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13 幫忙

-

程熠納悶,放下筷子,看著林綺蘭,疑惑地問:“什麼機會?”

林綺蘭換了座位來到程熠身邊,她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一臉興奮地說:“把洛枳追回來的機會啊。”

程熠擰眉,沉默數秒後說:“媽,你是和洛枳有仇是嗎?”

林綺蘭輕輕拍了程熠一下:“胡說什麼,媽媽喜歡她都來不及。”

程熠抽了一張紙巾,擦擦嘴,起身走到冰箱旁邊,從裡麵拿出來一瓶蘇打水,擰開瓶蓋。

“哦,我還以為你和她有仇,不然為什麼一直把她往我這個渣男身上推。”

程熠承認自己對洛枳是挺渣的。

“不是啊,兒子,你完全可以改的。”

林綺蘭來到程熠麵前,喋喋不休。

“兒子,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你隻要向洛枳表決心,然後用實際行動證明,我相信她會原諒你的。”

“媽最近在看小說,裡麵男主角那個樣子都能追回女主。”

程熠懵圈:“你看小說?什麼小說?”

林綺蘭:“網絡小說啊,公眾號刷到的,很感人,那個男主也是一開始對女主不好,後來為女主擋了七槍跌下懸崖就挽回了女主。”

聽這話,程熠差點冇有一口把嘴裡的蘇打水噴出來。

他嚥了咽,給了林綺蘭一個很無語的眼神。

“媽,你在和我開玩笑是嗎?你要我為洛枳身中七槍挽回她啊?你現實一點好嗎?”

“這是現實社會,分道揚鑣的人是不可能再重新回到一個原點的。”

“可是”

程熠把手裡的蘇打水放在桌上:“彆可是了,我去洗澡。”

程熠走進房間,他拿出手機給高楹打電話。

“喂,在乾嘛?”

高楹:“我在健身。”

程熠腦海裡蹦出高楹在跑步機上賣力奔跑的樣子。

“哦,明天什麼時候飛機到北城,我去接你。”

“晚點我發你,現在先掛了。”

高楹掛了程熠的電話,推開景銳陽。

事辦到一半被推開,是個男人都會不爽。

景銳陽看著高楹臉上隱隱帶著幾分不高興。

“你”

“對不起,景董,我要回去了。”

高楹隻字不提剛纔的事,她一時糊塗被景銳陽迷惑,兩人滾了床單,但隻是進行了一半。

高楹狼狽地開始穿衣服,然後匆匆離開景銳陽的彆墅。

她一路跑出彆墅區,不然讓自己停下來,直到實在跑不動。

高楹彎著腰,雙手扶著膝蓋,大口地呼吸。

太瘋狂了,高楹想不出自己怎麼會做出那樣的事。

這算背叛程熠嗎?

高楹一遍又一遍反覆問自己。

後來她選擇放過自己,如果的花要有一個明確的答案,那就是冇有背叛,因為過程不完整。

高楹走到馬路邊的花壇坐了下來,她給程熠回了一個電話。

“喂,我好了。”

程熠:“在酒店的健身房?”

高楹:“嗯,程熠,明天你來接我,我想你了。”

高楹把手插進頭髮裡,她感覺自己現在非常需要程熠,她想和他做,然後洗去景銳陽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

那樣,她就可以安慰自己,這一切都是重新開始了。

高楹和程熠聊了一會,隨後掛了電話,叫了一輛網約車回酒店。

高楹站在路邊等車的時候,一輛黑色轎車從她麵前經過。

車上,孫凱寧很是疑惑地看著自己秘書說:“剛纔我好像看見高楹了。”

秘書點頭:“是高總。”

孫凱寧懵逼啊,“這個點她在這裡乾嘛?”

秘書:“額,我也不太清楚,這周圍就是一個彆墅區,難道高總是來拜訪客戶的嗎?”

被秘書這麼一提示,孫凱寧立刻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脈。

“我記得好像景銳陽在北城的彆墅就是這裡吧。”

先前,孫凱寧為了和景銳陽合作也做了不少功課,所以他會記得彆墅這事。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自己快到的肉竟然又被高楹搶了去。

孫凱寧靠在椅子上,一臉猥瑣相,沉默良久之後,他忽然對秘書說了一句:“有點意思。”

秘書眨眨眼,不明白自己上司是什麼意思.

翌日一早,景豐就來到了景銳陽的彆墅。

“哥,查到了,洛枳進派出所是因為她男朋友。”

景豐把時揚那件事的整個來龍去脈都和景銳陽彙報了一遍。

景銳陽聽完之後覺得這確實是個好機會。

一個他接近洛枳的好機會。

景銳陽思索片刻,馬上對景豐說道:“訂最早去深城的機票,然後幫我聯絡深城公安局的王永明!”

景豐點頭,心裡明白了景銳陽的用意。

“好的,哥,我馬上去辦。”.

洛枳已經在派出所關了一晚了,好在現在是法製與人性並存的社會。

在洛枳向民警表達自己已經一天滴水未進的時候,他們給她泡了一桶麵。

洛枳吃了狼吞虎嚥,活到現在從來冇有哪一刻,她的食慾像今天這麼好。

吃完麪,洛枳坐在原地,她開始思考自己要怎麼出去,再不能這樣坐以待斃下去了。

洛枳起身,正準備呼叫民警的時候,突然一男一女兩位民警就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你可以走了。”

聞言,洛枳一臉驚詫:“我可以走了?”

“對的。”

洛枳剛走出派出所,景豐就來到她麵前。

“洛小姐,你好。”

洛枳狐疑地看著景豐,問:“您好,請問您是。”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景豐,是景董事長的秘書。”

“我們景董知道洛小姐在深城遇到了一些困難,便趕緊從北城趕過來幫忙。”

洛枳想不通景銳陽是怎麼知道她被關進派出所的,但現在也不是追究這個問題的好時候。

“謝謝。”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洛枳下意識地排斥和景銳陽接觸,她正要走,突然就被景豐攔住了去路。

“洛小姐,景董事長這樣幫你,上車當麵和他說聲謝謝,這事是理所應當的吧。”

景豐語氣冰冷,洛枳思索片刻之後點了點頭。

“請跟我來。”

景豐帶著洛枳上了景銳陽的勞斯萊斯。

後車門打開,洛枳和景銳陽的視線撞在了一起。

“景懂事長,謝謝您的幫助。”

洛枳對著景銳陽又是一個鞠躬。

景銳陽看了她一眼笑著說:“上車,找個地方我們好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