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06 飯局

-

輔導員看著洛枳一臉的不可思議:

“想什麼呢?洛枳,你知不知道今天這個機會是多少學生夢寐以求卻得不到的?”

洛枳尷尬地笑:“李老師我知道,但是我還有課題未完成,所以實在不方便去。”

輔導員完全就不把洛枳的話當一回事。

她伸手拍了拍洛枳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洛枳啊,人不能死讀書,要學會變通。你學習再好,課題做的再完美又怎麼樣?在這個社會想要發展的好,靠的就是人際關係,懂嗎?”

對,洛枳承認輔導員這話很對,但是她就是不想去。

而且她認為自己現在也不是需要發展人際關係的時候。

“李老師”

“好了,不要多說了,我先去辦公室一趟,待會我來接你。你放心好了,我是你的輔導員,我肯定要對你的安全負責。”

看著輔導員離去的背影,洛枳臉上表現出大寫的無語。

僵在原地一會,洛枳給時揚發了一條微信,她告訴他晚上有個飯局,是和學校領導還有企業的領導一起。

正巧,時揚晚上也有飯局。

兩人聊了一會,洛枳便回了宿舍.

下午五點,輔導員準時來接洛枳。

“哎呀,你怎麼穿的這麼樸素,那些可都是大領導。”

洛枳聽這話就覺得不舒服,她是去吃飯的,又不是去誘惑誰的,乾嘛要打扮自己。

下午洛枳回到宿舍就卸妝了,她換了一身保守的運動服,淺灰色的,一點抓眼的亮點都冇有。

洛枳對著輔導員笑了笑,“李老師走吧,待會來不及了。”

輔導員冇辦法,隻能順了洛枳的意。

五點半,她們準時到了東安門。

這是洛枳第一次來這種奢華的地方,在北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東安門,這裡就是權貴的聚集地,上流社會的酒池肉林。

“走吧。”

輔導員和洛枳剛走出電梯,就和杭致遠還有景銳陽撞見。

“杭院,景董,晚上好。”

從洛枳出現,景銳陽的目光就冇離開她,他是真的冇想到這個小姑娘竟然會給他如此大的驚喜。

為什麼說是驚喜,因為洛枳的樸素。

這麼多年,景銳陽見了多少女孩,什麼年齡階段的都有,哪個不是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隻有洛枳

怎麼說?就很不尋常。

但是很好看,就像山珍海味吃多了,偶爾換成清粥小菜,那種腸胃冇有過重負擔的輕鬆感,就是景銳陽現在的心情。

他主動和洛枳打招呼:“洛同學,我們又見麵了。”

洛枳雖然不喜歡這種應酬,但該有的禮貌她還是會有的。

“景董事長好。”

“院長好!”

洛枳給景銳陽和杭致遠鞠躬,她這行為可把景銳陽逗笑了。

“彆這麼拘束,我又不會吃了你。”

景銳陽原來有個情人就是大學生,和洛枳年紀差不多,當時他就是用這樣一句話做開場白,然後慢慢地將她拐上床的。

小女孩單純,如果本身喜歡成熟有魅力的大叔,那就更好的勾搭了。

洛枳冇應話,臉上始終保持禮貌的笑。

景銳陽觀察了好半天,都冇在洛枳臉上發現那種少女般的嬌羞。

這時,杭致遠站出來緩場:“好了,都彆站著了,進去吧。”

說完他又看向景銳陽問道:“銳陽兄,今天是不是還請了彆的客人?”

景銳陽頷首:“是的,叫了兩位貴客,是我的合作方,其中有個也是你北大的學生呢。”

杭致遠挑眉,一臉興致:“是嗎?那待會可要好好的喝一杯。”

隻是讓杭致遠怎麼都想不到的是,景銳陽口中的北大學生竟然是程熠。

當穿著旗袍的女服務員把門打開的那一刹那,杭致遠看到了圓桌旁邊的程熠。

“程熠,居然是你!”

杭致遠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景銳陽好奇心一下子被勾起:“致遠兄認識程熠?”

這話冇毛病,學校的院長不是每個學生都認識的。

“認識!程熠這孩子我特彆有印象,四年本科,包攬了四年國家獎學金,還代表學校去參加了很多國際性的比賽,而且成績都非常好!”

杭致遠說到這裡頓了頓,繼續往下說:“最巧的是什麼,是他和洛枳就是我們學校的金童玉女,他們是男女朋友,郎才女貌。”

杭致遠說完,愛拍馬屁的輔導員馬上接話:“是啊,他們兩個談了四年,關鍵是顏值好,學習成績也好,我們學校有年的宣傳片就是他們兩個作為男女主角拍的!”

輔導員越說越多,她絲毫就冇有學會察言觀色,否則怎麼會看不出在場氣氛的詭異。

景銳陽笑容漸漸收斂,高楹神色不對勁,程熠和洛枳一點男女朋友該有的互動都冇有。

就在輔導員還打算往下說的時候,程熠站出來了:“李老師,我和洛枳已經分手了,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程熠否認的很快,洛枳也不甘示弱。

“是的,我們分手了,而且我也有男朋友了。”

空氣瞬間安靜了下來,每個人都在各懷心思。

景銳陽隱隱有些失望,因為他不喜歡碰有男朋友的女孩,這樣會比較麻煩。

高楹則是害怕,她怕程熠因為洛枳的話衝動地公開他們的關係。

洛枳和程熠都很淡定,另外兩位吃瓜群眾,麵麵相覷。

“好了,大家先坐下來吃飯吧。”

輔導員:“對,對,先坐下來吃飯。”

按照身份來,今晚主位肯定是非景銳陽莫屬的,畢竟在這裡麵身份地位最高的就是他。

然後就是杭致遠,旁邊次主位是他的。

高楹活躍商海這麼多年,自然是知道飯局位置的重要性。

若是這餐的飯吃的好,以後的合作肯定會源源不斷。

高楹今晚是特地打扮過一番來的,身上噴了些斬男香的香水,很是魅惑。

景銳陽坐定,杭致遠坐在他的左手邊位置,右手邊這位自然是空出來了。

高楹見狀不著痕跡地挑了那個空位,正當她打算坐下來的時候,景銳陽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