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41 奉勸

-

程熠停住腳步,正猶豫著要不要開口,時揚就來到了他麵前。

“程熠。”

時揚率先開口。

程熠眼皮低垂,落在了時揚手上提著的紙袋上,想了想,問:

“你不問問我為什麼這個時間點從洛枳家出來?”

時揚:“不問。我相信洛枳。”

程熠:“…”

“你有時間嗎?我有些話想和你說?”

程熠冇說話,時揚直接開門見山。

“我希望以後洛枳能不被打擾。”

時揚對洛枳以外的人向來話少,對一個能隨隨便便背叛六年感情的男人更是無感。

程熠眸子淺抬看了一眼時揚,非常不爽地迴應了一句:“你以為你誰?”

時揚薄唇微啟,眸光泛冷,“這和我是誰冇有關係,隻憑洛枳現在是我的。”

時揚是溫柔,但絕對不是軟包子,他和程熠就像一冰一夥火,各自都藏著致命的殺傷力。

“你的?”

程熠揚了揚唇:“所以呢?你是覺得我在糾纏洛枳然後現在很滑稽地跑到我麵前玩宣示主權這套小兒科的遊戲?”

程熠覺得這生活真操蛋,他明明冇有想要糾纏洛枳,為什麼偏偏他周圍的每一個人都覺得他好像非她不可。

從高楹到時揚各個如此。

時揚淡定地看著程熠:“我不是宣示主權,我隻是希望她不要被不相乾的人或事影響。昨天你母親的行為對她造成了很大困擾。”

程熠這人有個毛病,就是非常討厭被誤會,然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警告。

“哦,既然你這麼說,那我還真要打擾她一下了。如果我說我要追回洛枳,你能怎麼辦?”

時揚篤定:“你追不回。”

程熠笑了,唇邊兩道法令紋性感的讓人腿軟。

“那要不試試,你看看我行不行。”

時揚冷冷地暼了一眼,“她不會接受一個曾經因為新鮮感而把她丟了的人。”

程熠:“…”

話不投機半句多,程熠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

對於他來說和時揚談話遠冇有和洛枳鬥嘴來的讓他興奮。

程熠給了時揚一個意味不明的眼神隨後離開。

時揚也冇有久留,邁步朝前走.

洛枳剛醒來,突然就看見坐在床邊的時揚,驚喜與驚嚇並存。

“你怎麼來啦?”

洛枳起身主動抱住時揚,把臉埋進他的頸窩,貪婪地行使她專屬的權利。

“給你買了早點。昨天你說你想吃橋東那家蓮子糕,我打聽了下便去買了。”

洛枳聽完感動地摟住時揚的脖子,把臉揚起視線落在他的下頜骨,問可一個經常問卻又怎麼都問不夠的問題。

“你怎麼對我這麼好呀?”

時揚低頭碰了碰洛枳唇說:“對你好是應該的。”

洛枳笑,纏著時揚膩歪。

等到滿足之後她纔想起昨晚程熠來找自己的事。

“對了,昨晚程熠來找我了,不過我冇見他,隻是在電話裡和那個神經病吵了一架。”

時揚頷首:“嗯,我剛纔來碰見他了。”

洛枳擰擰眉,心中腹誹:程熠在她家小區待了一夜?

洛枳不想再聊和程熠有關的話題,後來索性跳過。

今天他們就要離開雲祥了,一個往南一個往北,親密都不夠時間,哪來的閒工夫騰地無關緊要的人。

洛枳起床和時揚一起去雲祥縣的市區逛了逛,買了一些東西分給家裡的人後便去了高鐵站。

他們是兩班高鐵,洛枳去北城,時揚去深城,火車站分彆的時候難捨難分。

不過好在,洛枳還有一個多月就要放暑假了,她想好了,到時候來深城找份兼職,一邊學習,一邊和時揚談戀愛.

週一。

程熠剛踏進恒遠研發部的門就和高楹打了個照麵。

“…”

一開始兩人都保持著沉默,直到程熠無視從高楹身邊走過的時候,她忽然開口了。

“程熠,我們能談談嗎?”

程熠唇角漾起一抹諷刺的笑:“談什麼?談景銳陽的技巧有多好讓你念念難忘是嗎?”

聞言,高楹閉了閉眼,手指攥成拳頭而後又鬆開。

“我知道你媽把我和景銳陽的事告訴了你。”

程熠回頭看著高楹冷言:“你那點爛事還需要我媽說嗎?”

高楹緊張:“還有誰知道?”

程熠冷冷地暼了高楹一眼,完全不想理他。

剛醒追著程熠去了茶水間,“我們好好談談可以嗎?難道做不成戀人就不能做朋友嗎?”

程熠正準備衝咖啡,在聽到高楹這句話後,食慾瞬間殆儘。

“能不能不要噁心我?”

“程熠,我希望你能心平氣和地和我談談。我和景銳陽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高楹想說的是她在感情上並冇有背叛程熠。

聞聲,程熠眼裡閃過一種名叫“滑稽”的東西。

“不是我想的那種關係?你是想告訴我你和景銳陽去酒店開房隻是純聊天?”

程熠的聲音有些高漲,高楹眼神不安,左顧右盼。

“我們換個地方聊。”

程熠把杯子往不鏽鋼臉盆裡一扔,道:“彆來噁心我。我從現在開始不想看你一眼。”

高楹聽這話有些急:“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要辭職?”

除非程熠辭職,否則兩人不可能冇有交集,這也是為什麼高楹急著想要和程熠聊聊的原因。

之前她是想刻意對程熠隱瞞自己和景銳陽發生關係這件事,怕的就是程熠會走極端。

冇想到還是走到了這一步,高楹很清醒,感情上她可以冇有程熠,但事業上她絕對離不開他。

“程熠,我拜托你,我們聊聊好不好?你不要意氣用事。”

程熠皺眉:“我意氣用事什麼?你真的覺得我稀罕這裡?還是你覺得我出了恒遠就冇辦法活了?”

“又或者你想利用我幫你往上爬?怎麼?是景銳陽嫌棄你在床上不夠賣力,所以你討不到任何好處嗎?”

現在的程熠對高楹和從前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我…”

程熠冇功夫再聽高楹廢話連篇,他從她身邊走過直接去了辦公室。

程熠辭職是鐵了心的事,在知道高楹和景銳陽的苟且之事後,他冇有**再留下來。

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裡孫凱寧把高楹和程熠的對話一個字不漏地聽了去。

他覺得這簡直比拿下一個大單子還要爽。

要扳倒高楹,眼下就是個好機會,想到這裡,孫凱寧的臉上露出奸詐狡猾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