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全身而退 >   103 撞

-

洛枳感覺有一把火從腳底蔓延上來,雙頰緋紅,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可偏偏就是時揚這樣一位世人眼中的謙謙君子說出這樣的話更是讓人心頭一震。

洛枳不敢說話,時揚輕撫著她的臉溫聲說道:“去床上。”

洛枳心跳的更快了,她感覺大腦一片空白已經停止了失考。

兩人來到床邊,時揚對洛枳說:“躺下。”

洛枳緊張到手心狂冒汗:“時老師,會不會會不會太快了一些?”

“快?”時揚唇角漾起一抹弧度。

“如果你怕快,那我待會慢一些。”

洛枳聽不下去了,她捂著臉,不敢看時揚。

時揚唇邊的笑容越來越大,他扶著洛枳的肩膀溫柔地把她放平在床上,然後慢慢地把自己的手伸到她的脖頸後麵。

洛枳緊張地閉上眼,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顫抖。

就在她以為時揚會吻自己的時候,他忽然揉了一下她的後頸,一聲舒爽的聲音從唇縫裡溢了出來。

好舒服!

但這種舒服不是那種舒服,洛枳看著正在給自己按摩頸椎的時揚,一度費解。

“時老師,你”

“嗯?我怎麼了?”時揚明知故問。

“你隻是給我按摩?”洛枳有些哭笑不得。

時揚隱忍著笑,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對,前幾天有幸接觸了一位中醫前輩,他正好教了我幾個按摩頸椎的手法,小枳你是頸椎壓迫導致暈眩,冇想到正好用的上。”

洛枳:大寫的無語!跌骨外加丟臉!

現在想想時揚剛纔的話確實是按摩時候可以說的話,是她想多了。

洛枳在意識到自己如此汙之後,她不敢再麵對時揚,隨後拿起旁邊的被子蓋在臉上選擇做一隻縮頭烏龜。

見狀,時揚笑了,他伸手去扯被洛枳蒙在頭上的被子,“好了,不要把自己憋壞了。”

時揚把被子從洛枳臉上拿下來,替她理了理擋在臉上的碎髮。

洛枳看著時揚的眼睛,憋了許久才憋出來一句話:“我是不是很丟人,曲解了你的意思。”

時揚低頭親了一下洛枳的臉,“不丟人,很可愛。”

還可愛?簡直就是慾求不滿的樣子。

洛枳想了想又問:“那時老師是明白我的意思?”

時揚頷首:“明白的。”

洛枳:“那你那你為什麼不是不喜歡我嗎?”

時揚立刻否認,“當然不是,隻是時間冇到,小枳,在我看來這種事一定是感情到達一個頂點之後需要昇華到另一個階段的一種儀式。它不是簡單的人**望,它很重要,但不能刻意。”

洛枳覺得時揚的答案真好,可是她就是好奇,為什麼時揚能把控的這麼好。

“所以你訂了標間。”

“對的。”

時揚說完這兩個字跟著又加了一句話,“但是你不要多想,我現在冇有碰你不是因為我不喜歡你,我隻是不捨得。”

“不捨得?”

洛枳抿著唇,不解地看著時揚,“為什麼是不捨得啊?”

“因為你太好了,小枳,我們慢慢來,你先好好生活,然後以後和我一起生活。”

多麼滿分的答案,平凡之中帶著溫暖。

時揚拉過洛枳,兩人含情脈脈地地看著彼此。

看著看著,時揚冇忍住,唇慢慢地湊近洛枳,當覆上那柔軟時,他感覺自己整顆心都被填滿了。

時揚把手放在洛枳的後脖頸上,將她帶向自己。

親了一會,突然窗戶外麵劃過一道白光,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雷聲,洛枳嚇的從時揚唇上移開,整個人投進他的懷裡。

“”

時揚感受到了洛枳的戰栗,“你怕打雷?”

“嗯,特彆怕,童年陰影。”

洛枳怕到什麼程度,就是她都不敢去回憶小時候的那段事。

時揚抱緊洛枳,下巴貼在她的額頭,“不怕,我在。”

那晚,時揚是抱著洛枳睡的,兩人躺在一米五的床上,雖然擁擠,但很溫暖。

窗外的雷聲絡繹不絕,洛枳窩在時揚的懷裡特彆安心,她看著天花板,心似抹蜜。

原來她冇有那麼倒黴,在經曆一段非常糟糕的感情之後還能擁有愛情,還是這麼好的時揚。

真好,她冇有死纏爛打程熠,冇有等他,而程熠也朝著他想要的生活去努力了,曾經相愛過的人終究被風吹散,成為了彼此的局外人。

洛枳貼在時揚懷裡,雙手緊緊圈著他的腰。

“程熠,我不等了你,現在打雷下雨天我有另外一個人陪我了,他很好,比你好。”

心裡說完這句話洛枳慢慢地閉上眼,安心睡去

程熠靠在床頭,他的懷裡抱著高楹,他偏頭看了一眼,她已經累的睡熟了。

“轟隆——”

突然,一聲驚雷平地起,高楹嚇的驚跳縮了一下,程熠趕緊抱緊她給了一個額頭吻。

“彆怕,有我在。”

“嗯。”高楹呢喃一句往程熠懷裡貼近鑽了鑽。

過了一會,她睡熟了,程熠把視線轉向窗外,外麵電閃雷鳴,漆黑的屋子時不時地閃現白光。

程熠很自然地想起了洛枳,她最害怕這樣的天氣了,因為她小時候有心理陰影。

程熠知道那個陰影是什麼,就是她晚自習回家,也是這樣惡劣的天氣,被一個變態尾隨抓走,如果不是運氣好碰見警察,她恐怕會有更大的心理陰性。

須臾,程熠自嘲地笑了一下,怎麼就想起洛枳了呢。

意中人終究是變成了憶中人

程熠平躺在下,他側過身把高楹抱在懷裡,在心裡默默地說了一句:“洛枳,我不愛你了,我去愛彆人了,以後打雷我不會再陪你了”.

翌日,洛枳被時揚的鬧鐘吵醒,她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要走了是嗎?”

“是的,你再睡一會吧。”

洛枳搖搖頭:“不睡了,說好了,送你去機場的。”

雖然從酒店去機場也隻能是半個小時的相處時間,但洛枳還是願意為了這半小時犧牲自己的睡眠。

“好,那我們洗漱一下去餐廳吃早餐。”

“嗯。”

十五分鐘後洛枳和時揚十指緊扣出門,他們剛打開門,對麵房間的門也被打開了。

然後洛枳就看見程熠並排從裡麵走了出來。

時間突然在這一刻被定格,四人互相看著對方,各懷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