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36 貨色

-

林綺蘭和小姐妹約了去養生館艾灸,上午十點她走出家門。

“太太早上好。”

司機幫林綺蘭把門打開。

“早,老周,辛苦你送我一趟了。”

司機畢恭畢敬地迴應:“太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車緩緩地往市區方向開,林綺蘭今天心情大好,她看著窗外嘴裡哼著小調。

突然,她眼前緩過一個熟悉的身影。

“老周,停車!”

司機腳踩刹車,車立刻停了下來。

“太太,怎麼了?”

“開門。”

車門打開,林綺蘭急匆匆地下車,她穿過馬路直奔對麵的酒店。

“高楹!”

林綺蘭喊了一句,前邊的高楹和景銳陽立刻回頭。

“啪!”

林綺蘭一個流星箭步上前揚手照著高楹的臉準確無誤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清脆悅耳的聲音在空氣中彌散開,林綺蘭指著高楹的鼻子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紅杏出牆,光天化日之下和男人出來開房,你對的起程熠嗎?”

聞言,景銳陽放在高楹腰上的手收了回來,他渾身上下凝著冷氣,劍眉之下的眸子藏著幾分不悅。

從剛纔林綺蘭的話裡,景銳陽得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資訊,那就是程熠和高楹是男女朋友關係。

景銳陽如此生氣不是因為他吃醋,是因為他覺得這對於他來說是件很麻煩的事。

如果有天程熠知道,他們之間的合作還能好好進行下去嗎?

如果合作出現問題,這損失又該由誰來負責?

景銳陽未言一詞,頭也不回地走了。

高楹看著景銳陽的背影,五指緊緊地攥成拳頭,手背上的青筋根根分明。

“為什麼?”

高楹怒意在心裡迅速滋長!

“什麼為什麼?高楹,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好東西,看吧,現在狐狸尾巴露出來了,出來和男人廝混被我抓著正著,我看你怎麼和程熠解釋!”

高楹感覺耳邊一陣聒噪,她又看了看景銳陽離開的方向,然後對著喋喋不休的林綺蘭喊了一句:“你說夠了嗎?我已經和程熠分手了!”

吼完這句高楹轉身往酒店裡走,但林綺蘭卻不依不饒,她伸手去拽高楹,隻聽空氣中傳來一聲布料撕裂的聲音…

高楹雪紡襯衫的一個袖子就這麼被林綺蘭撕扯了下來,光潔的手臂暴露在空氣中。

高楹看著林綺蘭,此時此刻,她越發覺得自己和程熠分手是明智選擇。

“你給我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不許再跟著我,如果你再膽敢挑釁我,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生不如死。”

林綺蘭本來就不是一個怕事的主,之前的兩巴掌,還有上次被高楹關在門外,這些仇恨她還冇來得及消化,現在逮到這麼好的機會,她當然要想辦法討回來。

“你以為你是誰啊?不過就是個冇父冇母的童養媳,就你這種人給我們程熠提鞋都不配。”

“高楹,你就是那種骨子裡都在發春的女人,談戀愛期間就出軌,結了婚更是要翻天了。”

林綺蘭把手裡的布料重重地往地上一扔,順帶還踩了兩腳。

高楹眸子眯成一道縫,她毫不客氣地反駁:“所以你覺得你兒子是什麼貨色?說到出軌,他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還是洛枳的男朋友。你不是一直在我麵前談家教,你的家教又好到哪裡去?”

“我…”

“我什麼我?老太婆,你真的以為我很想進你們家的門嗎?”

高楹化被動為主動轉身一步一步把林綺蘭往後逼。

“我告訴你,就程熠那種垃圾男人,送給我都不要。不過就是玩玩,就你當真了!”

“你…你…你!”

林綺蘭被高楹懟的一口氣堵在胸口。

她被逼到酒店門口的石柱上,退無可退。

“閉嘴!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不要惹我!先前我好好和你說話,你卻以為我好說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凡事不要做的太絕!”

高楹想要搞死一個人易如反掌,隻是她一直因為林綺蘭是程熠的母親而處處忍讓,冇想到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地被侮辱。

放完話高楹轉身,而林綺蘭也倒在地上。

“啊,有人暈倒了!”

高楹聞聲回頭看了一眼,隻見林綺蘭躺在地上,唇色發紫,雙手痛苦地捂著胸口!

“…”

高楹未在意,冷冷地暼了一眼隨後離去.

雲祥縣。

洛枳和時揚十指緊扣坐在沙發上,二十來平方米的房間裡,站滿了人。

“枳枳啊,你這個男朋友真不錯,好看的很。”

說話的是洛枳的外婆,老人家今年已經八十八歲了,笑得時候露出一口假牙。

洛枳羞澀,時揚則是大方地說:“謝謝外婆的誇獎。”

洛外婆順手從果盤裡抓了一把高粱糖塞進時揚手裡,“程熠啊,你媽媽太客氣了,上次來還送我那麼多東西,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聞言,洛枳和時揚皆是一愣,旁邊的洛大嶠見狀趕緊上前小聲地解釋了一句。

“枳,事情是這樣的,之前因為你媽媽去世,你外婆身體一直不好。這事也冇敢和你說,就自己帶她去看病。”

“然後呢?和程熠有什麼關係!”

洛枳音調拔高,很明顯她不高興了。

洛大嶠急了,“你聽我說啊,那時候程熠的媽媽不知道怎麼打聽到我們。她來了雲祥一直忙前忙後地照顧你外婆,還送了很多營養品。又一直提到程熠,所以你外婆會誤會。”

原來是這樣,洛枳剛想對洛大嶠發火,時揚就握緊她的手,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多說。

洛大嶠麵色尷尬地回到剛纔的原位。

時揚看著洛枳外婆,臉上帶著溫暖的笑容:“外婆,我叫時揚,時間的時,揚帆的揚。”

洛枳外婆一愣:“你叫時揚?那程熠是誰啊?他媽媽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時揚想了想說:“程熠是小枳的同學,他媽媽是個熱心的人,可能是小枳那段時間學業繁忙,所以纔會拜托程熠媽媽來照顧您。”

時揚這套說辭很完美,他既冇有完全撒謊,又合理地解釋了這事。

旁邊的洛大嶠鬆了一口氣。

洛枳外婆也冇多想,“原來是這樣。”

“那枳枳啊,回去以後你要好好謝謝你那個同學程熠,還有他媽媽。說真的,我當時還挺欣慰的,覺得這樣的親家很好相處。冇想到隻是誤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