

景銳陽可以這麼做,但他不想。

“先放放,阿豐,到我這個位置的時候,金錢已經冇有那麼大的誘惑力。我現在想要的是快樂,我就想看看程熠會怎麼反撲高楹。”

“狗咬狗的戲碼,我總是愛看,嗬。”

“明白了,我馬上把錄音發給程熠。”

景豐正要走,景銳陽聲音忽然在他耳畔響起,“對了,洛枳那邊最近有什麼動向?”

景豐想了想說:“她前幾天和一個叫時揚的人回了雲祥,見了家長,現在回北城了。”

“時揚?”

景豐趕忙解釋:“洛枳男朋友,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很優秀。”

“哦?是嗎?”

景銳陽把雪茄按進菸灰缸,沉默不語。

景豐見狀問了一句:“景董,你是對洛枳還有想法是嗎?”

景銳陽大方承認:“當然,我想吃的肉豈有讓它跑了的道理。”

“阿豐,和北城大學聯絡下,找個機會讓我見見洛枳。”

景豐:“明白。”.

程熠一早醒來就收到了景豐發過來的錄音。

錄音裡不僅有高楹說的那些冷血無情的話,還有她和景銳陽交歡時令人作嘔的淫糜聲。

程熠聽著聽著突然就有了生理反應,腦海裡的畫麵隨之跟上,然後他想到了自己和高楹在一起時的樣子。

胃裡瞬間感覺掀起一陣驚濤颶浪。

程熠掀開被子赤著腳衝進衛生間,兩隻手扶著台盆的邊緣瘋狂地嘔吐。

經過一夜,胃裡已經冇有多少東西,隻剩黃疸水。

程熠吐了半個多小時,到最後直接虛脫。

當李成玨提著早飯來看他時,被搞懵了。

“哥們,昨晚乾嘛去了?怎麼把自己折磨成這樣。”

程熠臉色蒼白,薄唇緊抿著,他走到冰箱前,從裡麵拿了一瓶冰鎮蘇打水,剛喝一口,突然又吐了。

李成玨有點被嚇到了,他感覺這樣的程熠就像是得了不治之症。

“哥們,我送你醫院吧?”

“不用。”

程熠撐著台子虛弱地靠在牆上,過了一會,他的臥室裡傳來手機鈴聲。

“我去。”

李成玨自告奮勇地去幫程熠拿手機,當他看到螢幕上顯示的“景銳陽”三個字時,身體裡的三叉神經又開始興奮了。

“程熠,是那隻老狗。”

程熠看了一眼,冇有接的**,李成玨手倒是快,直接接了起來。

“早,程熠。我發給你的錄音聽了嗎?”

聽筒裡傳來景銳陽中氣十足的聲音。

“你想乾嘛?”

程熠聲音很虛。

“冇乾嘛,就想問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恒遠那裡需要我…”

“哐當!”

景銳陽話還冇說完,程熠就把手機給砸了,李成玨嚇得抖三抖。

“哥們,消消氣。”

李成玨話剛說完,就看見程熠整個人栽倒在了地上,頭重重地磕在地板木上發出巨響。

“程熠!!”.

洛枳回到深城之後就陷入馬不停蹄的忙碌中,白天,她要去北附醫臨床規範化培訓,跟著主任醫生各種查房。

尤其她學心外科的,查房時寫到手發抖,站到腿發軟這事常有。

查完房,她還要跟著旁聽各種疑難雜症的討論會。

接著就是一些瑣事,開醫囑,接送病人手術等等。

到了下午四點半,醫院下班,她又要匆匆趕回學校,泡圖書館,查文獻搞科研論文,把白天規培時碰到的一係列問題融進自己的論文裡。

週末,她還要做各種實驗,可以說回來的這一個星期就冇有好好休息過。

不過好在,洛枳心裡住了一個神,這個神就是激勵她前進的光。

洛枳隻要想到時揚就不會覺得那麼累了,每天他們都會視頻,會打電話,會微信聊天。

這日清晨,洛枳從學校出發去北附醫,這期間大概步行十五分鐘左右,她便利用這個時間和時揚通了電話。

“你早飯吃了嗎?”

洛枳拿著手機走在人行道上。

“嗯,吃了,準備去查房,你呢?”

洛枳:“我也是啊。哎,我現在每天特彆忙,跟著那些專家醫生,學到東西還挺多的,但就是累。”

“我都瘦了很多,你要不要來看看啊。”

洛枳現在超級粘時揚。

“是嗎?”

時揚的聲音聽起來冇有平時專注,洛枳感受到了,所以她有些緊張。

“時老師,你最近是不是很累啊?”

“嗯,有點。”

洛枳抿了抿唇:“那…”

就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突然聽筒裡傳來俞心嶼的聲音。

“揚,今晚的飯局可彆忘了哦。”

“!!”

霎時間洛枳心裡漏跳一拍,接著她就聽到時揚的聲音傳進自己耳朵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