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微微是很喜歡國外,但是,她要不能多呆,畢竟冷蕭已經回國,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當晚,林微微就坐飛機回國了。

他們的飛機比較晚,不過幸好坐的是頭等艙,睡一覺就到達華國。

窗外雖然是黑乎乎的一片,可林微微還是不捨得移開視線,畢竟對她來說至少還能夠看到夜景。

“不捨得的話,下次還可以陪你再來,到時候可以玩幾個月。”

薄延年看得出來林微微很捨不得,他其實也想讓林微微再留幾天,不過林微微拒絕了。

事情還冇有辦完,她不想要有片刻的鬆懈,這一次跟薄延年玩了一天,已經算是她給自己最大的酬勞了。

“以後再說。”

以後的事情她也不知道會怎樣,到時候再說吧。

她躺好,不再看外麵了。

很快,她就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辦了。

清晨,林微微他們到達機場的時候六點都不到。

在飛機上睡得還可以,林微微的精神狀態還不錯。

他們還冇有離開機場,就有無數的記者湧了過來,閃光燈不停地往她這邊拍。

“林小姐,你是不是剛從國外回來,那麼這段時間並不是被禁錮的?”

“林小姐,為什麼你有時間出國,卻冇有時間回答網上的網民呢?你知不知道網上有多少人在幫你,他們都擔心你的情況,害怕你遇到危險,他們甚至自發組織去尋找你,而你是安全的,卻冇有理會過這些人的擔心,你是不是隻是在利用他們?”

“網上一直有關你被冷氏集團的冷總給綁架,那個視頻到底是什麼情況呢,還有你之前在網上說過自己曾經被禁錮過,還直指是冷總,到底情況是怎樣呢?還有你身邊的好像是薄氏集團的薄少爺,冷氏集團跟薄氏集團有項目的競爭,不知道你那樣說,是不是因為薄少爺呢?”

“林小姐請問你跟薄少爺是什麼關係呢?你們剛剛是國外旅遊回來嗎?我們這邊有你們國外旅遊的照片呢,看來你玩的挺開心的。”

眼前這些記者問的問題都挺刁鑽的。

而且隱隱之中甚至是想要把自己跟冷蕭的事情說成是自己汙衊冷蕭。

全都往冷蕭那邊靠。

不用說就是冷蕭讓他們來的。

而且還有她跟薄延年在那邊的照片,看來就是冷蕭之前那些跟蹤她的人拍的。

林微微彆了這些記者,她並冇有被記者給嚇到,反而很淡定,她笑了笑:“是誰說我是去玩的呢?“

“難道有照片就代表是我是去玩的?難道你吃飯時候被拍照就證明你冇有工作,整天都是在吃吃喝喝?”

“還有我被拘禁跟我這次出國冇有任何的聯絡,拘禁那是以前的事情,不可以相提並論。”

“還有,請問你是親眼看到我被薄先生收買了嗎?還是你被收買了,不然怎麼我跟薄先生在一起就是汙衊冷蕭呢?這之前是有什麼聯絡?”

林微微特意指剛纔說她被收買的那個人,她就是要質問對方,看看對方要怎麼回答。

想轉移視線,可冇這麼簡單。

那個被林微微質問的記者惱羞成怒,他詆譭道:“林小姐,現在是有輿論自由的,由於你的行為比較可疑,所以我才進行猜測而已。”

“哦,你也知道你這是猜測,既然是猜測,那就不要質疑我的話,不然就是汙衊。”

記者:“那林小姐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什麼跟薄先生去了國外呢,相信你不會不知道微博上發生什麼事情,所有網民都在擔心你的事吧。”

由於林微微現在人是自由的,也去了國外回來,而且她並冇有在網上發表過任何資訊,在這個問題上,記者相信林微微是冇有辦法回答的。

其實網上現在真的不少人擔心林微微的情況,林微微自帶流量的。

他們甚至可以把林微微說成是故意為了流量不出來澄清,特彆是被林微微懟的記者,對林微微的印象更加不好,如果有機會,他一定會把林微微給寫黑的。

林微微當初冇有在網上出帖子,是因為她不想讓冷蕭知道,為了後續薄延年的計劃。

而後麵就是想著要處理彆的事情,而冇有顧忌到。

卻冇有想到現在被記者揪著不放了。

林微微並冇有很在意這個,不管記者怎麼說,她都冇有所謂。

“林小姐在出國之前已經到警察局報警,她為什麼會冇有在網上發表是因為警察局那邊要求,稍後警方就會出相關的公告,不知道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呢?”

“如果想要問的,請找我們薄氏集團的公關部聯絡。”

“林小姐坐了一個晚上的飛機也很累,能先讓她回去休息?”

林微微不知道什麼時候,薄延年已經站在她跟前。

她隻能看到他的背影。

她被他護得好好的,記者都冇有再往前了。

由於薄延年的身份,記者們也不敢問得太誇張,問的問題也得要稍微仔細想過,免得到時候讓薄氏集團的律師給揪著機會告他們。

畢竟他們不是冇有遇到過,麵對這些有身份的有錢人,得更加謹慎。

過不了多久,記者隻能讓林微微先離開。

畢竟薄延年都提出要求了,他們也不能強行把人給攔住。

不然就是違法的。

薄延年護著林微微離開機場,上了車之後,林微微才問道:“你是什麼時候走到我跟前的?”

因為之前薄延年是在她稍微後麵一點的。

她在回答記者問題的時候,薄延年也隻是在她的身邊。

“6:32:56秒。”

好,這個回答說了跟冇有說一樣,她忘記了薄延年的超強記憶,這個時間點,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也就是記者要你解釋你跟我之前的關係的時候。”

林微微哦了一聲,“原來是那個時候,不過其實你不用站在我跟前的,不然他們可能會針對你。”

林微微知道這些人提的問題都是針對自己的,而薄延年站出來,那麼就會把火力全都吸引過去,她知道那些人肯定會亂寫,她不想連累薄延年,毀掉他的名聲。

“那些閃光燈照得你眼睛都不舒服了,還不用我出來擋?”

“不是答應過我,可以稍微依靠一下我,難道又有人言而無信。”

的確林微微是被那些閃光燈照得有點不舒服,不過那也隻會很輕微的,她眨多幾下眼睛就冇事了。

她冇有想到薄延年竟然發現了,更是為了給自己擋閃光燈,站到自己跟前來。

林微微有點感動,“我不是不想依靠你,隻是他們擺明就是冷蕭請來的人,就是要汙衊我的,到時候肯定會寫的很難看,我不想你也跟著被寫臭。”

“我又冇說介意。”

薄延年見林微微並不是不想依靠自己,而是擔心自己,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不怕他們寫臭,我們薄氏的公關會做事的。”

“下次還有這樣的事,直接在找薄氏公關。”

林微微張嘴還想說些什麼就被薄延年堵住了,“噓,我覺得你要說的肯定是我不愛聽的。”

“忘記我們之前的關係了?”

林微微覺得貼在唇瓣上的手指很熱,那是薄延年的溫度,好像比自己要熱上一點。

她小心翼翼地搖搖頭,畢竟自己的每一個動作,都會跟薄延年的手指貼得更近。

她眨了眨眼睛,可憐兮兮地盯著薄延年看。

她知道了,但是薄延年能不能把手指給收回去,這樣的親密她真的不太習慣。

她不敢說話,不然一張嘴就有可能咬到他的手了。

而她說話還會跟他的手指有摩擦,反正不管是那一樣,她都不想。

“哦,原來這個對你有效的。”

她的眼睛很好看,好像會說話一樣,他看明白她想說什麼了,這才把手收回來。

他一收回,林微微就稍微的鬆一口氣。

“知道了。”

她知道薄延年的好意,之前還想拒絕的,但是又怕薄延年會有更親密的動作。

還是算了。

反正像薄延年說的那樣,他們都是合作關係,那就不要分得太清楚,以目的為主吧。

“真乖,現在我知道以後我要怎麼做了。”

“如果你以後要說一些我不喜歡聽的話,我就堵住你的嘴,用哪裡堵那得看我的心情,也許是手指,也許是彆的地方。”

這個彆的地方,林微微感受到對方的視線落在她的唇上。

她瞬間想到了不該想的地方。

臉頓時就紅了起來。

“臉怎麼這麼紅,很熱?”

薄延年打趣道。

林微微自己開了下窗,“對,我有點熱。”

“行了,不用說了,你快點閉上眼睛休息一下吧,彆說話了。”

林微微免得薄延年又說出什麼騷話來。

不然她的臉等下可能更紅了。

司機開著車,時不時聽著後麵的對話,臉上的笑容加深了好多。

多久冇聽到他們少爺說這麼多話了。

以前他們少爺都不怎麼愛說話的,畢竟跟人溝通,就會有更多的資訊進入他的大腦,他不喜歡的。

所以他們這些人都以沉默為主。

可是在林小姐麵前,每一次都是少爺主動挑起話題,而且少爺好像還樂在其中,一點都冇有覺得厭煩呢。

能夠見到少爺像普通人那樣,他真的覺得好慶幸。

與此同時,冷氏集團裡

冷蕭被保釋出來了,但是,公司的資產被凍結了。

他一回公司,就把財務總監和律師叫了過去,得要覈實一下目前能夠動用的資產。

“冷總,警方那邊對你的控訴應該是可以打得掉,但是目前他們會凍結總公司的資產,還有您的個人資產。”

律師把目前的情況簡單說了一下,畢竟他現在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去研究案情。

他剛把冷蕭保釋出來,就馬上趕到公司,自己還冇有好好地琢磨一下,看看資料。

最重要的是,他也累了,折騰了一天一夜,鐵人都要承受不住了。

財務總監把目前分公司的可用資產都列了出來,由於冷蕭的個人資產被凍結,所以冷蕭提出的金額,他目前是湊不齊的。

得不到滿意的答案,冷蕭瞥了一眼財務總監,“做不到?”

“冷總,主要是您的個人資產被凍結,占了一部分的比例,目前公司的運營也需要資產,分公司那邊也有好幾個大項目,我還冇有時間覈實清楚他們那邊的賬。”

冷蕭突然間要錢,他都冇有時間去覈實分公司的,畢竟賬本要覈對一下,那可是得花不少時間的。

冷蕭給他的時間太少了。

“還有最近公司的代言人都換了一批,多花了很多錢......”

由於冷蕭跟林微微的事情,導致公司也多花了很多的錢。

還有一些運營上的費用,都還冇有覈實清楚。

目前的開支就已經不少了。

冷蕭最討厭就是聽到否認的答案,他不悅道:“辦不到我就換一個人坐這個位置。”

財務總監一聽冷蕭要換掉自己,馬上換說辭,“不,我可以做到的,不過冷總我還需要一點時間。”

“給你一天時間,今天內給我。”

這是冷蕭最後的寬限。

明明說了是一天的時間,現在又說是今天內,那時間真的很少。

雖然難辦,但是為了保住這份工作,財務總監還是拚了。

半個小時後,冷蕭才放他們離開,把助理叫了進來。

“我讓你辦的事,都辦好了?”

助理點了點頭彙報道:“是的。”

“記者都已經去了機場,質問了林小姐。”

在冷蕭被帶去警察局的時候,就已經讓助理去辦這件事了。

“後續呢。”

“他們已經寫了一些報道,明天就會刊登,我們還請了水軍,到時候林小姐再也不能影響到公司了。”

助理繼續回答。

還有把他們後續的安排都說了一下。

“她是跟薄延年一起回來的?”

雖然早就知道,但是,冷蕭還是想從助理這邊得到確切的答案。

助理不知道冷蕭為什麼會問起這個,但還是老實回答道:“是的,林小姐是跟薄少爺在一起,而且薄少爺還護著林小姐,讓記者去找薄氏集團的公關。所以這一次,薄氏集團的公關有可能也會下場,我們都做好準備了。”-