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小說 >  皇帝求饒 >   章節目錄

-

第1063章

斬殺

看著馬什梅大步走上前來,回頭指責鶴山雙梟和赤腳和尚的時候,所有人都怔住了。

畢竟,最先表示要死戰一場的,就是這位來自馬家的傳人,想不到,在赤腳和尚和鶴山雙梟表示要與她共同進退之時,她毫無預兆地反戈了。

“真不愧是馬家。”

諸多古時武者中,有人瞭解馬家的作風,“時隔兩千年,還是膽小如鼠,貪生怕死。”

“馬家人永遠將自己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

赤腳和尚和鶴山雙梟的臉龐都陰沉了下來,有種被人從背後捅了一刀的感覺。

“姓馬的,你以為投降,便能免於一死嗎?”

赤腳和尚冷聲說道,“就算不死,也隻能成為走狗鷹犬,馬家顏麵,都被你丟光了。”

“什麼走狗鷹犬,太難聽了。”

馬什梅擰眉,“就算加入二零零零,我也是為國為民,鋤強扶弱,匡扶正義,為馬家增光,讓馬家的子孫後代,以我馬什梅為榮。”

馬什梅的目光轉而看向了楚塵,爽快地收起了長鞭,伸出雙手,“我一身清白,唯一的罪名就是今晚擅闖民宅之罪,不怕調查。”

楚塵打量一眼這位馬什梅,他總算聽清楚對方的名字了。

立即有二零零零的成員走上前來,用手銬將馬什梅鎖了起來。

馬什梅微微一笑。

手銬一鎖,安全穩妥。

轟!

驟然地,地麵震動。

赤腳和尚那異於常人的腳掌突然跺地,整個柳家醫館的後院,以他腳心為核心的地方,出現了一道裂縫,長達數米,而後炸裂開來。

電光火石之間,赤腳和尚一聲大喝,“我們一起上,跟楚塵拚了。”

這時,鶴山雙梟也都反應了過來,猛然地出手,氣勢凶猛,殺氣騰騰,撲向楚塵。

另外一邊,還有兩道身影,一直在伺機而動,他們輕而易舉地震斷了手銬,露出殺機。

正是七扇山的另外兩人。

他們的七色摺扇被楚塵所奪,呂大仙被殺,他們心有不甘,想趁著這個機會,殺楚塵一個出其不意。

前後四名古時武者,夾擊而來,風聲鶴唳,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一出手就拚儘了全力,鶴山雙梟的手中還各自拿出了一件古時法器,尖銳無比,削鐵如泥的神兵利器。

楚塵施展身法,身影虛幻而動,周旋於四大武者之間,不出片刻,先是兩名七扇山武者被拍飛出去,這一次,楚塵出手已經極重,兩名七扇山武者噴血倒地之後,掙紮幾下,再冇法站起來,立即有二零零零的武者衝上去,將兩人重新鎖了起來,“居然敢偷襲。”

二零零零的成員氣不過,狠狠地踹了幾腳這兩名七扇山的傳人。

兩人感覺無比憋屈。

進入羊城之前,他們感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七扇山傳人,站在古武巔峰。

可現在,倒在地上,被人拳打腳踢,狼狽不堪。

鶴山雙梟也逐漸支撐不住了,心頭震駭的同時,也意識到了什麼……

赤腳和尚呢?

鶴山雙梟勃然大怒。

他們奮力殺敵,居然是給赤腳和尚逃走的機會。

剛剛發起衝鋒號角的赤腳和尚,居然根本冇有攻擊楚塵,而是直接翻牆跑掉了。

稍微一亂神之下,鶴山雙梟的防禦被楚塵擊破,兩人轉身想逃,可已經來不及了,楚塵直接雙掌震碎了二人的心脈,夜色之下,嗖嗖兩下,兩個元神衝出,想要衝向天際,楚塵一抬手,禦劍術,兩柄長劍憑空出現,直插雲霄,劃過黑夜,電光火石之間,斬滅了兩個元神。

在場的不殺古時武者,眼神帶著震撼地看著楚塵。

有人脫口而出,“蜀山仙劍宗的禦劍術?”

看著楚塵的眼神,漸漸地帶上了幾分敬畏。

他們其中,雖有古時門派留下的薪火種子,可是,他們的門派雖然不弱,卻遠遠無法與蜀山仙劍宗比肩。

一直以為,華夏楚大俠,是個現代人。

想不到,他居然是蜀山仙劍宗的薪火種子!

這一刻,原本還有一絲其他想法的人,念頭瞬間掐滅了。

“可惜,讓赤腳和尚逃走了。”

馬什梅感歎,同時內心暗暗地警惕,將赤腳和尚列為要小心提防的危險名單中,隨時都要警惕赤腳和尚針對今晚此事對她的報複。

楚塵目光瞥了一眼涼亭的方向。

柳家雙胞胎雙姝爭豔,江映桃嬌美萬千,唯獨少了花仙子柳姐姐。

赤腳和尚,跑得掉嗎?

楚塵心中自然有了答案。

“將他們統統都帶走吧。”

楚塵一擺手,隨即走回涼亭,看了一眼楚小魚,小魚兒似乎還沉浸於今晚的場景當中,呆呆地看著被帶走的人群,他的眼神,在今夜,多了點什麼。

小魚兒回過神來,激動無比,“哥,我想變得更強。”

人群之中,馬什梅側臉看了過來,“楚大俠的弟弟?”

馬什梅若有所思。

楚塵微微一笑,“先將我傳授給你的功夫絕學練好,再談繼續變強的事情。”

除非有類似於靈猴前輩贈予給宋顏的神陰果那般神奇之物,否則的話,想要變強的途徑隻剩一條,就是比彆人刻苦十倍百倍的修煉。

楚小魚用力點頭。

在所有人被帶走之後,楚小魚第一時間也離開,他要連夜審訊這些古時武者。

“羊城一夜花開,是因為這些人的緣故嗎?”

這時,江映桃忍不住問了一聲,“是因為,你剛剛說的什麼……靈根?”

“仙花靈根。”

楚塵說道,“他們都是衝著仙花靈根而來,羊城的花開奇景,就是因為仙花靈根的誕生。”

“那靈根呢?”

一旁,柳芊芊迫不及待問道,“在你身上?

拿出來給我看看。”

楚塵看了她一眼,“男人身上的根,怎麼能輕易拿出來?”

柳芊芊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頓時麵紅耳赤,呸了一聲。

楚塵直接將仙花靈根的事情敷衍了過去,告訴江映桃,羊城花開事件,已經解決,可以公告民眾,羊城花開,確實是天將祥瑞,並冇有任何潛在的危險。

這個時候,柳如雁去而複返。

“姑姑,那和尚呢?”

柳芊芊忙問。

“塵歸塵,土歸土。”

柳如雁淡淡地說道,“落葉歸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